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能源轉型前提 將決策權及參與權還給人民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能源轉型前提 將決策權及參與權還給人民

新政府力推創新綠能科技園區等大型綠電計畫,確可衝高台灣綠電比例、加速替代核煤電力,但也引發搶佔農地、圖利財團的疑慮,且能源權力仍緊握在中央手中

2016-11-22 13:38
地球公民與友團、台電及經濟部討論製作「台北市的非營業用戶用電量」初圖,顏色越深用電量越多,可推算「節電」潛力大戶區,為「開放能源供需資料」邁進一步。資料來源: https://goo.gl/bmQvoc 由資料科學團隊彙整、分析,DSP智庫驅動團隊製作。
地球公民與友團、台電及經濟部討論製作「台北市的非營業用戶用電量」初圖,顏色越深用電量越多,可推算「節電」潛力大戶區,為「開放能源供需資料」邁進一步。資料來源: https://goo.gl/bmQvoc 由資料科學團隊彙整、分析,DSP智庫驅動團隊製作。

投入反核運動以來,經常被問到:「核電、燃煤都反,那你們到底要什麼?」其實,反核團體也經常如此自我詰問,無庸置疑,「能源轉型」是我們要的答案。但,什麼樣的能源轉型?

在「發電」端,改用對環境友善的能源
在「用電」端,改變用電習慣,節約能源、提高使用效率。
在「管理」上,透過智慧電網,調整供需,降低尖峰用電。
在「經濟」上,提高電價,課徵能源稅,合理反映能源消費的環境及社會成本。

以上都是當前大家對轉型願景的共同拼圖,蔡政府也多次表達相同理念。然而,從各國經驗,「能源民主」才是能源轉型的核心價值,也就是將能源使用的決策權及參與權還給人民,擴大社會參與。實際運作上包含「讓人民實質參與政策制定」、「開放能源供需及研究資料」、「鼓勵人民自發自用綠能,不讓財團壟斷」,最終的目標是建立低碳永續、公平共享的民主社會。這才是民間期待的能源轉型!但不論新舊政府,都鮮少論及於此。

不是架個網站讓民眾留言就叫社會參與

面對民間的期待,政府的因應甚至荒腔走板。

2015年NGO引進首爾減少一座核電廠經驗,刺激馬政府提出比往年更豐沛的經費,讓地方政府自定縣市智慧節電計畫。但美其名下放權力、鼓勵社會參與,實際卻未給予不諳能源治理的地方政府充分的時間、和擬定政策所需的能源資訊與訓練,好比叫小孩參加賽車比賽,卻不教他如何駕駛、不告訴他路線怎麼走。結果地方政府多外包給顧問公司撰寫計畫,東拼西湊,端出傳統抄短線的作法,欠缺市政統合的視野和長期治理規畫,甚至誤以為架個網站讓民眾上去發表意見就叫社會參與。

再舉一例。為發展再生能源、紓解用電壓力,蔡政府力推創新綠能科技園區等大型綠電計畫。這確實是衝高台灣綠電比例、加速替代核煤電力的方法,但也引發搶佔農地、圖利財團的疑慮,且能源權力仍緊握在中央手中

簡單來說,要轉型、要參與、要公開,政府通通可以配合民間要求,但就是會歪樓。

民進黨政府比馬政府更敏於攫取進步價值的話語,大選翻盤後,其他政黨(尤其是擔心被邊緣化的國民黨)也都急著向社運拋媚眼,這似乎是將民間理念予以實踐的好時機。但如果政治人物欠缺核心價值,縱使口號喊得再響亮,也只是雷大雨小,甚至掛羊頭賣狗肉。搶奪話語詮釋權,誤導公民社會,又讓社運背黑鍋,最後耽誤民主深化的進程,這是扁政府時期的慘痛教訓,台灣不該重蹈覆轍。社運組織著實面臨了艱鉅的挑戰。

所幸,民間還有一群人正透過開放政府、民主審議,努力提升公務員的格局視野,撐開公民參與的體制空間。今年六月,同事翰林與我北上參加這群人主持、國發會主辦的「公共政策平台與公民參與培訓」,與在場公務員及民間夥伴一起學習社會溝通的模式。令人振奮的是,看見了一個透過官民良性互動,帶動更開放、更民主、更理性的未來社會正在發生。當然也看到現實的障礙,包含公部門的官僚習氣不易破除,和民間接軌的速度需再加快。

緊接而來的新挑戰是,當政府打開更多公民參與的管道、掌握更多新論述時,民間是否有能力去辨識出那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該如何讓政府假戲真做?民間是否已準備好迎向前去監督、去運用、將倡議化為建設性的推力?

可預見,社運組織必須在傳統抗爭之外,展現更靈活多元的策略與身段。

透過能源轉型提升公民參與公共事務能力

回到高雄後,我們細緻地調整了推動高雄市能源轉型的行動架構(如表)。去年我們參與由NGO共同組成的「民間能源轉型推動聯盟」,對高雄市政府的能源治理能力進行評比,發現主管的經發局局長有意願推動高雄能源轉型,卻不知如何進行。雖然該局自今年一月開始,多次找地球公民、綠盟、旗美社大等團體開會尋求意見,我們與友會也不斷遊說、解說、建議,但直到六月仍未見該局提出行動時程。因此我們主動提出行動架構,特別將我們認為如何讓民眾從前端參與能源政策的擬定、時機放進去,同時釐清政府及其幕僚團隊、民間、議會在各個不同階段的角色和責任。

我們深知,能源轉型絕不能讓公部門跟幾個團體關起門來自己想政策,我們要推著市府設立一套機制,讓更多公民與團體進來,讓他們所乘載的夢想、知識與經驗,透過民主審議及專業諮詢,有效地互動、激盪、組織起來,成為高雄在地的能源轉型藍圖。

七月,經發局收下我們的規劃後,承諾將盡快召開會議提出府方的規劃,而我們同時也緊鑼密鼓地邀集南部團體會議、拜訪相關領域人士,凝聚大家對這個計畫的共識和行動。

日前,陳銘彬老師所領導的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彙整了一張高雄市遍地烽火的抗爭地圖。俯視此圖,所有議題都直指人民對政府的產業政策與空間配置高度不認同,以及對政府施政程序未尊重民間意見與社會參與強烈不滿。長期受工業污染與財團欺壓之苦的高雄市民,心中的不滿已達臨界點,若不希望衝突遍地開花,就必須啟動對話,推動產業與社會轉型。

而我們有一個夢想,就是透過能源轉型,一方面培養公民社會關注公共事務、參與公共政策的能力,另一方面擴大民間與產業的對話,促使產業負起社會責任、創新典範,達到產業轉型、深化民主社會的目標。這雖是條漫長的路,但我們已經開始向前走,很希望大家跟我們一起走。

有朋友問:「能源議題那麼專業,我真的能幫上忙嗎?」相信我,歷史會告訴你,你是多麼重要的一環。

本文由蔡卉荀(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執筆,地球公民基金會授權使用,原文出處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