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不要將孩子們當作「杜鵑」和「精衛」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不要將孩子們當作「杜鵑」和「精衛」

——從溫家寶給香港學生的題詞說起

2017-12-07 09:00
古人說,天地不仁,殺人如草不聞聲。其實,孩子們的悲劇與天地何干?戕害他們的邪惡力量,不僅是父母的怯懦,不僅是官僚的無恥,不僅是老闆的貪婪,更是一種制度性的罪惡,更是一個徹底黑幫化的政府和統治階層的集體犯罪。(圖/創用CC授權+合成)
古人說,天地不仁,殺人如草不聞聲。其實,孩子們的悲劇與天地何干?戕害他們的邪惡力量,不僅是父母的怯懦,不僅是官僚的無恥,不僅是老闆的貪婪,更是一種制度性的罪惡,更是一個徹底黑幫化的政府和統治階層的集體犯罪。(圖/創用CC授權+合成)

歸10年,香港正變得越來越像中國大陸。中共的官僚文化和宣傳模式日漸侵入香港社會,逐漸由潛流變成主流。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每年投入上億鉅資支撐、送的比賣的還多的《文匯報》,日前發表了一篇極端煽情的報導:2007年7月底,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第三度親筆回信港人,更首次親筆抄錄詩句「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贈香港中學生,勉勵同學們要以杜鵑啼血之情、精衛無窮之心,熱愛並建設香港和祖國。中聯辦副主任李剛欣然充當「信差」,到訪中華基督教會桂華山中學,轉贈了溫總的親函及墨寶,轉達國家領導人對師生們的關懷及祝福。

對此,中華基督教會桂華山中學校長葉天佑表示,學校發動學生「一人一信」活動,源于教導學生常存感恩的心,反思祖國對香港的關注,懂得支持領導人的工作,「畢竟領導也有孤單的時候,也有未完的夢想,也有艱苦難行的路途,我希望學生們可以鼓勵他們,為國家打氣」。

我很懷疑這是一所具有真正的基督教信仰的學校,或者說這所學校的辦學方針早已脫離了基督教的精神。對於基督徒而言,當然要「凡事感恩」,但感恩的對象不是統治者,而是天父上帝。組織尚未成年的學生寫信給統治者宣誓效忠,不像是香港的基督徒的所作所為,倒像是內地的那些愚蠢而自私的官僚的所作所為;不像發生在21世紀初的今天的事實,倒像發生在毛澤東時代「早請安,晚彙報」的傳說。葉校長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再三表示他很「同情」溫家寶的「孤單」。在我看來,葉校長的「同情心」似乎有些過剩了,他大概沒有想過將同情心傳遞給那些饑餓的人、病痛的人、下監的人,偏偏要去無比貼心地考慮領導人的「孤單」——古往今來,哪個獨裁者不「孤單」呢?獨裁者的「孤單」,豈是奴才們可以安慰得了的?

從這個小小的細節便可以看出,某些香港人諂媚的功夫一點也不亞於中國大陸人。教會及其教育、學術、慈善機構,本來是社會道義的最後防線,如今卻爭先恐後地奉承掌權者,甚至將「愛專制者」看得高於「愛上帝」。中華基督教會桂華山中學只是其中之一,此前我早已見識過香港某些神學院和神學家的此種嘴臉。我想,這位聰明的葉校長,如果到大陸的話,也一定會有官做的。難怪他的學生雖然小小年紀,卻嫌香港的圈子太小,在信中向總理提出了到內地為官的要求,可謂有其師必有其徒也。

《文匯報》上的這篇報導接著肉麻地寫道:身在中南海的領導人,原本對一眾香港莘莘學子來說遙不可及,溫總理卻從遠方帶來這份濃情厚意,令師生暖在心間,讚歎受寵若驚,無限光榮。學生陳泳婷更代表全體同學大膽向溫總理承諾:「你給我們的關懷收到了,我們定當努力不懈,勤奮學習,立志成才,回饋國家,回報社會。不負總理及中央政府的厚愛!」該校計畫把溫總理的題詩展示于禮堂,讓師生們時刻銘記中央領導人的關愛與叮囑。

好一個「受寵若驚」!在該報導作者的心目中,香港市民理所當然地是中國的「二等公民」,是一群「忠心」不夠「耿耿」的「化外之民」。因此,香港人想要得到總理大人的墨寶,本來純屬癡心妄想、猴子撈月。此次總理大人格外恩待,大筆一揮,你們自然應當「受寵若驚」。也許,改日北大人再度施恩,你們就有實現普選的希望了。自稱「東方明珠」的香港,在北大人龐大的棋局中,不過只是一個不值得心疼的「私生子」罷了。如果「私生子」還不孝敬父母的話,那更是罪上加罪、罪不可赦了。

溫總理的這副「墨寶」,看來要成為這所學校的「鎮校之寶」了。基督徒最反對的便是偶像崇拜,這所基督教學校為了向北京方面獻媚,居然不惜違背聖經的教訓,將溫家寶的題詞當作偶像供在禮堂之中。由此可見,某些香港人雖然沐浴歐風美雨一百多年,但骨子裡仍然是臣民意識和奴才心態。古代的帝王賜給臣民的御筆題字,或者被懸掛於門廳之上,或者被製作成巨大的牌坊,人人頂禮膜拜,文官下轎,武官下馬。葉校長與學校的管理者們,面對溫家寶所寫的幾個拙劣的毛筆字,誠惶誠恐的模樣,與中國專制社會的臣民何其相似。而該校學生慷慨激昂的「表態」,與內地中央電視臺上「少先隊員」們壯志豪情的宣誓比起來,已經沒有什麼差別了。

《文匯報》的這篇報導繼續繪聲繪色地描述說:中聯辦的李剛副主任到該校親自宣讀溫總理的回函,又分享溫總理題詩中所引用的兩句、亦是溫總理最喜歡的、出自清末外交官黃遵憲的七絕《贈梁任父同年》。早在2003年6月訪港發表講話時,溫總理也曾以此詩句明志,鼓勵港人以杜鵑啼血之情熱愛香港、熱愛祖國,以精衛填海之心建設香港、建設祖國。

倘若黃遵憲老先生知道溫總理如此張冠李戴地引用他的詩句,豈不「義憤填膺」?這兩句詩的作者黃遵憲及題贈的對象梁啟超,當時都是受滿清當局迫害的政治流亡者。他們互相唱和與鼓勵,乃是決心持守推翻專制制度、締造憲政中國的偉大理想。而今日溫總理卻以之號召香港居民不得亂說亂動、做好順民、「扶清滅洋」;「古為今用」、指鹿為馬,無知者無畏,實在是聰明過了頭。

中共的歷屆領導人,向來都喜歡作「愛國秀」。他們語重心長、引經據典地教導人民,尤其是孩子們,你們要「愛國」,要為國犧牲。但是,最不愛國的,甚至最喜歡賣國的,恰恰是他們自己:鄧小平的後人中,若干人擁有美國綠卡甚至美國國籍;前任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兒子,剛剛秘密定居澳大利亞;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子女們,大都任職於外資企業,靠著太子、太妹的身份,一夜暴富。太子黨們可沒有一個人願意當「杜鵑」和「精衛」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些言行脫節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有什麼資格來教導百姓和百姓的子女們「愛國」、甚至以「杜鵑」和「精衛」的決絕方式來「愛國」呢?

愛一個專制的政權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這代價不亞于「杜鵑」和「精衛」。那些真心實意地「愛國」老百姓和他們的孩子們,其結局之一便是淪為山西黑窯中的奴隸童工,以及東莞的工廠中被虐待和凌辱的奴隸童工。我不知道「溫爺爺」如何面對山西黑窯中那些骨瘦如柴、衣衫襤褸、宛如木乃伊一般的奴隸童工,以及東莞工廠中的、來自四川阿壩的吃不飽、穿不暖甚至遭到姦污的孩子?他們的處境比「杜鵑」和「精衛」更加淒慘,他們不正實踐了總理大人的諄諄教導嗎?眼淚太多的溫總理,會為這些可憐的孩子而淚流滿面嗎?

在山西黑窯奴隸童工事件激起的震驚和憤怒中,我聽到盲人音樂家周雲蓬吟唱的中國孩子,我的心靈被一種巨大的悲愴所擊中。像要窒息一般,半天喘不過氣來。歌曲可以在網路上用Google搜索來聽,歌詞是這樣寫的: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
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愛滋病在血液裡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
還不如曠野中的老山羊,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
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

這首歌中講述的都是一些真實事件:1994年12月8日,克拉瑪依一座禮堂發生大火,主持人讓領導先走,造成288名學生活活燒死的慘劇,事後新疆的封疆大吏依然穩坐寶座;2005年6月10日,東北沙蘭鎮爆發洪水,由於領導的瀆職,活活淹死學生88人,此後無人為之負責;2003年6月10日,成都3歲小女孩李思怡被母親關在家中,母親是吸毒女,外出覓食,被員警羈留,李思怡的母親告知員警,家中有無人照料的3歲小女,請求員警幫助,員警不理,小女孩在家中被活活餓死。而河南農民為擺脫貧困被迫賣血,造成愛滋病氾濫,殃及孩童,有的家庭全家死絕;山西礦難頻頻發生,礦工死傷慘重,礦主封鎖消息,拋屍遠方……

作者創作歌曲的時候,山西童奴事件尚未曝光。但是,山西洪洞縣的童奴事件,絕對不是一個空前絕後的、戕害孩子的「頂峰」,它緣於一種制度性的罪惡,緣於人性深處那探不到底部的黑暗。我相信,還有更可怕的慘劇正在中國大地上發生著。果然,網路上傳來越來越多的消息,在中國還有很多類似的黑窯,還有無數的孩子在黑暗中掙扎、病痛、死亡。這樣的國度,有什麼資格宣稱「和諧社會」與「大國崛起」呢?這樣的國度的領導人,還有什麼心思炫耀書法和學識呢?

古人說,天地不仁,殺人如草不聞聲。其實,孩子們的悲劇與天地何干?戕害他們的邪惡力量,不僅是父母的怯懦,不僅是官僚的無恥,不僅是老闆的貪婪,更是一種制度性的罪惡,更是一個徹底黑幫化的政府和統治階層的集體犯罪。孩子們還來不及哭泣就死去了。為人父母者,誰能無動於衷呢?既然做中國人的孩子,就意味著充當「杜鵑」和「精衛」的悲慘結局;那麼,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便不是一句「政治不正確」的、「不愛國」的偏激之語——它是一句讓我們內心刺痛的真相。


山西洪洞縣的童奴事件,絕對不是一個空前絕後的、戕害孩子的「頂峰」,它緣於一種制度性的罪惡,緣於人性深處那探不到底部的黑暗。我相信,還有更可怕的慘劇正在中國大地上發生著。(圖/創用CC授權)

還有一則新聞,我想介紹給日理萬機卻又聲稱「愛這片土地愛得深沉」的溫總理。在2006年2月28日的《新京報》上,刊登了一則題為〈男子為懲凶攜存放6年女兒屍體爬上北京看板〉的新聞報導。據目擊者葛先生說,早上8點半,他上班路過北京市朝陽區京廣橋時,看見一名男子站在一個高約30米的看板上,還有一件紅色的孩童衣服掛在上面,衣服裡有一些黑色的東西,看起來很像是個孩子,但沒有看見頭和胳膊。「那男的雙手捂著頭,趴在看板上,時而用手輕撫這孩子形狀的東西,表情很是痛苦,還不時往下撒些白紙。」現場的紅廟消防隊隊員和呼家樓派出所的民警均向記者證實,掛在看板上「孩子形狀的東西」其實是一具小孩屍體,該男子是背著這具屍體爬上這塊看板的。

該男子撒下的白紙是一份遺囑。該男子聲稱,他名叫李恭建,是河南省商丘市梁園區孫付集鄉後橋樓村村民。掛在看板上的屍體是女兒李美妮。2000年10月3日,家人發現年僅4歲半的美妮不見了。兩天后,在村北的一機井中打撈出孩子的屍體,經法醫鑑定為他殺。後經商丘市公安局梁園分局偵查認定,同村村民李某為嫌疑犯。然而,在地方官員的干涉下,兇手被脫罪,僅僅被判有期徒刑10年,罪名是故意毀壞財物罪。

李恭建認為真凶沒得到懲處,拒絕火化女兒的屍體。這位貧窮的農民從牙縫裡擠出幾百塊錢,購買冰櫃冷凍女兒的屍體,並長期支付昂貴的電費。這位倔強的父親,5年來什麼事都不幹,就要尋找答案:到底是誰殺死了他的女兒?當所有手段都用完時,他下定決心到北京去,並選擇了這種極端方式,為自己、也為女兒「討一個說法」。

事發後,消防員、民警等人員趕往現場。早上9點20分,消防員在李恭建所在位置的垂直地面放置氣墊,還加緊啟動雲梯以備救援,民警將現場封鎖,一百多名行人在警戒線外駐足觀望。10點,一名員警坐上雲梯與李恭建談判,半小時後,他被說服,從上面下來,隨即被民警帶走。10點35分,消防員將孩子的屍體取下來。

第二天,我看到一則簡短的後續消息:女孩的屍體被火化、父親攜帶骨灰返回家鄉。

這則新聞經過弱化處理之後,出現在專門發表社會奇聞的版面上。我在網上看到有一位網友發出追問:「究竟是什麼鳴冤申訴機制,使底層人民要用這樣極端的方式,來控訴他們生命中遭受的毀滅與不幸?究竟是什麼樣的言論和輿論空間,使底層人民要上看板,要一死表白?!」我無法面對這位從河南到北京千里背屍的父親,溫總理閣下呢?李恭建雖然具備了總理所要求的「杜鵑」和「精衛」的精神,但他最終還是未能找到公義和真相。我更無法面對小女孩李美妮少得可憐的一點骨灰,溫總理閣下呢?從屍體變成骨灰,這是父親惟一的收穫。假如換了溫總理,是否能夠比李恭建做得更好呢?

我想把這些可怕的故事講述給香港的孩子們聽。下一次,如果你們再給總理大人寫信的話,不妨向他複述一下這些故事。如果你們不假思索地學習大陸流行的虛偽和諂媚,你們自己也將成為下一批山西黑窯中的奴隸童工。你們要堅持說真話,做人格獨立、精神自由的公民,這才是愛香港,也是愛中國。你們應當愛中國,但不必愛中共。或者更加準確地說:反對中共是愛國的最佳方式,在爭取香港的民主、自由、普選的時候,在參加維多利亞公園的六四燭光晚會的時候,你們不妨像「杜鵑」和「精衛」那樣堅忍不拔、百折不撓。

我也想把這些可怕的故事講述給全天下所有的孩子和父母聽。一個真正的愛國者,應當致力於改變孩子們的骨頭在地底下哀哭的慘狀。我們不是奴隸,我們的孩子更不是奴隸。從今天開始,我們理應置疑那些居高臨下的、讓我們成為「杜鵑」和「精衛」的命令。在響應和遵從這些命令之前,我們一定要好好定睛看一看:他們本人在作些什麼?他們是在用我們的人血蘸饅頭吃,還是在一邊等候著獵取我們的屍體?

「杜鵑」的時代必須成為過去,「精衛」的時代也必須成為過去。今天,讓我們為在冰箱裡冰凍了兩千多天之後才化為骨灰的小女孩李美妮哀悼,願上帝的愛眷顧她和她的父親。李美妮,願她和那千千萬萬在貧窮絕望、冷酷無情中死去的孩子,克拉瑪依的孩子,沙蘭鎮的孩子,成都人的孩子,山西人的孩子,河南人的孩子,香港人的孩子,尚未出世便被殘酷的計劃生育政策殺害的孩子,以及所有中國人的孩子一樣,在此岸能有歡笑,在彼岸能有永生;在人間能有喜樂,在天堂能有平安。


「杜鵑」的時代必須成為過去,「精衛」的時代也必須成為過去。今天,讓我們為在冰箱裡冰凍了兩千多天之後才化為骨灰的小女孩李美妮哀悼,願上帝的愛眷顧她和她的父親,在人間能有喜樂,在天堂能有平安。(圖/創用CC授權)

——2007年8月29日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