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228之後 祖國在哪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228之後 祖國在哪裡

2018-05-23 09:00
作者:作者/吳聲潤;採訪者/曹欽榮
譯者:
出版社:台灣遊藝
出版日期:2018-05-17
官方網址:

228之前,祖國是什麼?228之後祖國又是什麼?現在及未來呢?
台灣進行轉型正義時刻,必讀的白色恐怖受害者故事。
作者結婚70 年,夫婦艱辛奮鬥,他們是人間真情的典範。
95歲的作者,硬頸客家精神,追問自我認同的自述,值得向您推薦。

認同土地 獨立自主

回顧我們這一代人的經歷,我認為實際上228事件是不應該發生的。起初國民黨帶著軍隊來到台灣,台灣人是接受的,因為大家都有愛國心。實在是因為他們對台灣人太不好,搶走米、糖,派來的貪官汙吏為非作歹、強姦婦女,如同搶劫一般。當時,台灣人從基隆揮舞著旗幟之海,一直綿延到台北,表達我們的歡迎。這樣的熱情以待,結果台灣人得到的卻是這樣悲慘的待遇,蔣介石不能說不知道,是他派來的人有問題。他以一個征服台灣的最高統治者的姿態,是他最大的錯誤;這樣的錯誤,當然是由最高領導者承擔責任。統治台灣的是國民黨蔣介石,他是領導者,黨的所作所為勢必經過他的指示跟准許,如果說他不知情,那是不合理的。

我當時加入共產黨的目的是要解放台灣,要讓台灣人民更好,從來都沒想過要當官。經歷過228事件,看到太多台灣人被殺,覺得很憤慨不平,我相信傅慶華的想法跟我很接近。

現在不管我是什麼黨,我愛台灣,我贊成台灣要獨立,我無法理解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說法,因為我不是四百多年前,從中國來到台灣的那群人。雖然說同樣是漢人,但不見得要同組一個國家,新加坡也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做兄弟不行嗎?一定要去當人家的小媳婦嗎?我是不太贊成。現在兩岸的思想、制度不同,中國沒有人權、不民主,要台灣人怎麼跟他們合在一起生活呢?也要有相當的條件才能談要怎麼統一,我看是各走各的比較好。


2011年7月17日,難友陳孟和(左1,1930-2017)、郭振純(左2)、王文清(左3)、蔡焜霖(左4)、吳聲潤(左5)與琉球大學林泉忠座談。與談中受難者表達自己在國家認同的轉變及想法。圖/曹欽榮攝

自己一生下結論 獨立奮鬥

我這年代的人,碰到二次大戰,日本戰敗,台灣變天,趕走日本外來政權,換由大陸政權接管,以為回歸了「祖國」,結果反而遭遇一場大浩劫。親友被處死4、5個人,而自己雖然免死,仍被判處牢災。在火燒島、新店軍人監獄被關了12年。1963年1月1日元旦當天被釋放,好像「新生」一般,又回到了台灣社會。當初,一個人如在汪洋大海中的扁舟,茫然不知方向。不過,被捕以後,一度喪氣失志,努力克服環境限制,之後我未曾再失志,不後悔自己所作所為。認為自己選擇社會主義路線,是要為台灣人打拚,這是對的,沒有對不起任何人。也許有所謂的革命情結的矜持,因此在社會上肆無忌憚地獨鬥單打過來,這是我人生中一樁快樂的事吧!雖然沒有大富,沒做高官,不是政治人物,我仍然得到妻子的信任,孩子們的尊敬,一家人和氣致祥才是最大收穫和幸福吧。

到了95歲高齡,還在擔任台北市高齡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的理事長。過去我們最大的工作目標:一、是在謝聰敏(93)前立法委員的領導下,向美國法院打一場賠償的訴訟;二、是紀念白色恐怖的人權紀念碑(94)已於陳水扁總統2008年卸任前,在台北市中心的總統府東南角公園豎立起來,告誡後人,台灣人過去付出無數的生命和犧牲,才爭取到人權建國、以人民為主的民主政治的建立,這是人類普世之寶,為此要好好地奮鬥下去。政權雖然經由民主選舉輪替,我們更在乎人權立國,民主政治的綿延下去。希望台灣所有的住民,為了台灣真正的民主和自由,所有的政黨必須本土化,為台灣人爭取福祉。自由獨立安康的台灣,是我一生最後的願望。

本文節錄自《228之後 祖國在哪裡:白色恐怖倖存者 六龜客家人吳聲潤的故事​》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