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審慎面對2016-2020的美台關係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審慎面對2016-2020的美台關係

2016-07-25 16:26
台灣需積極掌握美國內部錯縱複雜的政治動力關係,與印度-太平洋重要大國關係的經營,以便在台灣周邊構成一個新而有利的權力平衡,使台灣在美國以外有個第二戰略保險。圖/CC0 Public Domain
台灣需積極掌握美國內部錯縱複雜的政治動力關係,與印度-太平洋重要大國關係的經營,以便在台灣周邊構成一個新而有利的權力平衡,使台灣在美國以外有個第二戰略保險。圖/CC0 Public Domain

美國共和黨正式提名川普為總統候選人,同時共和黨黨綱出現有史以來對台灣最友好的政綱聲明,不僅放入「六大保證」,主張台海現狀的改變須經台灣人民同意,還將若干軍售以及武器合作項目明確列出,幾乎是台灣現在期待的,共和黨政綱就列入,對台灣可說好到不行。但因台灣普遍對行事飄忽的川普感到不安,也因此對於共和黨的政綱聲明有著既期待,但擔心如高度肯定,是否會因之後川普的其他行為而出現自我打臉的窘境。對此有人認為共和黨政綱只是選舉綱領,總統當選後是另一回事,因此無須對此「大驚小怪」。

年底美國大選,總統誰屬當然眾所矚目,畢竟美國行政部門權大勢大,如果是個對台友善的總統,政策的配合度就很高,台美關係多會相對平順。但美國是個三權分立的國家,雖然行政部門在對外事務享有主要決策權,但國會部門是否配合也是關鍵。即便國會無法對外交事務主動出擊,但其「敗事有餘」的潛力也讓行政部門不敢小覷。

川普此次能夠勝出,以及桑德斯對希拉蕊構成的嚴重威脅,顯示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的高層菁英與其基層出現嚴重落差。這個分裂狀況還會持續。此外,此次除了選總統外,也有包括參眾兩院的國會選舉,以及部分的州長與州議會之選舉。對於國會選舉結果,外界也預期共和黨會保持眾院多數,民主黨有可能會取得參院多數,但其與共和黨的差距可能在2-3席以內。

以共和黨政治圈普遍討厭川普的情形,如川普當選總統,共和黨掌控的眾院以及共和黨/民主黨掌握的參院可能會對川普總統施加許多牽制。而如果希拉蕊當選總統,當共和黨同時掌握參眾兩院時,幾可預期共和黨國會將不願意配合這個女克林頓總統。如果民主黨能夠掌握參院,希拉蕊的困境相對較小,但基本上是回到2008-2010歐巴馬上任的狀況。換句話說,不論是川普或是希拉蕊當選總統,美國分裂政府的情形會持續,而對立與牽制的戲碼可能會更嚴重。

因此我們在討論誰可能入主白宮時,可能要先了解屆時不同的行政-立法的黨派勢力分佈與隨之而來的權力關係,才能知道這個總統在施政時可能遇到的外在限制。當預期美國分裂政府的狀況會持續,且其對立可能會更嚴重時,川普/桑德斯現象也會持續,進而迫使兩黨思考如何與地方基層再建立聯結。這也意味著美國未來的政治力可能會從地方出發,不論是直接經營地方的州長,還是與地方關係密切的眾議員,其發言權可能會比現在更大。

對台灣處理台美關係而言,可能要非常重視地方的影響力,不能只偏重在華府 I-495 的腰帶圈內 (Inside the beltway)。除了與國會議員的選區以及與州長的接觸外,台灣也可思考活用六都以及各縣市與美國各州進行地方政府外交 (diplomacy of local government)。

有人說從1944年以來,美國有著無單一政黨執政超過十二年的鐵律,因此希拉蕊即便當選,可能也只是一任總統。不管這個「政治慣性」是否會在2020持續,但民主黨在希拉蕊後缺乏全國性知名政治領袖是個事實。相對來說,共和黨有眾院黨鞭 Paul Ryan、佛州參議員 Marco Rubio、前威州州長 Scott Walker、德州參議員 Ted Cruz 及其他新生代明星紛紛出線。如果希拉蕊此次當選總統,2020年共和黨將有一批來勢洶洶的挑戰者,對其連任構成更大的挑戰。這對台灣來說,即便此次共和黨內亂紛乘,但這個發展再度顯示我們對共和黨關係經營的重要性。

展望2016-2020,會有2017年中共十九大、韓國總統大選、聯合國產生新任秘書長、世界衛生組織產生新秘書長、香港的政治變局,甚至新加坡可能會步入後李時代等,這些都會對兩岸關係、台灣的周邊環境與台灣的國際參與等產生影響。當預期美國內部的分裂狀況會更限制美國對外交事務的因應能力時,不僅台灣需積極掌握美國內部錯縱複雜的政治動力關係,與印度-太平洋重要大國關係的經營,以便在台灣周邊構成一個新而有利的權力平衡,使台灣在美國以外有個第二戰略保險,這個預備功夫也會變得更重要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