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追尋自由與人權——2018年漢堡「中國時代」另一種聲音(之一)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追尋自由與人權——2018年漢堡「中國時代」另一種聲音(之一)

 2018-09-07 16:28
「中國時代(China Time)」由德國漢堡市政府每兩年舉辦一次,名目繁多的節目,一方面展現了現代和傳統的中國風貌,另一方面刻意渲染中德兩國的友好關系。圖/獨立中文筆會提供
「中國時代(China Time)」由德國漢堡市政府每兩年舉辦一次,名目繁多的節目,一方面展現了現代和傳統的中國風貌,另一方面刻意渲染中德兩國的友好關系。圖/獨立中文筆會提供

9月的漢堡,天朗氣清,惠風和暢,這個北德的港口城市和上海從1986年就結為友好的姐妹城市,相互之間的商貿往來和文化交流十分頻繁。自2006年起,漢堡市政府每兩年舉辦一次「中國周(China Wochen)」系列活動,活動時間約20天左右,現在又到了這個節慶的季節,空氣中洋溢著濃郁的中國氛圍。

「中國周」前些年已經更名為「中國時代(China Time)」了,今年是第七次舉辦,自9月1-23日期間將舉辦超過150場活動,包括展覽會、音樂會、講座、論壇、朗誦會、戲劇、電影、旅遊以及美食競藝,內容涵蓋了經濟、法律、政治、藝術、文化與教育等各個領域。

名目繁多的節目,一方面展現了現代和傳統的中國風貌,另一方面刻意渲染中德兩國的友好關系。8月31日,本屆的「中國時代」開幕式在漢堡市政廳禮堂正式揭幕,有中德政商界人士300余人出席,堪稱盛事一樁。

漢堡前市長奧拉夫·紹爾茨(Olaf Scholz),曾任德國社會民主黨總書記、代理黨首,聯邦德國勞動和社會事務部部長,2018年3月,被任命為德國副總理、財政部部長。以往他主政漢堡時,非常註重跟中國的經貿關係,對每兩年一次的「中國時代」節慶十分著力,他自己也往往親自參加其中一些活動。漢堡新市長彼得·辰切爾(Peter Tschentscher)上任後,對第七屆「中國時代」活動進行了補充,他表示:今年的活動,「將有助人們從各個視角了解中國的生活、經濟、語言和文化。」

以往「中國時代」為期兩至三周的上百個節目中,絕大部分是中國官方所提供的,明裡暗裡都夾帶著宣傳中共的「偉、光、正」的意圖,讓西方社會看到中國的飛速發展、科技創新、繁榮富裕、錦繡山河、悠久文化,反正要給人一種「中國月亮比外國圓」的印象,非常偏離事實。特別是跟漢堡大學合作的孔子學院也在整個活動的框架中扮演著一定的角色。德國的媒體已經多次批評中國官方利用這種文化交流的場合,進行包裝販賣「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優越性。這次既然應社會上的要求,「中國節」要有不同的視角和聲音,因此漢堡地區的一些德國社團,比如:德國西藏倡議協會、被脅迫民族協會、德國西藏人協會等社團,聯合籌備了一組主題為「追尋自由」的電影與講座系列活動,希望更加真實地反映中國的現實狀況。

「另一種聲音」的內容包括:廖亦武新書《三個無效簽證與一本死亡護照》讀書會;烏爾裏希·德利烏斯談:中國高科技發展的兩面性,他的講座非常尖銳地指出,中國政府完善並提高了網絡監控,對普通民眾,異議份子、特別是對維吾爾族的人權侵擾與迫害加劇;達賴喇嘛的歐盟特使格桑堅讚(Kelsang Gyaltsen)談西藏的苦難,是本世紀人類悲劇之一;電影與影評:《最後的達賴喇嘛》、《帕沃(PAWO)》(西藏語「英雄」)等。這些節目鮮明地指向中國極權體制的陰暗面和欺淩剝削少數民族的現實狀況。節目都被編入漢堡「城市脈搏」的正式中國節的日程之內,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參與發出「不同的聲音」的幾位代表,都十分明確地發表了他們的看法:

被脅迫民族協會會長烏爾裏希·德利厄斯(Ulrich Delius),一邊比劃著手勢,一邊說:「近年來,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呈上升趨勢;而中國的人權問題、民族問題,卻每況愈下,其惡化的發展令人擔憂。為什麽會出現這樣的兩個極端?應該是中國集權統治的原因。此外中國佔領先發展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應用,有正反兩面的效果,很多人還只看到有利有效的一面,卻不知隱藏在暗處的魔鬼也是與時俱進的。」

被脅迫民族協會會長烏爾裏希·德利厄斯(Ulrich Delius)表示,近年中國經濟飛速發展,而其人權、民族問題,卻每況愈下,惡化發展令人擔憂。圖/獨立中文筆會提供

德國西藏倡議協會負責人赫爾穆特·斯得克爾(Helmut Steckel)說:「漢堡以往的歷次『中國時代』活動,竭力渲染了對中國的溢美與褒揚之詞,只是從陽光面來介紹與推薦中國。今年略有不同,在漢堡市政廳禮堂的開幕式上,幾十個公司和機構與個人都在吹捧中國,但是卻有兩個「異音」,一個是我為西藏的自由、人權呼籲,另外一位是為法輪功群體聲援的。」

德國西藏倡議協會負責人赫爾穆特·斯得克爾(Helmut Steckel)認為,漢堡以往的活動,竭力渲染對中國的溢美與褒揚,只是從陽光面來介紹與推薦中國,今年則不同。圖/獨立中文筆會提供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說道:漢堡市政府數次舉辦這樣的「中國節」,提供內容豐富的有關歷史、文化和科技的節目。他們向漢堡市民,向德國民眾傳遞與宣傳了中國的陽光與繽紛,中國夢想與經濟速度等。但是任何高科技的發展都會帶來一些「副作用」,引起社會問題、倫理問題甚至引發法律的爭議。我們在現代人類科學發展史上經常看到這種情況,科技領先,但是伴隨而來的思想和社會問題的討論遠遠落後於形勢。直到問題發生了,再來檢討反思。現在我們面對電子業的突飛猛進,但人的思維和應變根本就跟不上。更何況還有一個專制體制站在這種高科技後面,這是雙重的危機和恐怖。中國的社會問題積重難返,比如:人權問題、民族問題、貧富差異、弱勢群體、言論、寫作自由等等,高科技成為專制政權的工具,在這些領域扮演幫兇的角色。

廖亦武的新書《三個無效簽證與一本死亡護照》讀書會,在漢堡阿巴頓電影院(Abaton)舉行,這是漢堡比較老的電影院,雖小卻非常出名,就座落在大學區。Abaton一詞源於希臘,意思是「不可進入」,也就是「禁區」的意思。這裡經常放映一些別緻脫俗的影片,一般通俗的電影院都不願意放映的冷門電影,往往能在這裡看到。近年來,該影院也不得不為稻粱謀,放下身段,有時也放映一般熱門的片子。不過電影院往往開放給一些組織作為討論會的會場。

本日的讀書討論會開始時由烏爾裏希誦讀了廖亦武新書的選段,這是作者廖亦武描述他於2011年戲劇化地通過越南邊境,逃到德國的真實經歷。接著就是廖天琪與廖亦武的對談:2011年春天,四川的公安警告廖亦武,他那本關於坐牢四年的獄中記實《證詞》不可以在德國出版德文版,否則他將「在劫難逃」。但是亦武終於還是在幾個月之後,於6月底七月初,悄悄地越過越南邊境,逃到德國。他人一到柏林就造成媒體的轟動,三週之後他的《證詞》的德譯本《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就問世,立即熱賣,成了當年的文化盛事。但是不久他的好友李必豐被抓,大家猜測是否老共藉此來報復逃離共和國的廖亦武,雖然李必豐判刑的罪名是經濟犯罪。

廖亦武敘述了他這位倒楣的文友李必豐的一些故事。他說,李必豐是他的獄友,因參加「八九學運」入獄,後來他又三進三出牢獄,前後嘗試過7次逃亡,但一次次失敗,至今還在獄中。等到他刑滿釋放的2022年,就在監獄度過24個春秋了。廖亦武說,傳聞李必豐被抓被判,人們說成是因為協助了廖的逃亡,這是絕對荒謬的,亦武強調,李必豐自己都一次次失敗,我怎麽會需要他的逃亡指導與幫助?我的逃跑與李必豐沒有一點關系。廖亦武說這本新書《三個無效的簽証》裡,講述的就是自己的逃亡過程,要說他在逃亡過程中得到過誰的幫助,那其中一個就是現在站在他旁邊的這位,廖天琪點點頭說:「我才是該進監獄的人」。

廖亦武於2011年抵達德國,至今在德國著名的漁夫出版社出版了8本書,諸如:《坐台小姐和農民皇帝:中國底層社會》,《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來自中國監獄的見證》,《子彈鴉片—天安門大屠殺的生與死》,《輪回的螞蟻》等。並獲得了10個國際知名的獎項,比如:2011年德國圖書行業協會「紹爾兄妹獎」,2011年德國廣播協會「最佳廣播劇獎」,2012年德國圖書和平獎,2013年德國阿夏芬堡「公民勇氣獎」,2013年法國文學與藝術軍官勳章,及同年的卡普欽斯基國際報道文學獎等。今年廖亦武又將在美國獲得哈維爾圖書基金會頒發的哈維爾人權獎。

廖亦武說:作為中國底層的作家,能得到著名的出版社幫助,得到社會各界讀者的喜歡,這是一種自我價值的實現,也使我在德國感受了言論與寫作的自由。廖也談到:寫作之外,我還會繼續關心國內的作家人權情況,關心身陷囹圄的異議作家、民主人士,我的筆為了他們的自由,為了自由精神會不停的寫!

 廖亦武表示作為中國底層的作家,能得到著名的出版社幫助與社會各界讀者的喜歡,是一種自我價值的實現,也使他在德國感受到言論與寫作的自由圖/獨立中文筆會提供

烏爾裏希還談到了劉曉波,談到了劉霞,為劉霞來到德國,獲得真正的自由而高興,烏爾裏希說:在這裏,我們要特別感謝廖天琪和廖亦武,這幾年為了劉曉波的自由,為了劉霞的自由,他們不斷地給德國各界寫信為他們夫婦吶喊與呼籲,並在德國社會組織聯署簽名等,今天劉霞的到來,我們在為她高興的同時,再次感謝兩位廖姓朋友!

誦讀會上,也談到民族獨立問題。「這個帝國必須分裂」,這是廖亦武榮獲德國書商和平獎的授獎儀式上演講的題目,以後又以此題目出版了一本書。這次誦讀會上提及這個話題,廖亦武說:我們四川在歷史上,就是獨立之國——「巴蜀」、「成漢」等,自古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四川有的是好酒,五糧液、瀘州老窖等,川菜聞名天下,川人精於烹飪與飲酒,我們大可選個廚師做總統。廖天琪問道:四川獨立?那麽西藏呢?廖亦武回答:四川與西藏和平共融,要把西藏納入中國版圖的人在北京,我們四川人跟藏人是鄰居,不會反對西藏獨立。廖天琪說:借助於今天漢堡的「中國時代」活動,我要為西藏、維吾爾、南蒙古、香港的自由獨立運動吶喊與聲援,台灣就更不用說了,台灣原本就是獨立的國家,作為台灣人我很驕傲。兩人的對話引來熱烈的掌聲。誦讀會最後由廖亦武的簫聲作為結束,接著人們排隊買書,並由廖亦武當場簽名。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與廖亦武的精彩對話引來熱烈的掌聲。圖/獨立中文筆會提供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