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林鐘雄經濟專欄】什麼是真正的蘋果橘子經濟學?──系列13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林鐘雄經濟專欄】什麼是真正的蘋果橘子經濟學?──系列13

淺談新古典經濟學的消費者選擇理論

 2014-12-26 09:56
197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Herbert Simon,嚴厲批評新古典經濟學是「一套建構在不切實際假設的理論」。(網路資料)
197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Herbert Simon,嚴厲批評新古典經濟學是「一套建構在不切實際假設的理論」。(網路資料)

16 我的立場與觀點:把新古典的個人選擇理論無異曲線分析法丟掉

想想看,你有能力畫出自己的無異曲線嗎?在只有兩種商品的情況下,或許你真的有辦法畫出來;只是當你畫完後可能太陽已經下山了!水果行的老闆早已等得不耐煩了,早已想要或已經打烊回家去了!等你排完你的偏好,你可能就買不到水果了!

這是只有兩種商品的例子,若是有3、4、5…100…1000…10000000種商品呢?你能排出你的偏好嗎?你畫得出你的「無異曲線」嗎?並且,在有多種商品的情況下,你畫得出你的「預算限制線」嗎?這是何等不切實際的理論啊!天啊!偉大的經濟學家們請別開玩笑,這哪有可能?

這些偉大的經濟學家真是奇怪,怎麼會提出這樣的理論,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不是一項小理論,這是經濟學的大理論與主要理論。你一翻開經濟學的書籍或論文,你就會隨時隨地看到它。很多現代理論經濟學家一寫下任何一個經濟模型,其模型的長相就是這個樣貌。你說,新古典經濟學奇怪不奇怪呢?

更奇怪的是,正如本文的主題所強調的,接受這一套理論體系,你就必須付出有時會將蘋果解釋成橘子的代價,也就是有時候必須披上科學的外衣以學者專家的身分公開正式的「指鹿為馬」。如果由新古典經濟理論的思維方式來看世界,鹿隻必須要變成馬匹才行,或是說,如果一隻鹿必須要變成一匹馬才能保護新古典理論的核心假設或信仰的話,那在新古典經濟學家的眼中這個世界中一定沒有鹿,這個世界上全部的鹿一定都是馬所偽裝的。因為對新古典經濟學家來說新古典的經濟理論不可以也不可能會出錯,所以在這個世界中所有曾經看過鹿的人一定都是看錯了,他們應該是不像新古典經濟學家那麼聰明,他們不夠聰明睿智才沒有能力察覺出所有的鹿隻都只是披上鹿皮的馬匹而已,如同所有的蘋果都只是披上蘋果果皮的橘子而已。在這種保護自己學科的核心信仰與思維方式(與自己私人學術地位與金錢利益)之下,「指鹿為馬」般地公然曲解部分事實是為了維繫理論核心的必然舉措或必要犧牲,這自然就會出現「若事實(如正常的替代互補品觀念)與核心理論(序數效用理論)不符,那事實就錯了」的荒誕的學術文化。也難怪會出現「只問文章登在哪一個權威期刊上」而「不問文章到底提出什麼觀點」的怪異的學術文化;因為提問「文章到底做出了什麼」的問題會揭穿很多刊登在權威期刊上論文的假面具,這種問題實在問不得。

以強烈炮火猛烈攻擊新古典經濟學聞名的197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Herbert Simon,在〈經濟學的方法論基礎〉(Methodological Foundations of Economics)一文中嚴厲批評新古典經濟學是「一套建構在不切實際假設的理論」。在〈扶手椅經濟學的失敗〉(The Failure of Armchair Economics)一文中,他說:「是的,我把它(主流經濟學)扔了。我認為,(經濟學)教科書是一項醜聞。我認為將青少年易受影響的頭腦暴露於這種學術練習,就好像在談論一些真實世界的事物一樣,是一項醜聞。」(Yes, I am throwing it away.  I think the textbooks are a scandal. I think to expose young impressionable minds to this scholastic exercise as though it said something about the real world, is a scandal.)

雖然Herbert Simon主要是對新古典經濟學假設不切實際的觀點展開攻擊,而我在這篇文章中主要是對新古典模型的解釋能力加以批評;但關於教授學生新古典經濟學是一項醜聞與應該把新古典經濟學與教科書都丟掉這兩方面,我的觀點與Herbert Simon的觀點不謀而合。

如果Herbert Simon和我的評論是對的,則我們應該把現代的新古典理論丟掉,也就是把現在的經濟學教科書與新古典經濟學家的思維方式都丟掉。如果你是教經濟學的老師,你真的是得認真地考慮把新古典經濟學給丟了;因為新古典理論會使我們經濟學家與我們所教的學生有時候使用經濟學的刀子會如有魔法般地把蘋果切成橘子。如果你是學經濟學的學生,你真的是得認真地考慮要求授課老師把新古典經濟學給丟了;因為雖然取得學分與應付各式各樣的經濟學考試的目的也很重要,但是你學習經濟學的真正目的應該不是真的想要去學習一種會把蘋果看成橘子的魔法經濟學。我們是經濟學家與學經濟系的學生,我們不是巫師,也不想成為巫師,所以我們應該把會一刀將蘋果切成橘子的「真正的蘋果橘子經濟學」的新古典經濟理論丟掉。

在 Herbert Simon 的時代,若你把新古典理論丟掉,你是找不到替代理論的;但是現在,幸運地是,一套新的理論已經逐漸成型了。因此,我們應該並且可以開始把新古典經濟學的個人選擇理論丟掉了。(完)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