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論】幾個面向看中國面臨大崩潰(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論】幾個面向看中國面臨大崩潰(上)

——2031年中國將爆發政治和社會實體的崩潰

 2018-01-09 11:48
中國何時崩潰,以哪種方式,從哪個地方,哪個機構點燃崩潰,成了國際上一些學者專家大感興趣的問題。圖/民報合成
中國何時崩潰,以哪種方式,從哪個地方,哪個機構點燃崩潰,成了國際上一些學者專家大感興趣的問題。圖/民報合成

一個政治組織或社會,突然一下子解體或者喪失功能,而由另外一個形式的社會所取代,或混亂不休、久久無法重新建立秩序,此謂之大崩潰。

2千年前希臘城邦國所組成的鬆散的大社會與當時中央集權的波斯帝國成為尖銳的對比,但此仍是尚未失序的社會。

歐洲中世紀的封建組織逐漸被後來的民族國家和社會所取代。或者由於工業革命以及思想和科學革命,慢慢地帶動了原來的社會改頭換面。又如社會結構改變,由大家族換至小家庭;政治結構也一樣,由家族貴族統治不是一下子變成民主法治制度。這些都是典範的逐漸改變和社會逐漸變化,這些都不算崩潰。

我們可以從人類的歷史演進得知,一個社會或政治組織是由血緣的家族、個人獨裁和專制的帝國政治,逐漸朝向由個人或個人組成的團體或政黨,走向一人一票在公共論述中決策的民主法治。這也是社會主義者或共產主義在19世紀中葉迄20世紀初所大聲疾呼的,政治要由普羅大眾,即佔多數的工農和一般貧苦大眾來主政,走向社會安全福利制度,而不是由少數的資產富裕和權勢階級來掌握一切。因此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是舊的帝制貴族社會一下子垮台,即崩潰;而上述的共產黨(布爾雪維克)以武力推翻帝俄的政府改為共產社會,這是革命,但也是舊社會的崩潰。

組織一下子垮台,支撐舊政府和社會的價值系統也換了,這就是所謂的崩潰。不幸的是在中國,雖然號稱由中國共產黨領導,但骨子裡,政治上仍然一黨專政或者由黨中極少數有力者掌握,與五千年的天子和皇權至上的政治,殊無二制。中共的崛起算不算國民黨崩潰?還是「皇權至上」,可以看做是「復古」?

經過建政半世紀以上,中國的經濟社會仍然由少數權貴統治階級一把抓,仍然官商勾結貪汙流行,跟5千年的傳統仍一脈相承。不寧唯是,為非作歹的不僅官商而已,早已擴大至軍隊、婦女及大小公務員,墮落到「無官不貪」,無人不貪的地步。

中國何時崩潰,以哪種方式,從哪個地方,哪個機構點燃崩潰,成了國際上一些學者專家大感興趣的問題。本篇先討論從哪裡崩潰談起,下一篇進一步分析到底是怎樣崩潰的,又約在哪一年會崩潰,是全部崩潰或一大塊、一大塊地崩潰。

一般說來,社會科學中的政治學、社會學、歷史學都對於一個組織的解體或社會的大崩潰感到興趣和有一點研究。坊間此類的研究報告和書籍也有一些,很容易取得。以下我們綜合地分析一下,中國那麼一個領土龐大、人口十三億而又歷史文化幾乎幾千年來變動不大的「怪胎社會」,到底會從哪方面開始「突然」崩塌。我們試著從以下幾個面向(aspects)來分析一下。

一、人民與政府間的互信成了問題

也可以說政府的公信力出了問題,在共黨國家,特別是中國這類集權經驗歷史悠久的國家,人民從來就不受政府信任,人民也不能自由結社,幾千年來,互信原本就是不存在的。

統治階級不管是同族或異族的皇親國戚,只要腐敗得不過分,做慣順民的中國人民是可以原諒他們的。譬如異族的滿清入主中原,幾次狠狠地撲滅「反清復明」的動亂和反叛後,良善的漢民族也擁抱這些外來的異族殖民統治者,全不思及揚州十日、嘉定三屠,還大加盛讚乾嘉盛世,與漢唐共稱中國歷史上三大盛世(但每一盛世,都也發動戰爭,擴大領土和殺戮成千上萬的反叛分子和無辜人民)。

因此統治者是否腐敗不得民心,即公權力(武力)是否流失,才是崩潰與否的重點。只要公權力還能施行,凶狠地將人民教訓一頓,不管是異族或同血緣,江山還是可以保得住的。

最近幾年,中國的維穩費用一直躍升,自2010年武警(名目上的而已)年經費已高達1,313億美元,逼近國防費用。而從2015年起,維穩費已高過國防費,高達2,000億美元,足見,中國人民的抗爭或「反叛」,已達到警戒線的地步。據說,抗爭或聚眾滋擾等已達年爆發近2萬件了。

再觀察一下這一兩年中國大力控制網路和媒體,將人民約束在較無「雜音」的「鳥籠」裡,2018年開始,據云,全面入網,每人一卡的社會信用卡有能力將全中國人民以無形的制度關入「動物實驗室」。如此說來,中國當前的公信力和公權力都已達到令人擔心、關心和好奇的地步。不過,到底會在哪一方面、哪一個確實的社會組織裡發生崩潰的爆炸點?只能猜謎了。

二、制度或組織方面的衝突

經濟方面,中國是否會突然由於政府的無能,GDP的不斷下墜(中國的經濟發展自2015年起已逐年下降,不過仍維持在6%多一點的百分比);或者石油天然氣等之突然中斷,遭輸出國封鎖,導致整個經濟崩潰?

除此之外,中國現在也有好幾頭「灰犀牛」蠢蠢欲動,讓人擔心(編按:「灰犀牛」乃指顯而易見卻屢遭忽視的潛在危機)。說不定,哪一天,突然會變成「黑天鵝」(編按:「黑天鵝」乃指無法預測卻衝擊巨大的事件),一下子經濟全面崩盤,一如2008年美國的金融危機一般。這幾頭「灰犀牛」,比如地方債、影子銀行以及產能過剩等都是。最大隻的灰犀牛,就是房產泡沫,是中國國內外大家戰戰兢兢注目的大問題,人人心驚膽顫。

譬如中國家庭房貸支出與收入比從2006年的33%,到2016年已倍增到67%,這幾年增速尤其驚人。話說2008年的金融風暴前,2000年美國家庭平均房貸支出佔收入比是65%,2007年已爆表到101%。2018年後幾年內,中國的67%會爆表到?⋯⋯依過去每3年翻30%來看,也就快到了。

怪不得一些台灣和美國的財政金融專家,並不看好中國政府的財政操控能力(如地方政府並不甩中央政府;而且,地方和中央有關財金官員紛紛逃赴美國當寓公),認為中國的財政在2020年一定崩盤。

再如在全球金融風暴屆滿10週年前夕,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Ken Rogoff(前國際貨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即警告,中國沉迷於舉債和依賴投資來拉抬成長,一旦這種經濟模式無法支撐下去,恐引爆嚴重的金融危機,危及全球。

而IMF於2017年8月15日更在年度檢討報告中慎重提出,儘管中國經濟短期成長前景較預期快,但中期突然出現「破壞性調整」的風險越來越大。因為中國政府依賴「刺激措施」來達到經濟目標,不願遏制處於「危險」水準的債務。預計中國至2022年非金融部門的債務總額將達GDP的290%,遠高於2016年的235%。

過去一年即2016年,中國在國企改革(習大大的大工程之一)進展不大。IMF 進一步警告,中國經濟成長加快的最大成本是公共和民間債務的大幅增加,IMF 指出,更高的債務規模將減少北京的「財政空間」,更難以應對金融市場的任何潛在危機或投資人對理財產品「失去信心」的情況,而這類產品的銷售造成中國影子銀行業的快速擴張,從而更全面助長了「財政危機」。

因此,儘管如HNG 集團和馬雲等大集團企業以及國企方面,一一暴露出債務問題,但個人認為,習大大那一幫當權派一定會全力挖東牆補西牆的搶救。就算2020年破表,中國的經濟還是會在搖搖擺擺中匍匐前進。崩潰處不在此,財政金融此項還不足以推翻共產黨的「農場」和統治。

本文轉載:前衛出版《2031中國崩潰》,作者王世榕曾任駐瑞士代表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