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國吩咐義大利押走維吾爾流亡者/歐洲不願噤聲!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國吩咐義大利押走維吾爾流亡者/歐洲不願噤聲!

 2017-07-31 02:15
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秘書長多艾沙。2016年資料圖片/Wikimedia Commons/Darshanwashimkar
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秘書長多艾沙。2016年資料圖片/Wikimedia Commons/Darshanwashimkar

新疆流亡組織「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秘書長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身為德國公民的他,上週在意大利出席一項參議院召開的記者會途中,遭到義大利刑事局動員15-20名特別警力圍捕。據多家外媒報導指出,義大利警方屈服於中國壓力,強行抓走艾沙;外媒也分析其原因指出,2016年世界維吾爾人大會主事者,曾被「國際刑警組織」列入紅色通緝的警戒名單,同年11月間,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當選為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主席,因此義大利警方這次抓走艾沙,頗有聽命中國號令,縱容中國惡行,持續變本加厲的意涵。

《自由亞洲電台》(RFA)7月28日報導指出,就在義大利時間上週三上午11點45分,義大利警方常規調查與特別行動單位(DIGOS ),出動近20名警察,手持艾沙照片,在參議院大樓入口處將他攔下,要求艾沙配合警方的身份查驗工作。他則告訴警方,自己正在趕赴中午的一場記者會,由參議員路易吉.坎培那(Luigi Compagna),義大利非暴力激進黨,以及「無代表國家與民族組織」(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UNPO)聯合召開的一場記者會。不過,警方仍強行將他帶到羅馬當地的臨近警局。

被送往警局途中,艾沙透過手機與德國律師,以及德國警方聯繫,告訴自己在義大利遭到羈押。義國特別警力單位DIGOS,透過身份證件查驗、拍照,以及採驗艾沙的指紋之後,才於下午3點鐘過後,予以釋放。警方還說道,會將艾沙的最新資料,納入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的資料庫。遭拘留期間,他要求警方說明自己為何被留滯?警方告訴他,他們押人行動,源自於中國要求;中共當局每每認為,流亡的新疆維吾爾人組織,常在境外從事「政治活動」。

艾沙則回應義國警方說詞表示,Interpol早在幾年前,就基於「政治動機以及毫無事實依據理由」,針對他簽發國際警戒令;該項紅色警戒,先前就被德國拒絕,因其形同「政治性逮捕令」(political warrant),並非依據事證。

艾沙經歷3個小時拘留後,得到釋放。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感謝德國的介入干涉,也對於義大利非暴力激進黨參議院成員,國際團體「無代表國家與民族組織」,UNPO),以及自己所屬的「世界維吾爾人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一併深表謝意。

另一方面,艾沙則譴責中國當局,施加於民主歐洲的「邪惡影響力」,北京惡行務必早早終結。他還說,自由世界不應該縱容北京,恣意妄為干涉其它國家內政;這類透過刑警組織Interpol做為工具,來達到政權「非法目標」奧步,應該早就被看破手腳。

艾沙堅定表示,中國無法讓自己噤聲,也阻止不了他為東突厥斯坦(East Turkestan,即維吾爾共和國)人民,繼續從事和平非暴力抗爭運動。他說,中共持續對他「妖魔化」,以免北京政權,嚴打維吾爾人「犯刑」遭到揭穿;他說自己不會終止奮鬥:「除非有一天,維吾爾終於成為一個民主自由國度。」

義國押走世維會領袖/奧步遭破功

羅馬天主教,教廷媒體《亞洲新聞》(asianews.it),7月28日報導指出,由於北京在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的影響力,導致世維會秘書長艾沙,曾在多個國家自由行動遭到阻撓,例如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南韓、土耳其,以及瑞士;不過,德國卻願意提供艾沙,難民庇護的公民資格。

義大利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皮爾·費迪南多·卡西尼(Pier Ferdinando Casini ),對於艾沙事件,向《亞洲新聞》發表評論時指出,義國與北京之間的強大、忠實關係,從今年5月間,義大利總理保羅·簡提洛尼(Paolo Gentiloni)訪問北京一事,可以窺見端倪。不過,已經有國會議員,不滿義國傾向北京,過度的親中關係。

《亞洲新聞》也引述新疆問題的背景報導資料,該專文發表於2017年2月,名為「北京對付維吾爾人的新焦土政策」(Beijing’s new scorched earth policy towards Uighurs),其內容概要指出,新疆本來是個維吾爾人居住的自治區,人口約有1千萬人,中國卻鼓勵漢人大量移民當地,以便沖淡維吾爾人的族群色彩;維吾爾人的經濟處境,進一步遭邊緣化。

北京對付新疆新手段,即透過國際支持,將維吾爾人打成「維吾爾恐怖主義」。然而,根據較可信的資料顯示,只有數百名維吾爾人加入伊斯蘭國組織;而且世界維吾爾人大會(WUC),與伊斯蘭國激進團體,幾乎毫無關聯。報導還憂慮指出,擁有德國護照的艾沙,遭到義國拘留,這相當不尋常,歐盟成員國的義大利,照理說不該如此惡待歐盟的國內公民。

義大利非暴力激進黨(Nonviolent Radical Party)成員,馬立芝歐.忒口(Maurizio Turco),向義國共產主義日報《我的宣言》( I/Manifesto )表示,由於熱衷與中國發展關係,義大利內部對於艾沙事件,絕大多數避而遠之;如此氛圍之下,更讓北京的「軟實力」有機可乘,得以影響義國內部事務。

忒口還表示,艾沙被捕的可笑事件,讓人焦慮不安之處在於,北京對義國日愈升高其「攻擊性外交」。他還舉證指出,就在3個多星期以前,義大利內政部拒絕3名藏人僧侶,前往波瑪雅(Pomaia), 托斯卡尼(Tuscany)等城市僧院,參加西藏節慶典。

除了海外流亡者,頻遭中共鎖定惡整之外,維吾爾人在新疆處境也日愈艱困。今年回曆的封齋月(Ramadan,以2017年為例,時間約在5月底至6月底),中共新疆當局,命令維吾爾人不得禁食,而且挨家挨戶進行檢查。另外,從今年7月15日開始,維吾爾人的手機,也強迫必須安裝官方指定的運用程式,這讓中共當局,能夠隨時監控他們的通訊往來狀況。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