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政治痞子柯文哲的最終定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政治痞子柯文哲的最終定論

 2018-05-15 11:00
最近的事例是,為了怕民進黨在台北市提名,柯文哲在接受深綠廣播節目專訪時,為了討好綠營,首度對說出「兩岸一家親」一事致歉,結果導致中共不快,說了嚴厲的話,於是柯文哲隨後卻又澄清說,這是對「聽到兩岸一家親不悅的民眾道歉」,而非針對該句話致歉。圖/北市府提供
最近的事例是,為了怕民進黨在台北市提名,柯文哲在接受深綠廣播節目專訪時,為了討好綠營,首度對說出「兩岸一家親」一事致歉,結果導致中共不快,說了嚴厲的話,於是柯文哲隨後卻又澄清說,這是對「聽到兩岸一家親不悅的民眾道歉」,而非針對該句話致歉。圖/北市府提供

自從柯文哲上次參選台北市長以來,就有一批柯粉對柯文哲的「政治素人」言語行為,喜歡得不得了,認為他坦率直白,政治清純,簡直是新世代人的化身。而柯文哲自己也認為他對青年人有致命的吸引力,擁有一票強大的網軍,可做為後盾。

於是乎,柯文哲膨脹自己,放大自己,自認是台灣最有吸引力的政治人物,也因而他的言語,失去了對人的尊重,對事的敬業,不斷的用好像是玩世不恭的方式,來表達他對人對事的看法,也就是,他的態度是推卸責任,他的目的是政治利益的考量。

在一次又一次前言不對後語的自我打臉中,甚至當他連篇謊言被人揭穿時,支持他的群眾仍然見怪不怪,這樣的寵愛使得他的聲勢一直持續地居高不下。所以他可以不甩民進黨,可以不甩蔡英文,可以不甩台灣價值,可以在言語上和中共曖昧,曖昧得甚至國台辦都為他出聲力挺。

而柯文哲也對2014年民進黨傾全黨之力,將他推上了台北市長寶座的貢獻,失去了記憶忘得一乾二淨;直到現在他還以為即使沒有民進黨,淺綠群眾仍然青睞於他。因此他在這種錯覺之下,說出了靠向國民黨丶共產黨的「擦邊球」言論,甚至一再的說出讓民進黨政府難堪的言詞。

他這種環顧台灣,捨我其誰的心態,累積再累積,使得他從自大變成了驕狂,自以為不論他說什麼都是新聞的焦點;也因媒體的極力推捧,讓他膨脹到開始為將來的總統大位進行鋪路(公然的說出,對參選總統,曾經想過三秒鐘),也因而讓中共在對國民黨失望之餘,為了對付民進黨,對柯文哲展開了拉攏的作業(共產黨的官員經常跳過中央和陸委會,直接和柯文哲接觸),企望柯文哲能取代高舉台灣主權,妨礙統一的民進黨。

最近的事例是,為了怕民進黨在台北市提名,柯文哲在接受深綠廣播節目專訪時,為了討好綠營,首度對說出「兩岸一家親」一事致歉,結果導致中共不快,說了嚴厲的話,於是柯文哲隨後卻又澄清說,這是對「聽到兩岸一家親不悅的民眾道歉」,而非針對該句話致歉,此話一出,中共龍心大悅,國台辦說,柯文哲的澄清,已經「注意到了」。

這樣的痞子性格和作風,在柯文哲身上時時可見,時時出動。於是「痞子英雄」柯文哲在某一個時段,總攬了白(中間)綠藍紅的寵愛於一身。其實這是個錯覺,因為民進黨和綠營群眾的台灣主權政治意識,是非常清楚,從沒有鬆動過。

國民黨雖然傾共,但是仍然是以黨的興衰為最大考量,只會是在事件上面「聲援」柯文哲而已。至於中間群眾,除了極少數的柯粉之外,絕大多數都會是理性的考量,家庭、社會、國家的利害關係,而這正是民進黨能夠全面執政的主要因素。

當面臨選舉的時候,這些因素會不斷的被激化到尖銳的程度,所有的陣營都會要柯文哲「明確」的表示自己的立場是傾台還是傾中,在政治理念上是要和民進黨走在一起,還是要和國民黨丶中共走在一起,所有的模糊丶窮打屁的空間,全部被縮限到無法轉圜的狀況。

所以才有蔡英文親自出面質問柯文哲什麼是「台灣價值」?這一總統的提問,讓所有的群眾不論傾台丶傾中丶傾共,都豎耳注神的要聽柯文哲的回應是什麼。

結果,連著三次,甚至蔡英文都給了「台灣是主權國家」的提示,柯文哲都是痞子式的給蔡英文不著邊際的回覆。於是激起了綠營群眾對柯文哲的強烈反感。加上柯文哲的媽媽何瑞英語帶威脅的說,柯文哲如連任,不會參選2020總統,若民進黨提名 以後互不相欠。(如照柯媽言下之意,如沒連任,就要選總統了嗎?少恐嚇,少吹牛,但假如代表國民黨,是有候選資格,只是會臭不可聞而已)

這一來逼得蔡英文沒得選擇,為了表示蔡英文不受脅迫,為了民進黨的面子,民進黨還能不提名嗎?所以民進黨和柯文哲分道揚鑣,已經是可以確定的事了。

此外,在國民黨方面,自從丁守中初選出線以後,逐漸的凝聚起藍營的向心力;而柯文哲又笨笨的經常和朱立倫、侯友宜進行北北交流聯誼,壯大國民黨的聲勢,竟然還以為侯友宜在北北選舉時,會和他而不是和丁守中組成聯合陣線。

如今可以看出,台北市的綠營藍營群眾將會是各自歸隊,以民進黨丶國民黨各有百分之四十選票的實力,柯文哲在這次選舉中根本沒有在夾縫中「活命」的機會。或許加上一些「柯粉」,也不會超過三成,沒三成近四成,會當選嗎?

偏偏柯文哲的「高智商」搞出來的「兩岸一家親」道歉風波,又讓中間選民和網路選民都側目的不想當白痴般的無條件地支持他了,但國台辦的二次發言,砍斷了柯文哲的中間路線。柯文哲萎縮的趨勢,在民進黨推出台北市的候選人之後,將會更加速清晰明朗。

如今柯文哲已經無法回到以前的柯文哲了,因為柯文哲自我扭曲得太過頭了,政治痞子如何能再次成為政治素人?無政黨丶無組織丶無人脈的政治痞子下場是什麼?

就是選舉過後,沒了台北市長的光環,總統的夢碎了,最後是無人過問,好好回去當醫生,這就是柯文哲的最終定論。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