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原來都是趙家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原來都是趙家人

2017-10-18 13:00
這批大部分時間坐椅子上聽訓,卻會動會走的國家財富,既是黨國投票機器,也是實質統治13億人口的菁英分子,說白了,金字塔頂尖的1%中國人都在這兒,著實代表中國崛起了,9%的人擠不進門,另外90%人,還在地上爬。圖/取自維基百科
這批大部分時間坐椅子上聽訓,卻會動會走的國家財富,既是黨國投票機器,也是實質統治13億人口的菁英分子,說白了,金字塔頂尖的1%中國人都在這兒,著實代表中國崛起了,9%的人擠不進門,另外90%人,還在地上爬。圖/取自維基百科

中共19大黨代表大會開幕在即,10月初,10萬黨衛軍已經進駐北京五環路上,不只長安大街的京西賓館風聲鶴唳,交通車站安檢嚴格,勝過杭州G20國家高峰會議,公安部早已經下令,從10號到30號,北京住戶連家中菜刀也要登記,面對大街樓房住戶,窗戶更不能開,所有汽車維修公司全面休假,只有輪胎修補可以開放,那些被黨國點名的維權黑名單,早在九月就被國保帶離北京,強迫去旅行了,如此慎重其事,說好聽是預防首都發生恐攻和政變,但是,北京為這個大會搞到國家如臨大敵的舉動,也創造了一個新名詞:一切就是為了趙家人。

趙家人一詞,語出魯迅在《阿Q正傳》一書中,對攀附國民黨大官,而致富的權貴集團一種稱呼,毛澤東所推崇的革命文學家魯迅,一生反對專制統治下的文化落伍,此書為了諷刺中國社會和國民黨權貴,沒想到這個稱呼經過80年後,卻老實栽到共產黨頭上,可以想見,朝堂之上不只是習大大一人,有多麼尊貴,2287位黨代表和政協,無一不是穿金戴銀。根據胡潤財富排行榜的統計,這些黨代表財富總值5000億美金,很顯然是大大低估,如果再加上七位常委和黨國高官,以代理人身分信託,隱藏於海外尚未曝光的財富,應該是2兆5000億美金,你可以喊出名號的企業家如馬化騰、雷軍、李澤鉅都是黨代表,所以,這個趙家人的稱呼,就是兆家人,如郭文貴爆料稱,許多常委如王岐山等盜國賊們,身上財富都以兆元人民幣起跳,老共用10萬黨衛軍保護這批國家財富,也實在不算過分,否則一個炸彈下來,中國國家財富就去掉三分之二了。

這批大部分時間坐椅子上聽訓,卻會動會走的國家財富,既是黨國投票機器,也是實質統治13億人口的菁英分子,說白了,金字塔頂尖的1%中國人都在這兒,著實代表中國崛起了,9%的人擠不進門,另外90%人,還在地上爬。簡單說,全世界也只有中國,這種掛著社會主義國家名號,卻是有錢人統治貧窮人的國度,敢對全世界高喊無產階級治國,根本是騙人大笑話。今年春天,深圳市長被雙規下馬,法庭受審時大聲咆哮說:誰不知道,像我這個級別的官員,在黨國體制裡,就是腐敗拉拔腐敗,你說,哪一個是乾淨的,這還需要我在此告訴你們嗎?法庭上,法官檢察官、辯護律師當場一聽,臉色發白,全部傻眼,不知如何回答,更不知如何再問下去。

用腐敗沃土培養的中共黨國官員,這一家人全部姓兆,不姓黨,姓黨是假裝和掩飾,目的為了團結保護自己,胡潤財富榜說,習近平打貪行動以來,黨代表和政協財富不減反增,全部平均增加60%,可以證明反貪只是針對性,不反自家人,專門對付政敵,王岐山大貪大奸,還能高坐上位,就是證明。聯合國國際貨幣組織,把少數寡頭佔領國家財富分成三種風險表,寡占低於50%的日本和比利時,屬於低革命風險,高於70%的如委內瑞拉、印尼、菲律賓、俄羅斯,屬於高革命風險,中國國家財富寡占65 %比美國62%和台灣60%還來的高,屬於中度風險。在資本主義國家,擁有財富不是罪惡,因為可以捐出去,可怕的是黨國體制下,靠薪資吃飯的官員,竟然可以成為富人,不敢亂花,也不敢捐,因為來源可議,這批人還可以立法,把要求陽光法案的公民抓進牢裡。

現在全世界都密切注意,19大之後,這隻被圍困在動物農莊柵欄中的大象,何去何從?他會向更極權,更暴力的道路狂奔而去嗎?或者會變身為熱愛民主自由法治的大象?破除柵欄,走入自由大地,放下對台灣的領土野心,放下對日本的宿仇,放下對美國的偏見,停止對周邊國家革命輸出,讓中國人回到文明法治自由的正軌?看來,這個期待很渺茫。

現在,趙家人聚集一堂,開起大會,分配權力,還揚言如何發動戰爭佔領台灣,這不是最可笑的事嗎?很顯然,財富的進步,並沒有使這個國家走向文明,也沒有使這個國家更尊重異己,更珍惜和平,說穿了,這是一群好戰的有錢人,支配著更傻的13億人心智。

1949年10月,以謊言欺騙六億人,佔領中國江山的毛澤東,迫不及待搞起兩個中國,在天安門宣布要建設一個民主自由平等的國家。言剛過耳,隨即食言變卦,這個時候,中華民國還沒陣亡。這一年11月,老蔣從台北飛到成都,對西南地區督軍下指令從滇緬邊區撤退。1950年5月,國軍殘部還在福建南方奮戰,共軍把國府軍隊逼到漳州南方的東山島,國府在撤出東山島時候,從島上拉走4793位壯丁,單單在濱海的銅缽村,就有147位壯男被帶走,留下91位寡婦,所以此村被稱為寡婦村。拉夫是國共內戰中的悲劇,1953年,國府金防部派出一萬名海陸空大軍,在美國中情局西方公司支持下,發動奪回東山島戰爭,最終失敗。敗走時,國軍再度拉走91位壯丁,這一場戰役是國共兩黨在大陸上最後一場戰爭,1955年,共軍奪取一江山和大陳島,加速清理外島。1958年,共軍對金門發動砲戰,美軍第七艦隊馳援,中共奪島行動失敗後,從此中國和台灣進入冷戰時期,前三十年,中台互不來往,後三十年,台灣開放返鄉和投資,拜老兵回家的攜帶三大件一小件之賜,中國也從貧窮封閉,慢慢走向開放,但是,在相互來往中,台灣人發現中國政府對台灣的仇恨和敵意,比民間老百姓還嚴重。

我曾經在十年前訪問東山島,被國民黨強制拉夫的老兵,在海峽開放後,回到家鄉,寡婦村蓋起一棟棟樓房,成為先富的幾家人,許多村民羨慕當年被國府拉走的壯丁,終於可以衣錦返鄉,這是一場30年隔絕的黑色悲喜劇,但是,選擇長住下來的老兵,卻寥寥可數。老兵說,文革後中國人心變得很勢利又自私,自我防衛心太強,島上已經失去往日的純樸,村子裡黨幹部看著來訪老兵,表面很親切,其實只是為了從老兵身上掏錢,所以,許多老兵還是蓋好屋,還了債,就回台灣了,寡婦和老兵無言以對,這是這場國共戰爭,帶給中國老百姓的歷史記憶。

或許中國人太笨,容易被支配,經歷過二戰後,左右意識形態戰爭的國家,在30年冷戰後,幾乎已經放棄意識形態的對立,朝向正面光明自由民主的追求,就像台灣或南韓,但是,以亞太地區而言,40億人口,只有16億人生活在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中,還有24億人只有投票形式,卻沒有真正的民主和自由,甚至還有北韓,中國這種包裝成社會主義國家,持續用各種手段控制人民,遂行極權專制統治,這種只有1%的姓兆的人民崛起,還吹牛中國崛起了,以為只有高鐵和機場,就足以代表文明進步了,這種國家如何向世界宣揚他的驕傲?

1949年8月5日,美國發現國民黨江山將倒,趕忙進行切割,發表《中美關係政策白皮書》,把國府在內戰的失敗,歸咎於蔣介石是一個貪腐的政權,不是美國不賣力幫忙,老將身邊幕僚要求老將以文字反駁美國政府的指責,老蔣淡淡說,不必了,八月七日,老蔣在日記上寫下:「耶穌被釘在十字架的時候,他是冤枉的,但是,耶穌保持沉默」。

68年後,真正的大貪,巨貪的盜國者們,穿金戴銀,沐猴而冠,在紅色殿堂上乾杯起舞,歷史卻沒有還給沉默的蔣介石公道,連他的國民黨門徒,也沒有為蔣介石公道說一句話,或罵一句:老共你們更貪腐,革命文學家魯迅也錯了,他被毛澤東蒙騙,原來,真正的趙家人,是在共產黨權貴集團裡面窩藏著。

68年前,中國人無法認受國民黨內趙家人腐敗,把國民黨逐出中國,施以懲罰。現在,中國人卻可以忍受共產黨的趙家人萬倍的腐敗,這是我百思不解的地方啊!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