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吳明益倫敦開講 堅持代表台灣的聲音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吳明益倫敦開講 堅持代表台灣的聲音

 2018-08-19 11:16
吳明益表示,台灣在國際上受到很多壓迫與委屈,他並不是要聲張什麼,但有2000多萬人在台灣生活,「我代表一種聲音,我也堅持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給我的,是我慢慢建立起來的」。圖為入圍英國曼布克國際獎的「單車失竊記」。圖/截自光磊國際版權公司臉書
吳明益表示,台灣在國際上受到很多壓迫與委屈,他並不是要聲張什麼,但有2000多萬人在台灣生活,「我代表一種聲音,我也堅持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給我的,是我慢慢建立起來的」。圖為入圍英國曼布克國際獎的「單車失竊記」。圖/截自光磊國際版權公司臉書

作家吳明益今年以「單車失竊記」入圍英國曼布克國際獎,國籍一度遭擅改為「中國台灣」,他立即嚴正抗議。吳明益說,台灣在國際上受到很多壓迫與委屈,他並不是要聲張什麼,但有2000多萬人在台灣生活,「我代表一種聲音,我也堅持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給我的,是我慢慢建立起來的」。

吳明益的「單車失竊記」英文版The Stolen Bicycle今年3月入圍國際文學大獎「曼布克國際獎」(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成為第一位入圍這個獎項的台灣作家。然而,入圍後不久,主辦單位的網頁已將吳明益的國籍從Taiwan更改為Taiwan, China。他立即表示:「這和我個人的立場不同,我會尋求協助,向主辦單位表達我的個人立場。」經過溝通,主辦單位最終將吳明益的國籍更正為台灣。

據中央社報導,吳明益在文化部及駐英國代表處文化組邀請下,17日出席位於倫敦的國家自由俱樂部座談會,與劍橋大學歷史教授顧若鵬(Barak Kushner)對談。

單車失竊記中涉及台、日與戰爭歷史,吳明益也親自手繪封面及插畫,對於台灣自然生態所知甚詳。顧若鵬笑問:「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會?你接下來是不是要寫交響曲了?」

吳明益表示,他認為現代小說家必須是一個博物學者,因為小說家不再寫個人的內心世界。假如要書寫一個科學家的內心世界,小說家無法只靠推測,必須了解科學家所學,才能以他思考的方式思考。他喜歡寫小說,「因為寫小說會教育我自己」,去接觸新的東西。

同時,吳明益在書中使用多種語言,包括日語、台語等。他表示,因為他從小就活在多語的世界裡,因此在寫小說時,他很想把台灣多語言的生活環境表現出來。

吳明益說,在他的教育經驗裡,文學應該是一種精緻、美麗的語言,因為在台灣教育裡接觸的都是這些「美文」。但事實上,在他生活的世界裡,語言以非常多重的面貌出現。文學是人類演化出來,保存珍貴語言的一種美麗形式,這種美麗形式絕不只存在於文學課堂上的華麗修辭。

顧若鵬問及台灣與中國當代文學的不同,吳明益表示,台灣文學發展多年以來,文字風格和中國已經有很大的不同。台灣文學從原住民身上吸收非常多的語彙,比如說布農族作家不會說「等一段時間」,而是說「等一頭牛尿尿的時間」。他說:「我們在原住民身上學到幽默感,學到不同對待自然環境的方式,而這些漸漸在我這一代作家體現出來。」

吳明益說,他認為另一點台灣文學不同於其他中文文學的地方,在於台灣文學有抵抗的傳統。從日本統治至國民政府時期,均可看到台灣作家嘲諷政府的作品。另外,台灣文學的靈魂裡有一個基本元素,就是不滿於現狀,對於制度層面採取反抗態度。他有時看到中國選材台灣文學時放棄這些作品,他都會認為,「如此一來,你看到的不是台灣文學」。

吳明益表示,很希望台灣變成一個對多元認同都能夠寬容的地方。他很同理那些因為戰爭輾轉來到台灣,永遠無法回去故鄉,或許埋骨台灣的軍人。原因是他小時候住的地方,門口有個顧車的老先生,在戰時斷掉一隻手臂,他從這個老人身上感受到巨大的悲傷。

吳明益說:「我自己覺得在建構認同的過程中,並沒有敵視、仇視其他的認同,我也很希望台灣走上這條路。因為唯有彼此尊重彼此的認同,最後這些文化才有接納彼此良善、美好文化的可能性,否則很可能因為民族認同的問題,會摧毀其他一切情感上,或者文化上的可能性,這是最悲哀的狀態。」

至於想透過這本小說,對全球讀者展現怎樣的台灣歷史。吳明益表示,「它就是一本小說」,他在寫作過程中,並沒有特別去思考要傳遞多少東西出去。

他說,小說這個文類最迷人的地方,就是讓讀者沉浸其中,而沒有感到任何道德教訓。他在寫小說時,儘可能產生小說的魅力。如果讀者因此對台灣的歷史、對單車,或者對書裡提到的哲學有興趣,他認為這是小說的附加價值。如果讀者告訴他所感受到的東西,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是作為小說作者最興奮的事情。「因為你建造了一個世界,他(讀者)幫你安上了窗戶。」

對於國籍問題,吳明益會後表示,他只是表達他的情感,原意不是為了要彰顯或是強調什麼。但反過來說,這件事情在他心中顯然十分堅定,否則他不會在自己的作品被感受的時刻,第一個想到這件事情。

他表示,台灣在國際上受到很多壓迫與委屈,他並不是要聲張什麼,但有2000多萬人在台灣生活,「我代表一種聲音,我也堅持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給我的,是我慢慢建立起來的」。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