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從「清國奴」談起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從「清國奴」談起

 2018-07-13 10:50
「二二八事件」時,國府派兵濫殺台人二萬以上,不把台灣人當人看,更別說是當作中國人了,哪像是對待自家人的行徑?(二二八事件失蹤受難者追思會。圖/張家銘)
「二二八事件」時,國府派兵濫殺台人二萬以上,不把台灣人當人看,更別說是當作中國人了,哪像是對待自家人的行徑?(二二八事件失蹤受難者追思會。圖/張家銘)

日本人據台時譏罵台灣人為「清國奴」,惹得台灣人憤怒不服,甚至拳頭相向。台灣人自認是泱泱大清帝國的國民,雖因割台屈膝於小小倭國,淪為殖民統治下的日籍二等國民,心底仍以清國人自居。依我看,日本人旁觀者清,說的沒錯,台灣人的確是清國奴,台灣人當局者迷,反而不自察覺。台灣人歷來受制於外來政權而淪為順民奴才,隨著主子的更替而易服變語,與主子混同,如入魚肆久而不聞其臭,麻痹宿命,不知「台灣人」為何物,甚至盡忠輸誠而引以為榮,清代有效忠官府的義民,日據時代有為虎作倀的御用紳士,國府時代有攀附巴結蔣家的台籍黨官商賈。台灣人當盡了荷國人、明鄭人、清國人、日本人、中國人,就是不曾當過台灣國人。因此,台灣人不僅是清國奴,先前也是荷國奴、鄭國奴,往後又是日國奴、中國奴,代代為奴,何曾當家作主?別小看「清國人」與「清國奴」只一字之差,細枝末節無關緊要,其實兩者大有區別,而且滋事體大,關繫台灣的前途,不是我危言聳聽,台灣的過去、現在、未來,國家的命運與子孫的禍福,沒有比它更重要的課題了。「清國人」表示歸化於滿清、不再是台灣人,「清國奴」表示宰制於滿清、不失為台灣人,前者抹殺自我依附外人,後者堅守本位有待翻身。當年台灣人若聽信日本人的當頭棒喝,搞清楚兩者的差別,痛定思痛覺醒過來,確認自己是台灣人而非清國人,則國運自己掌控,歷史勢必改寫,或許台灣國早已誕生了,不致一再被外來政權統治,百年後的今天,還在苦苦掙扎,追求出頭天。

首先,中國自以為是天下最優越的國家,外國皆夷狄野蠻之邦,中國人生於王道樂土應當感恩,卻自棄王化移居番邦,簡直大惡不赦,海外移民遂成了中國所蔑視的天朝棄民,而不再是中國人,若遭殺戮,孽由自作,朝廷概不聞問。中國歷來認定台灣是化外之地不屬中國,不把台灣移民當做中國人,明廷聽任荷蘭人奪取台灣,台民自生自滅,受盡欺凌,淪為荷國奴。

鄭成功亦視台灣為異域,走投無路才驅荷據台,做為亡命避難的暫棲之所,侵佔土地,劫掠財產,將台灣的資源與人力傾注於反攻大陸,無顧移民生計與後世福祉,台灣人遭受輕忽與利用,再度淪為殖民,說是鄭國奴亦不為過。

滿清是異族,入主中國,滅鄭佔台,即欲放棄台灣,經施琅上疏力爭,才不情不願地納入版圖,但仍視台灣為「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的番域,兩百多年後迫於時勢才肯設省;歧視台人為賤民、奸民,採行棄民政策,治理台灣不同於其他各省,沿襲荷、鄭的殖民手段,壓制剝削,隔離侮蔑,難怪引來「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既然視台灣為番域、台人為棄民,哪會有「吾土吾民」的愛鄉護土情懷?一旦有事,棄之如敝屣,割讓與日本,做為戰敗求和的戰利品。台灣人就像被陌生外客勉強收留的家奴,輕蔑虐待不停,最後轉讓給他人,本質上可謂清國奴。

台人倉促拼湊出「台灣民主國」,標舉「台灣」,好似覺醒自主,卻是不然!掛羊頭賣狗肉,底子裡「恭奉正朔,無異中土」,換言之,台灣人被拋甩如棄奴,卻還哭哭啼啼拉著滿人的衣角,死皮賴臉硬要當清國人,可憐亦復可悲。而滿清不把台灣人當清國人看待,簡大獅的事例,明示無疑:他拚死抗日,在台力戰而退,避走廈門,搜購武器支援島內,請求清政府庇護,卻不料被引渡回台,絞死於台北監獄,他曾憤慨自白:「我乃台灣清國之民,------,清國應視我為義民,------,糾集萬餘人,血戰百餘次,已無愧欠於清國矣,------,反而招致如此結果」,投靠「祖國」竟遭「祖國」出賣!原來台灣人不是清國人而是清國奴、清國不是台灣人的祖國,他痛悔已遲,死不瞑目。

日本殖民台灣,實施奴化政策,歧視欺侮台灣人,不把台灣人當做日本人,台灣人淪為「日國奴」,這些事實甚明,自不待言。台灣人不事異族,廿年武裝驅日,功敗垂成,放棄武力抗爭之後,台人有四種選擇:(一)死心塌地歸化為日本人,(二)在體制內改革以爭取台人權益,(三)心繫中國進而投奔依附當中國人,(四)民族自決、獨立建國。分述如下:

第一類人改朝換代沒奈何,誰當主子都一樣,認命歸化為日本人,如同先前歸化為清國人一般;有些人更而效勞賣命,包括早期奴顏卑膝、甘受豢用役使的「三腳仔」,如辜顯榮、許丙、簡朗山;以及後期日治教育下以日本為榮而思報效的青年。他們樂於當日本人,不願當台灣人。

第二類人在日本的轄治下,從事政治、文化、工農的抗爭,力爭台人的權益,如「新民會」謀求民權、撤廢惡法,《台灣民報》為民喉舌,以及「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文化協會」、「農民組合」、「工友會」、「民眾黨」、「地方自治聯盟」等,這些抗日志士寧為日國奴(台灣人),不當日本人。

第三項選擇,乃癥結所在,有詳細探討的必要。台人絕大多數不認同日本人,但多自認是漢人,隸屬日據之前治台的異族滿清,民國之後,雖然國民政府並未領台,仍由「清國人」順延而為「中國人」;有些人不認同異族滿清,追溯至二百餘年前棲台的漢族明鄭,如林獻堂在所撰〈台灣通志館之使命〉,及黃純青對該館刊的題詩有「逐日驅荷抗滿清,精神描寫鄭延平」之句,與清國劃分界限,自稱明朝遺民而非清國人,在滿清統治下而不認同滿清的明朝遺民,豈不就是亡國的「清國奴」嗎?他們腳踏台灣而心存中國,以中國人自居,有別於日本人,但絕少以台灣人自居,有別於中國人。台灣人而不以台灣人自居,卻去認同中國人,理由何在?緣於先前清國奴卻自認為清國人,再加上台人精英的宣傳,尤其是文化協會。文化協會係台人精英的集體傑作,以自力救濟方式推廣民眾教育,在日治愚民教育體制之外,傳播世界新知與中國文化,灌輸中國意識,致使台灣人心繫「祖國」(中國),並未產生台灣意識,雖然倡言「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實則造成「台灣是中國人的台灣」,反而毒害人心,禍患無窮,戰後日本投降、國府接收時,台人迎向中國任其收編,再次淪為殖民,數十年來歷盡浩劫,便是明證。這麼悲慘的結局,實與「中國意識」息息相關。

「忠魂沖漢室」的蔣渭水,以意象的中國為祖國,看的是中國書,講的是中國事,宣揚的是中國意識,陷入中國情結的泥淖而不能自拔,心甘情願仰附中國,腦子裡並沒有當家作主的台灣意識。其弟蔣渭川更是盲戀中國極深的「祖國派」(等於當前的統派),為官喉舌,偏袒中國,效忠於國民黨,難免加害台灣。這些人坐而言,另有人起而行,例如一九一三年因袁世凱陰謀稱帝,翁俊明偕杜聰明赴北京扮刺客,意圖以霍亂菌投入自來水系統,毒殺袁梟,任務未果,身為日籍台灣人為何干涉鄰國內政?原來他以中國為祖國,以歸宗祖國為一生職志。有些人嚮往意象中美化過的中國,留學遷居,吳濁流、林逸松等人「祖國夢」破滅,失望而回台;黃朝琴、謝東閔等「半山」則執迷不悟當中國人,參與中國事務,隨蔣政權來台,繼續幫助蔣家統治台灣、欺壓台灣人。

第四項選擇,空白從缺,亦是癥結。當民族自決的浪潮席捲全球,眾多殖民地紛紛衝著列強要求獨立,同是列強統治下的殖民地台灣,卻出奇的不見動靜,賢能的父祖輩精英竟沒有自決獨立的想法與作法,與其他殖民地大不相同,著實令人納悶費解。戰後愛爾蘭、印度、印尼、緬甸、馬來西亞、菲律賓、------等,順利建國,反觀台灣,終戰之際,沒有自主的目標與準備,而且多數人不想當台灣人,硬是要當中國人,恨不得早日「回歸」中國,便不遑抉擇地投身中國,屈居附庸任由併吞,拱讓主權聽憑耍弄,結果換來台灣史上最血腥的「二二七大屠殺」、最長期的戒嚴、最淒厲的白色恐怖、最不堪回首的災禍。這是前輩的作為(說是「無作為」更恰當些)所造成的後果,他們在天之靈看著我們後代呻吟哀號、受苦受難,能心安理得嗎?日據時代的台灣精英,多存中國意識,而無台灣意識,只想當中國人,不知要當台灣人,只想依附中國,未能開創新契機,引領台灣邁向獨立建國之路,反而誤導陷在統派親中的死巷,甚而驅入中國魔掌,害慘了台灣人,五十年來不得翻身,令人扼腕;又把獨立建國的重擔丟給子孫,拋顱灑血、掙扎犧牲,數十年後才得起步,令人憤懣。我暗罵他們何以沒為子孫選對了路?我懊惱他們何以聰明有餘而智慧不足?癥結所在即是誤以清國奴為清國人,台灣人偏偏要當中國人。我們這一代若不能矯枉歸正,邁上獨立建國的康莊大道,反而再次把擔子丟給下一代,我們忍心嗎?讓子孫也來臭罵我們無能不智,我們安心嗎?

國府進佔台灣,認定台灣為戰利品,可以任意需索搜刮;沿襲舊有的傳統觀念,歧視台灣的心態一如清朝,不把台灣當做自己的國土家園,不把台灣人當做自家的中國人,對待台灣截然不同於大陸各省。首由行政長官公署秘書長葛敬恩揭開序幕,他公開輕視台灣是「次等領土」「邊疆」、台灣人是「二等國民」;

陳儀亦不認為台灣人是中國人,而有歧視與差別的政策。於是,惡法亂政,劫收掠奪,獨佔資源權位,排擠裁汰台人,台灣成了這些外來強盜的獵物,哪像是「回歸祖國」應有的待遇?「二二八事件」時,國府派兵濫殺台人二萬以上,不把台灣人當人看,更別說是當做中國人了,哪像是對待自家人的行徑?隨後數十年鐵蹄魔爪、特務橫行的白色恐怖,台灣人動輒得咎,冤枉獲罪或喪命的,不知凡幾,比日據時期還可怕,哪像是中國人治理「中國人」?台灣人簡直是「中國奴」!國民黨施行「愚民政策」,哄騙台灣人說是中國人,又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可千萬不能讓台灣人察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中國人不把台灣人當中國人」的真相。歷史不幸重演,身為中國奴卻自以為是中國人,台灣人遭中國人欺侮打殺,卻還執迷要當中國人,甚至趨炎附勢、助紂為虐,進而亟欲統一於中國,永世當中國的奴才!試看當前郝柏村、梁肅容以及連戰等老國民黨員,以及「外省人」第二代的「中國新黨」人士,抱持中國人的心態,執意要把台灣奉送給中國,不把台灣人當中國人,不管台灣的前途與生機;更奇的是,

竟有台籍人士傻呼呼地加入其陣營,不知所為何來?另有林洋港之流,風塵僕僕地踵步於「統一」路途,非要當中國人不可。這些統派人士,由來有自,無非沿襲歷來的謬誤,「目珠被屎糊」,不知自己是台灣人,寧可自認為中國人,其實是當中國奴。

當今台灣人若還不覺醒,搞不懂清國奴與清國人的差異,台灣人與中國人的分別,繼續走錯路線,而致貽害子孫,仍舊迷糊地以「中國人」這頂緊箍兒自我套牢,如何跳得出如來佛掌心?何日出頭天?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