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陳文成事件後,卡內基美隆大學禁職業學生打小報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陳文成事件後,卡內基美隆大學禁職業學生打小報告

 2018-08-10 23:26
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Richard Cyert 聽說他們學校統計系有位助理教授陳文成,回台時在政府約談後,死於台灣的台灣大學校園內,感到十分震驚,圖/沈榮欽臉書
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Richard Cyert 聽說他們學校統計系有位助理教授陳文成,回台時在政府約談後,死於台灣的台灣大學校園內,感到十分震驚,圖/沈榮欽臉書

1981年,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Richard Cyert 聽說他們學校統計系有位助理教授陳文成,回台時在政府約談後,死於台灣的台灣大學校園內,Cyert 本人也是統計與經濟學出身的,對這個消息感到十分震驚,他知道台灣並非民主國家,對於愛好民主的陳文成是否遭到當局政治謀殺感到不安,立刻派遣學校代表與法醫到台灣了解經過。

儘管台灣警方在第一時間就公布陳文成乃是畏罪自殺,但是疑點重重,Cyert 並不相信,立刻發表聲明,希望國民黨政府能公佈真相,並聯繫美國國務院,希望能夠立刻聯絡台灣當局,確保陳文成的妻子--陳素貞母子的安全。更在接受美聯社訪問時,直接表示他認為陳文成很可能死於政治因素。

Cyert 親自主持了校內的追悼會,並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抨擊台灣警方與監察院的調查報告,表示陳文成的死亡令台灣人民感到恐懼。然後親自寫信給台灣總統蔣經國,不僅希望能夠讓真相水落石出,更要求確保陳素貞母子的安全,並在經濟上給予他們協助。

代表Cyert 的法醫表示陳文成死於謀殺,而非自殺,但是要求將遺體進一步的分析卻遭到台灣當局的拒絕,只得悻悻然回到美國。當時美國大學內有不少台灣的職業學生,專門搜集國外台灣人情資,包括哈佛大學等常春藤名校都有,如知名的葉武台,於陳文成遇害當年取得博士學位返台。陳文成事件後,Cyert 在卡內基美隆大學內設置熱線,禁止職業學生與特務打小報告,一經證實,學校會立刻開除職業學生,絕不寬貸。

Cyert 後來又與美國國會合作,對台灣政府施壓保障人權,甚至要求美國政府停止對台軍售,直到台灣改善人權為止,因此當時的台灣政府並不喜歡他。

Cyert 是卡內基學派三巨頭之一,以Herbert Simon 為首,卡內基學派的特色是跨領域研究,以Simon 為例,他是政治系出身,專攻理性的限制,沿著這條線,每隔一段時間就換個領域,研究經濟學時期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研究人工智慧時期獲得圖寧獎,此外,他還研究過公共行政、政治學、心理學、社會學與組織理論等學問,每一門都獲得該領域的最高獎項,但是當中只有心理學算是長期興趣。所以人們說Simon 有五個腦袋,問題是他隨便拿出哪一個,都比你更聰明。好不容易等到他年紀大了之後,人們說Simon 終於慢下來了,不過還是比你我更快一點。

卡內基學派在政治上較偏自由派,Simon 在尼克森與季辛吉之後,便一直與中國保持學術往來。三巨頭之中,Cyert 的行政能力最佳,所以除了共同創辦卡內基美隆大學商學院之外,還一路從院長當到校長,中間雖然經過麥卡錫主義的威脅,但是依舊一路挺過。

Cyert 他們的興趣是要辦一個不一樣的商學院,所有科系教授混合辦公室,鼓勵跨領域研究,更鼓勵用餐時彼此聊天,不過我也曾聽說,Simon 在學校餐廳的聊天,有時也會令人心裡有點不快,明明是自己最擅長的領域,但是這老先生總是硬要在你的主場對你灌籃。

Cyert 他們創辦出一個十分特異的商學院,聘請一些特殊的教授,比如說Miller 本來對財務沒興趣,後來加入後被說服這是一個具有未來性的領域,因此獲得諾貝爾獎,還有Modigliani 也成同樣成為財務理論之父,得到諾貝爾獎。

跨領域也代表商學院中有彼此相衝突的學者並存,例如和卡內基學派相反的理性預期學派也是由Muth在那誕生,Lucas 後來也因此得了諾貝爾獎。

卡內基學派更促成了當時的博士班學生Williamson日後創立了影響力更大的交易成本學派,後來也獲得諾貝爾獎。順道一提,Williamson 的第一位助理Sargent 後來也是諾貝爾獎得主。

同時,Cyert 也是令卡內基美隆大學至今仍為世界電腦頂尖學府的重要人物,他在八零年代要將全校網路化,雖然在今天顯得稀鬆平常,但是高昂的費用,在當時極為罕見。Cyert 運用其高明的行政手段,先令不少學校教授體會其重要性,再一舉提出,果然順利過關,至今學校仍然受益,從Google 到 Tesla,無不搶著雇用該校師生。

組織理論與策略學者更不用說了,名人輩出,Cyert 和 March 的廠商行為理論正是這種跨領域的產物,至今仍是經典。當時他們還聘請了White,他獲得理論物理學博士之後,又跑去拿個社會學博士,用數學寫社會學並非當時主流,不為多數學校所喜,卻是卡內基所好,所以他也到卡內基美隆任教,後來到哈佛社會系,指導博士班學生Granovetter,開創了甚具影嚮力的社會網路理論,至今仍大行其道,White 之後又到哥倫比亞大學社會系去,卻找個機械博士Watts,開啟了小世界理論的研究,大放異彩,再次影響了多個領域的研究。

總之,Cyert 等三人開放的心胸,開啟了一個了不起的時代,雖然今日Cyert 與 Simon 皆已過世,獨留March 在人間,卡內基學派也煙消雲散,但是他們所開創出的燦爛煙火,曾經如此放肆地照耀黑暗的天際,彗星尾巴拖曳的光亮與溫度至今猶存人間。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