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時力「鳳山黃捷」與談「性平教育」熱線南辦小童說分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時力「鳳山黃捷」與談「性平教育」熱線南辦小童說分明

民報之聲:時間:9月13日(四)晚九時~十時 民報之聲:高雄FM89.7

 2018-10-11 09:06
時代力量高雄市鳳山區市議員候選人黃捷與熱線南部辦公室的性平教育推動者小童,一起與談當前性平教育。
時代力量高雄市鳳山區市議員候選人黃捷與熱線南部辦公室的性平教育推動者小童,一起與談當前性平教育。

教育部早在86年即成立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推動兩性平等教育。93年6月23日「性別平等教育法」公布施行後,延續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之基礎,依性別平等教育法第4條於同年10月正式更名為「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規劃並推動全國性之性別平等教育…..

惟到底什麼是性別平等教育?性平教育重要嗎?至今還是有很多聲音,年底地方大選,還有性平相關的公投案,性平教育有什麼好爭議的?時代力量高雄市鳳山區市議員候選人黃捷今11日(四)在民報之聲與成立至今10年熱線南部辦公室的性平教育推動者小童,一起與談當前性平教育。

從性別氣質、性別刻板印象、性別偏見、性別歧視再到性霸凌,落實性平教育為的是是讓我們被壓抑、被強迫的性別框架中解放。黃捷以北市龍安國小推薦讀物《穿裙子的男孩》引發爭議見諸媒體報導事件為例,部分家長團體指稱該讀物海報「鼓吹變性」,她認為是對性平教育的錯誤認知。

※中央社/(影)龍安國小恢復借閱穿裙子的男孩 鼓勵老師導讀(2018/09/14)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809140170.aspx

※上報/國小推薦童書《穿裙子的男孩》遭家長抗議下架 龍安國小恢復借閱(2018/09/14)

https://tw.news.yahoo.com/%E5%9C%8B%E5%B0%8F%E6%8E%A8%E8%96%A6%E7%AB%A5%E6%9B%B8-%E7%A9%BF%E8%A3%99%E5%AD%90%E7%9A%84%E7%94%B7%E5%AD%A9-%E9%81%AD%E5%AE%B6%E9%95%B7%E6%8A%97%E8%AD%B0%E4%B8%8B%E6%9E%B6%E7%8F%BE%E5%B7%B2%E6%81%A2%E5%BE%A9%E5%80%9F%E9%96%B1-134500377.html

小童解釋,家長的恐慌來自於他們的不了解,性別的區分被用在各種生活中的事物上,包括食品以男女分群到廁所的劃分,但性別的界線其實沒有那麼明顯,國際倡議的性平風潮即是要模糊化這個界線,讓男女能夠做自己。

黃捷分享,很多人因為性別刻板印象而不自由,像是女生要留長髮、穿裙子才會「有人愛」,要溫柔、不能反叛,人生的目標要設定在嫁個好老公,而不是在工作上成為主管,女生從政更不應該,甚至會說女生裙子穿這麼短會危險而不檢討加害者。小童也說,男生則被期待要成為一家之主,社會地位、收入和身高都要高才是成功,「男兒有淚不輕彈」這樣一句話綁住男性表達情感的方式,但不管男女都需要情感表達的空間。

另外,性別限制更使得許多人受到不平等對待,職場上給男女的薪資有明顯差異,因「男生要養家」所以多給薪水,女生「還有丈夫養啊」所以少給,男生「比較有領導力,且要負起生計」,所以先被升遷。

「大家可能覺得不是早就性別平等了嗎?女生可以投票、可以工作了,還爭什麼」?黃捷指出,但其實現在男女平均薪資仍差14%,依舊同工不同酬。另如同志運動至今近二十年,婚姻平權卻仍遙遙無期。性平教育的重要性不只是談尊重各種性別,也要去接受,讓每個人能做自己更要在各種權益上被公平對待。

小童也分享了熱線南辦在高雄推動性平教育的經驗,2008年創立熱線南辦,以協助同志的父母走出傷痕及開展性平教育為主軸來推動性別平等。

「你媽媽知道嗎?」是分享同志個人經驗時中最常被問的問題,他以自身出櫃的故事為例,娓娓道來從國小意識到自己可能喜歡同性,18歲與家人出櫃,跟家人之間從時常衝突、冷戰到25歲時獲得尊重、被接受的過程,父母的衝擊來自無法想像同志的未來,但小童強調,同志也會共組家庭、有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你我沒有不同。」但跟家人出櫃其實很需要支持,策略上也需要討論,才能降低彼此的傷害和撕裂,父母恢復的歷程也會順利一些,因此,小童仍鼓勵想出櫃、不想把秘密帶進墳墓的同志及同志的父母,有面臨什麼困難可以先來諮詢,非常歡迎大家使用南部這樣的資源。

而性平教育除了同志教育和情感教育,也包含性教育,黃捷提到目前性教育有很大的漏洞,因家長不許學校教,但不教,學生要怎麼認識自己、保護自己呢?家長自己心態若是健康的,為何會反對?小童以他的經驗表示,多半家長還是覺得學校教守貞就好,但孩子並不會到了十八歲或婚前突然就學會,有句話非常駭人但也很實際,「性教育不嫌早,因為性侵犯不會嫌你的孩子小。」學會保護自己才是性教育的目的。

黃捷認為性別平等的路上,政治的阻力不斷,當權者自身的性別意識和行動力顯得更為重要,性別不是一個獨立的政策,而是要放進所有領域的基本向度。因此無論是有關性平教育的兩個公投案,以及高雄的在地政策,都應該將性別的視角帶進政治場域。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