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新任教長吳茂昆曾聲援太陽花:中國絕對不是唯一的選項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新任教長吳茂昆曾聲援太陽花:中國絕對不是唯一的選項

 2018-04-16 18:37
行政院今(16)日宣佈,新任教育部長由前國立東華大學校長、中研院院士吳茂昆(右)接任。圖/取自中研院網站
行政院今(16)日宣佈,新任教育部長由前國立東華大學校長、中研院院士吳茂昆(右)接任。圖/取自中研院網站

前教育部長潘文忠日前請辭,行政院今(16)日宣佈新任教育部長人選,將由前東華大學校長、中央研究院院士吳茂昆接任。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表示,吳茂昆是少見自科學界出身的教育部長,依據過去在東華大學擔任校長、清華大學擔任材料科學中心主任等經歷,相信也嫻熟高等教育事務。

吳茂昆為東華大學第6任校長,任期自2012年至2016年,曾經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退場前夕,發佈公開信《太陽花運動的省思》給全校學生,強調他在那場運動中看到了年輕人理性和平、高度自律、有組織、幾近完美的和平行動,衷心為這些優越感到驕傲,並呼籲現場同學注意安全。

吳茂昆當時信中曾提到,他很感感謝太陽花的年輕人為他上了一堂課,理解到當下的大學生們非常關心台灣的現況、積極參與公共事務並面對社會問題,想法往往超越了當前世代的認知框架,不應該被認為是一群無知的毛頭小孩。

時任東華大學校長的吳茂昆更在公開信中寫到,太陽花學運的起源是年輕人看不見未來的希望,赴外國留學已經不再容易,對年輕人而言,「中國絕對不是唯一的選項」,反而更是必須面對的「強硬對手」。

吳茂昆於2014年4月1日發佈之《太陽花運動的省思》公開信全文

各位東華人:

這個星期天,為了完成週一必須送出的研究計畫書,我關在家趕工,偶而看看電視,了解太陽花運動的同學們,所發動的靜坐凱達格蘭大道的行動。到了晚間約八點,經由報導,看見將近五十萬的群眾參與支持了,這些年輕人理性和平對政府的訴求,而同學們表現出來的高度自律,有組織的規劃,以及幾近完美的和平行動,我衷心為這些優越的青年感到驕傲。

但是,我必須在此提醒東華大學的同學們,雖然發起攻佔立法院,出自學生們對政府 - 包括行政、立法系統 - 政策決定過程的不滿與失望,然而,畢竟這不是長久之計,一個成功的社會運動,必須在適當時機,思考如何退場,同時,也仍要請同學們務必保持理性,確保自身的安全。

看完示威群眾井然有序的離開凱道後,引發我很深的感慨,並感謝這些年輕人給我們上了一堂課。因為幾十萬人出來,表達他們對抗議訴求的支持,我們怎能不深切檢討,反省,到底這些年來我們哪裡錯了?

我的成長過程,正好跨過三個不同大學生的世代。四十多年前的1970年代,我與今天在凱道的年輕人一樣,正在大學就讀,當時是威權統治,白色恐佈就在身邊的年代,政府的工作重心是反攻大陸,年輕人被教育不可參與任何與政治相關的公共事務,甚至不能公開發表與政府政策違反的言論,我們的任務就是好好唸書。

幸而政府有明確、積極的人才培育策略,當時我們年輕人琅琅上口的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因此當時是個「人才外流」的世代,說的好聽些,是個在海外儲備人才的世代。多數的大學生的理想目標,是出國留學,除了給自己找機會之外,也可能是出於不滿現狀而避離臺灣的舉動。即便因故無法出國進修的人,由於上大學的人畢竟還是少數,留在國內也都可以找到合適的工作,大學生們畢業後基本上是有希望的。

到了1980年代後期,臺灣進入一個新的階段,由於蔣經國先生的努力,創造了經濟奇蹟,使臺灣很快的累積財富,社會澎渤發展,年輕人有許多發展的機會,不必到國外發展,在國內一樣可以追求、達成他們的理想。我接觸過的許多這個世代的年輕人,便以「來、來、來,來台成清交;去、去、去,去科學園區」為目標,不再以出國進修為主要考慮,社會也提供了多元的機會。不過,另一方面,年輕人仍有一股無法直接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缺憾,再加上當時解嚴後動盪的政治環境,因此為了增額國代延任問題,引發了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他們提出的訴求,對臺灣的民主政治產生了鉅大的影響,1991年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使臺灣走向更為民主化的道路,而當時的三月學運,也鼓舞更多年輕人投入政治行動、直接參與公共事務,我們的社會也因此更開放,更民主。整體而言,當時的年輕人,大學畢業後是充滿希望的。

2014年的今天,在政治上,我們早已成為可以直接民選總統的民主法治國家,同時,在教育上也發展為有超過160所大學,幾乎每位年輕人都可以進入大學學習的社會。可是,我們民主、法治的理念是否已能充分實現?國家制定的政策是不是給了學生們美好的願景?

今天的大學生,其實是有理想的,有自主意識的,網路世界造就了同學們更多元的學習管道,他們的學識已經遠超過一般課堂上所能提供的學習內容,他們的能力也超越我們的想像。他們非常關心臺灣的現況,也積極參與公共事務,面對社會問題。以校內許多服務性社團多年來的表現為例,他們的成就,絕非我在相同年紀時所能比擬的。對這些年輕學子,我們不應該再認為他們是一群無知的毛頭小孩,我們必須尊重他們的想法,而且他們的想法往往超越了我們這個世代的認知框架。許多人都將太陽花學運又歸為藍綠政黨的鬥爭,真是如此嗎?整個事件真的只是因為服貿協議,還是它只是事件的導火線?

大多數人應會同意,此次事件的起源是因為年輕人看不見他們未來的希望,不知他們未來願景在那裡,他們「來、來、來,來大學;但去、去、去,去那兒?」,去歐、美、日等國家留學已不再如過去容易,因為必須面對強硬的中國對手。去中國嗎?還是去新加坡?這是年輕人要的未來嗎?中國絕對不是年輕人唯一的選項。

今天在臺灣,我們經常為了中國的事務而引發藍綠衝突,造成政令不彰,更缺乏宏觀具體的政策,保護臺灣本土,所以我們經由“看見臺灣"紀錄片,發現美麗寶島逐漸被浸蝕、破壞;不過,我們也從“KANO"電影,看到了團結的臺灣人可以無敵,因此,我們是否應該藉此機會,超越黨派,全國攜手合作、對話,凝聚共識,讓臺灣變得更好,讓年輕人對未來有希望,有憧憬?

的確,根本的關鍵問題在於,年輕人的未來在那裹?我們如何協助他們實現他們的理想?難道我們不能建構一個系統,讓這個世代有能力的年輕人,可應用臺灣的特色資源來創造新興的機會,不僅提供就業,且可藉以恢復臺灣美麗寶島之名?我們是否有可能將臺灣像瑞士或北歐幾個國家一樣,發展成為強調永續、富足、幸福、民主、法治的國度?

我認為這樣的機會是存在的,用全球議題在地解決(Glocalization)的策略,是我們可以實踐永續發展的行動模式。讓我用過去半年多來東華同仁共同努力的一個案例來說明,學生們曾分組針對“為何清明草被稱為窮人的人蔘?"、“龍葵湯是否可以解酒?"等存在已久的民間傳說進行研究,令人驚喜的是,學生的報告有非常意外的結果。

這其中針對清明草的結果特別優異,該結果也促成了生科系的研究生接續下來更深入的探究。經過近半年的詳細實驗,証明清明草的萃取物具有非常有效的抗發炎及抑制肝纖維化的功能,這些結果目前已經向臺灣及美國申請專利。最近學校也已與明基材料簽約合作,希望共同開發清明草的應用。

我們更組成大型團隊,包括花蓮農改場,中研院等單位建立夥伴關係,共同向科技部申請大型跨領域研究計畫。我們預期可以由此衍生具生醫效能之產品,並建構將這些有療效的物種大量培植的技術,移轉給地方民眾,協助地方經濟發展,建構具有原創特色的創新綠色產業。今天,我們強調永續發展,談在地解決全球議題,創造就業機會,或許清明草的開發,就是一個可供參考的案例。

我認識的東華同學們是有能力解決問題的,只要我們將適當的題目交給他們去思考,去找答案。因此,我要呼籲各位同仁,該是我們重新思考、規劃我們的課程的時候了,我們必須設計對學生將來真正有幫助,且對國家社會發展有貢獻的課程。或許我們可以邀請學生一起來討論、規劃,什麼才是他們真正需要從學校學習的知識與能力。

底下這首詩,是我認識的一位今年秋天將上大學的高中數理資優生,在八八風災後,參加世界展望會服務學習營後寫下的心聲:

《我的家鄉在禮納里》(原作共有三首,在此只引用其一)
當最後的浪花在土壤開屏
天上的誰 又補了共工撞破的恨天
這次為時已晚 悠悠離去仍做逝水
橫臥泥濘的老樹早已撐不起家園
嬰孩在殘葉號哭 老者偎著陶壺跌坐
頭目十指交疊 曲膝閉眼
讓我們一起祈禱 災難明天就止
勇敢的族人要循著蛇尾 踏上新的歸途

我不禁自問,假如這樣的學生到東華來就讀,我們要如何培育他?這是我們必須一同思考,如何因應下一階段教育改革的關鍵時刻,讓我們一起努力,為年輕世代創造更燦爛的未來。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