新聞標題【民報】【特別報導】搶救西南半壁的天兵天將(3)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特別報導】搶救西南半壁的天兵天將(3)

──珍稀懸疑物種大葉捕魚木(Grewia boehmerifolia Kanehira et Sasaki)

 2017-11-14 10:27
馬頭山的珍異瀕危物種大葉捕魚木。圖/作者提供
馬頭山的珍異瀕危物種大葉捕魚木。圖/作者提供

下筆書寫本文是高風險的,我擔憂「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然而我知道我不發聲,它必死無疑!因此必須寫。

這個珍稀物種在19世紀下半葉,推測原本數量就不多。它被正式採集的最早紀錄,殆是1894或1895年;地點很可能是屏東萬金。

我說不寫出來必死無疑,是因為它就存在於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預定地」的場址,該土地今屬「私人業主地」,即令不動工它也可能被「暗殺」,一旦動工,由於它所在的位置判斷,因為「玉石俱焚」,它也不大可能倖存!目前為止,整個馬頭山場域,只發現唯一一株,但我認為再詳加調查,必可發現其他殘存者。

它,就是小喬木,「大葉捕魚木」。毫無疑問的稀有或瀕危植物!


馬頭山的珍異瀕危物種大葉捕魚木。圖/作者提供

從愛丁堡大學畢業的英國人奧古斯丁・亨利(Augustin Henry),於1892年11月來到台灣高雄,他在台灣停留約二年,大量採集高屏植物標本。他不僅自己採,更使役原住民往萬金的里港山麓採標本給他。他運用關係,獲得當時鵝鑾鼻燈塔監守人Schmürer的協助,請求原住民頭目,要其族人幫忙,上抵恆春半島海拔將近1千公尺的山地採集標本。

台灣植物研究史上,第一位採集人是羅伯特・福穹氏(Robert Fortune),英國人(蘇格蘭)。他於1854年4月20日從中國福州搭船到淡水港,他在淡水海岸只採集半天就搭船離開。

從福穹氏到亨利氏,凡41年期間,就是台灣植物研究史的第一大階段,也就是歐美或西方人士的探索台灣,而以英國人為主。1895年之後,進入日本人的第二大階段。

1896年,亨利發表〈台灣植物目錄〉,包括少數海藻類的隱花植物146種、顯花植物628屬1,283種,合計1,429種,是第一大階段研究史的總其成。亨利氏的〈台灣植物目錄〉列有大葉捕魚木,但他的學名鑑定有問題。

後來,日本學者松村任三及早田文藏(1906年、1911年)也跟著使用亨利採用的學名;直到樹木學泰斗的金平亮三,依據佐佐木舜一的採集品,命名為Grewia boehmerifolia,於1928年發表為台灣特產種。

1977年,大葉捕魚木的學名被併入熱帶亞洲共同種的G. eriocarpa,也就是現今台灣植物誌採用者。

然而,究竟台灣西南部的大葉捕魚木是台灣特產種或熱帶亞洲共同種,在未深入進行分類研究之前,我不敢「相信」現今流行的學名,因此,我還是暫時採用金平亮三的台灣特產觀點。

世人以「物稀為貴」,約自1990年代以降,台灣流行栽植本土稀有物種,加上全球動植物「賞金獵人」的風潮,大葉捕魚木早經民間採植、栽培,我甚至於懷疑有無外來種交混的可能性。但是,無論何種狀況,真正原生地採集或發現地如:萬金、扇平、大岡山、山地門、八仙山麓、南橫、馬頭山等,野外真實的分布及數量,應屬於瀕危物種!雖然有人將之列為「易受害」等級,但得看是何人依據何等資訊下達者,大抵可能是辦公桌上或研究室內的推論。

我生平僅在南橫見過一小株!2017年11月5日,楊國禎教授在馬頭山眼尖,大叫:「大葉捕魚木!歷來我只看過一次!」,粗略地說,我們兩人相加,7、80年的調查生涯,共計只在3個地方各看過1株!

大葉捕魚木瀕危且數量甚稀,主因至少兩大類:客觀上生育地的消失;主觀上它本身在台灣演化的困境,在此,特別呼籲農委會,儘速將之定位為一級保育的瀕危物種,切莫再遲疑!

另一隱憂,長年來台灣被誤導或以為栽培大量珍稀植物叫「保育」,要知動物園、植物園式的養殖、栽培,跟自然界的真正保育是兩回事。人為培殖者,基因池稀薄或單一,遠遠比不上自然界天演恐怖的汰選率!這方面我寫了幾十年,例如一株台灣紅檜神木一生產生種子2-8兆,很可能不到10粒可以長成大樹!

而小小馬頭山竟然孕育大葉捕魚木、澤瀉蕨、羞禮花、梅花鹿(註:有可能是未滅絕的天然族群!)、厚圓澤蟹等等,「石破天驚」的國寶級珍貴天演奇蹟,也就是近年來我發現百年來最受忽視的,台灣西南部惡地形之在冰河期與間冰期之間,台灣半壁江山氣候變遷的重大基因倉庫!如果再詳加調查,必定尚有重大發現!


左圖澤瀉蕨,右圖厚圓澤蟹。圖/馬頭山自救會提供


梅花鹿的足跡於馬頭山溪谷。圖/作者提供

奉千秋萬世我台灣之名,懇請蔡英文總統責令行政院,下達將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預定地收購,夥同龍崎等,台南、高雄、屏東等泥岩地區,全面進行進行保育總規劃,重新政策評估現今刻正上演的「國土計畫案」,暫緩荒謬的為行政而行政,終止部分無知官僚的誤導,傾聽真實土地生界、草根百姓的心聲吧!


馬頭山個案應夥同國土計畫全面檢討!圖/作者提供

蔡總統啊!我們一群終生苦行,第一手研究調查土地生界的基層,難道比您任用的大官還不了解台灣生態?!我們長年透視歷史變遷,深知結構因果,我們對台灣主體的大愛永世不移,我們沒有私利、私欲、執著的過度偏見,我們深知人性的弱點或缺陷,但願您靜心感受台灣土地生界的賜福,稍加轉念,所謂四千億、八千億的「前瞻」,撥出小小的比例「後顧」,顧全台灣人世代身、心、靈的生機吧!

所謂珍稀物種,不僅是生物多樣性的元素,重點在於透露天演的趨勢或奧秘,它們跟整體生界的複雜關係,連結到我們文化的深層內裏。大葉捕魚木代表的,乃台灣西南部淺山西南坡向、泥岩惡地的指標物種之一。

大葉捕魚木全株密披星狀絨毛,互生葉卵狀橢圓、濶卵乃至近於圓形而多變,葉基的歪圓顯著;著繖形花序的黃花,妍美卻內斂。它全株予我形相的感受,像極了台灣草根素民的質樸。它的殞落,恐怕也是台灣素民精神的淪喪!

我祈天禱地,跪請上蒼垂憐,護我台灣整體暨世代生機!


埋鍋造飯,守護馬頭山的鄉親。圖/作者提供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