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KMT怎能消費「陳澄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KMT怎能消費「陳澄波」?

本文轉載自《想想論壇》:KMT怎能消費「陳澄波」?

 2016-01-23 12:07
陳澄波(圖片來源:李賢輝使用來自維基共享資源,公有領域條款授權)
陳澄波(圖片來源:李賢輝使用來自維基共享資源,公有領域條款授權)

2016總統大選,國民黨空前慘敗,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請辭國民黨主席;代理國民黨主席的前嘉義市長黃敏惠首次主持中常會,不只呼籲台灣人民再給國民黨一次機會,還引用已故畫家陳澄波的名言:「有熱情才有溫柔、有勇氣才能自由」,鼓勵黨員同志一起努力。

筆者前年和去年曾在【想想論壇】年分別寫了〈請教故宮:「陳澄波」是怎麼死的?〉〈為何課本沒有「陳澄波」?〉二文。兩篇文章都是嚴肅又沉重的歷史故事,卻有超過十萬的點閱分享。很多人告訴我,因為文章他們才認識台灣國寶畫家「陳澄波」,他們知道了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竟曾發生如此令人髮指的歷史血淚。

國民黨,沒有資格提陳澄波。

國民黨,更沒有資格消費陳澄波。

生於嘉義市的陳澄波(1895~1947)被譽為「台灣梵谷」,兩人的境遇也有相似之處。梵谷一生潦倒貧困,生前只賣出一幅油畫《紅色葡萄園》,他卻自信篤定地說:「往後他們會承認我的作品,我死後他們肯定會寫我。」梵谷死後的藝術成果真如同傳奇,可惜他在三十七歲那年舉槍自殺。陳澄波也死於槍擊,他的一生是台灣傳奇,然而歷史課本不只沒有寫,陳澄波的名字還塵封隱埋了三十年。

日治時代的台灣,畫家的社會地位很高,畫作入選日本帝展會是報紙上的頭條新聞。繪畫,也成為台灣人揚眉吐氣的最佳方式之一,而陳澄波的理想就是成為一名畫家。然而家境貧寒的陳澄波一直到十三歲才能到學校讀書,到快三十歲才為完成自己的理想到日本學畫。

捷報很快傳來,陳澄波將熟悉的故鄉街景作為作畫題材,以《嘉義街外》入選日本帝展,成為台灣有史以來以油畫入選的第一人!學成後他一度受聘中國教書,後因戰亂回到台灣。回到台灣的陳澄波,不只和多位畫家創立美術協會,他更致力於將台灣各地名勝都畫入畫布中。陳澄波的畫作,除了最愛故鄉嘉義的圓環、公園、廟宇和街景之外,他的畫作還包括很多台灣本土風景,如阿里山、八卦山、龍山寺和淡水夕照等。(下圖為「嘉義街外」/圖片來源:使用來自維基共享資源公有領域 條款授權)

在那變動的年代,日本戰敗,國民黨接收台灣,人們一度慶祝「光復」。而熱心的陳澄波因曾到中國教書,會說漢語,便被推舉為嘉義籌備會的副主任委員。 陳澄波也加入國民黨並當選嘉義市第一屆參議員。誰知風暴隨之襲來,「二二八事件」爆發,陳澄波擔任「和平談判代表」前往嘉義水上機場和軍方談判卻反遭拘禁刑求,一進去機場,他就被鐵絲綑綁起來毆打。而後送進警察局繼續刑求凌虐,根據史料紀載,跪著的陳澄波,在警察局裡用鐵棒刑到流血,叫他要蓋章承認羅織的罪名。硬頸的陳澄波寧死都不肯蓋章,於是警察繼續刑求,刑到陳澄波昏厥過去,才拉起他的手蓋指印。

最諷刺地,在三月二十五日那天,正好是中華民國「美術節」,台灣一代畫家陳澄波沒有經過任何審判,被冠上「叛亂暴動」的罪名遭到國民黨政府槍決。他怎麼都料想不到,曾經畫筆下鮮彩亮麗、最愛的故鄉嘉義,會成為他的含冤葬身之地。那天,陳澄波跪在囚車之上,雙手被反綁,背上還插著死囚牌,被押著遊街示眾,囚車經過中山路到嘉義噴水池,最後在嘉義市火車站前遭到公開槍決,槍決的那一刻,槍手第一槍沒有打到,又補第二槍才打中陳澄波,一生清白的陳澄波到死前的最後一刻還是挺直軀幹,他沒有向後仰,向前倒了下去。

「台灣梵谷」陳澄波就這麼遭國民黨政府槍決身亡,曝屍街頭。

滿身熱血化作油彩,陳澄波葬身在最熱愛的嘉義街頭,這是一幅最淒冽的死亡之畫。


陳澄波遇害時所穿著之襯衫(圖片來源 :LY 。 使用來自維基共享資源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條款授權)

陳澄波沒有絲毫畏懼,他和梵谷一樣充滿自信,生前曾對妻子張捷說:「我留下的圖畫,以後會庇蔭你們,使你們生活改善,不用煩惱。」在當時肅殺環境之下,沒有人願意幫忙陳家人,他們只好拆下家中的門板把陳澄波曝屍街頭的遺體運回家。那時也沒人敢開死亡證明,直到半年後才由鄰居賴甲寅醫師協助開立,死因寫著「變死」。

而最勇敢的是陳澄波的妻子張捷,她就像台灣傳統女性一般堅強,當時儘管家中頓失支柱,在那風聲鶴唳的威權年代,張捷女士仍然鼓起勇氣,花錢請來攝影師為陳澄波拍下最後的遺照。張捷女士細心地把這張照片藏在陳家神主牌背後幾十年,她更妥善保存陳澄波遭槍決時身上穿的血衣,一個一個彈孔都清晰可見。當大家噤若寒蟬,為怕惹上麻煩將陳澄波畫作當做金紙燒掉的時候,她悉心保存手上所有的陳澄波畫作,經過漫長的等待和蟄伏,終於盼到幾十年暗不見天日的威權歲月過去,所有證據終於一一重見天日。

歷史不能遺忘,經驗必須記取!陳澄波沉冤的積雪如同他生前最後畫作《玉山積雪》一般,終召得雪。台灣逐步走向民主之後,陳澄波的死亡戶政檔案也被揭密展出。有愈來愈多人知道這段不為人知的歷史血淚。遺憾的是,過去歷史已被刻意隱略;在去年陳澄波120歲誕辰那天,《維基百科》裡關於陳澄波的篇章,所有「國民黨」的字樣都遭到刻意刪除。對於這些難以抹去的傷痕,國民黨是否依然沒有任何愧疚和歉意?

「國民黨」不曾為虐殺台灣國寶畫家陳澄波道歉,

「國民黨」不曾為幾十年扼殺台灣歷史記憶道歉,

「國民黨」不曾為所有不公不義向台灣社會和台灣人民道歉;

如今因為敗選,曾任嘉義市長的代理主席,竟然還好意思引用被國民黨政府槍殺慘死在故鄉嘉義的陳澄波名言!

轉型正義不能再等!歷史是一面鏡子,照亮過去,照亮現實,也照亮未來,斑斑可考的歷史真相不該再被掩蓋,唯有了解歷史不再重蹈錯誤,台灣才能真正實踐轉型正義!

(本文轉載自《想想論壇:KMT怎能消費「陳澄波」?》特此致謝。)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