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橋的角色:畫廊風雲四十年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橋的角色:畫廊風雲四十年

2017-09-17 07:32
作者:劉煥獻
譯者:
出版社:藝術家
出版日期:2017/8/12
官方網址:

作者介紹

劉煥獻/東之畫廊創辦人,畢業於臺北師範藝術科及師大美術系,曾任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總召集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理事長。1987年成立東之畫廊,以「專業經理」及「誠信原則」,首先介紹前輩畫家之經典作品,樹立良好口碑;而後策展臺灣「中堅輩畫家」之展覽,並提拔當代藝術新秀。以豐富而專業的藝術行政經歷,耕耘臺灣當代藝壇,見證臺灣文化創意產業及畫廊生態的發展歷史。

每個人,自當扮演「橋」的角色。
我在台灣美術的園地,落地耕耘。
我有一個夢,想搭起一座美麗的橋,
交織建構,雙向進行論藝術,
因為有方橋,平行無距離。
橋的縱橫方向意味著,
這是一場學術與市場雙向的橋樑。
文化傳承與自由演化,進行交流,
畫廊或許正扮演著平行與交叉的半個角色。

在藝術經紀的語境中,畫廊為觀眾與藝術品搭起了一座平易近人的溝通橋樑。作為東之畫廊的創辦人與經營者,劉煥獻築橋40年,今以從事畫廊經營40年的人生閱歷,現身說法,為讀者講述台灣畫廊發展的成長故事!

全書集結51篇精采短文,收錄包括藝術家展出前的來回協調、達官政要冠蓋雲集的開幕趣談,以及沒沒無聞畫家一夕變身巨匠的藝界經緯。劉煥獻以第一線文化人的觀察視角,透過珍貴的親身見聞,帶領讀者回顧畫廊經營的箇中滋味,以及縱橫台灣藝術市場40載的高潮起伏,為目前仍餘留大片空白的台灣藝術市場歷史,繪上經過年歲淬鍊的動人彩筆,是本值得細細品讀的藝術產業發展回顧史。

精選書摘:【東之畫廊創辦人】劉煥獻的四十年文化觀察!

導讀/自序

2009年3月24日,在謝里法的新書《紫色大稻埕》發表會後,藝術家雜誌何政廣兄,要我寫一本關於台灣美術「畫廊」歷史的成長故事,正好我從事畫廊經營卅年,那年也邁入人生70,回顧台灣「藝術市場」之起起落落,似乎也有說不完的故事。讀完謝里法的《紫色大稻埕》,他是把它那本30多年前寫的《日據時代台灣美術運動史》最初段部分(約1920-1940)年代改編成活生生的舞台劇,故事開始發生在台北的「大稻埕」。我的「畫廊」經營卅年的過程,也正像是跟隨著里法兄的「美術運動史」,在有限的「畫廊」空間內,將藝術家的原汁作品,搬上「畫廊」的舞台牆面,每一幅展出的作品,也有很多背後敘述的人、事、物。

我跟謝里法的舞台故事,有很大不同的地方是,他這本《紫色大稻埕》內的故事,是以文學小說方式加以想像改編,很多會話內容是在「如幻是真」,活潑生動的表演。而我在「畫廊」展出的作品,卻是「真實」的原作展現。如郭雪湖的〈南街殷賑〉原作品,在「東之畫廊」展出之後,不久就被台北市立美術館收藏了,顏水龍的法國坎城海灘油畫原作。展出之後,被台中國美館收藏。而舉辦「任瑞堯畫展」之前,是畫家從大稻埕離別台灣返回廣東家鄉60年後,我寫信邀請他老人家返台舉行個展,時為1989年末,郭雪湖與任瑞堯二位畫中男主角,真人真事在「畫廊」畫展中同時出現,一起回顧童年在大稻埕之趣事。我能親臨現場,傾聽他們的繪畫生涯故事,何其有幸,要比謝里法兄寫出來的小說,更感覺有「真實的存在」,二者間,不禁使我彷彿走入時光隧道,在大稻埕的大街小巷之間遊走。事實上,畫展結束之後,任瑞堯還親自要我帶他重遊舊地,而我也樂意反讓他老人家當導遊,回到迪化街上重溫舊夢,還手指著那一間房子是蔡雪溪老師的畫室,以及這曬穀廣場一邊角落,與郭雪湖倆小玩樂踢毽子的地方,而走到民生西路374號(上真香食品)亭仔腳前,回憶兒時與楊三郎在此店家前,試吃烏魚子的糗事。

如此之類,因為有說不完的故事,特別是前輩藝術家們,只要親臨「畫廊」會場,記下來就是一篇篇活生生的歷史。而我是因為較早經營「畫廊」的緣故,有幸與他(她)們相識、相聚。或有些前輩已逝者,如陳澄波等,則與其夫人或女兒家人,一起體會藝術家生前的豐富人生,創造了不朽的作品內涵,在艱困中,享受他(她)們創造出來的美感。而何政廣兄也開始順利出版了「台灣美術全集」之首冊《陳澄波》。李梅樹、李石樵、李澤藩、陳進等的畫展,也促使他(她)們家人,完成設立私人「美術館」的心願。而「台灣美術」在「畫廊」所扮演的角色,似乎也格外顯得重要了,如此不得不答應政廣兄的邀約,以自我的成長過程與大環境變遷的角度,延展出台灣「畫廊」在前卅年的風雲變化。

時間過得真快,這本書還沒有出版,謝里法的小說已改編拍連續劇了,而我的畫廊歷史又多了10年,這10年變化更大更多,只好將書名改為40年。

年近80,前40都是別人給我的,父母、師長、親友、社會,給了我很多的養分,後40及今後,都將給了別人,自當扮演「橋」的角色,經營「畫廊」,正好滿足了我一生的夢想。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