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韋傑理:台灣「海洋國家」本不同於中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韋傑理:台灣「海洋國家」本不同於中國

 2017-07-09 02:30
前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創辦人韋傑理。圖片/Courtesy Photo of 台美人歷史學會
前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創辦人韋傑理。圖片/Courtesy Photo of 台美人歷史學會

前荷蘭外交官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博士,目前於維吉尼亞州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教授台灣史。6月28日,他在《台北時報》發表一篇專文,名為「海洋國家台灣」(Taiwan: ‘Ocean nation),內容指出,台灣曾被視為中國的附屬,今天的歷史學家則從較為寬廣的區域歷史,以及全球貿易觀點,重新解讀台灣史;美麗島數千年來的歷史軌跡,早就顯明台灣是個海洋國家,卻因歷史多變的曲折進程,導致台灣從世界舞台消隱;甚至被曲解為台灣本屬中國。

過去30年來,對於台灣史的認知經歷重大翻轉。傳統觀點認為,台灣與中國緊密關聯,特別是跟中國沿海省分福建;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看法,是基於17-18世紀,福建人口大量移民台灣。

這種將台灣納入「中國中心」史觀,成為中國核心環節的看法,在1949年國民黨政權進駐台灣之後,進一步得到強化;在高中以及大學,中國史地都曾被當作單獨課程加以講授;台灣史則遭到統治者忽略,或進一步受壓抑。

隨著台灣推動民主的重大進程;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期的李登輝總統,以及隨後主政的陳水扁,逐漸提出教育改革,要求在課程內容加強台灣史地教育。然而,2015年馬英九主政期間,卻意圖轉向「中國中心化」的課綱思維,結果導致高中生走上街頭,反制馬英九的親中意圖。

台灣是自己的歷史中心

什麼是新的台灣史觀,台灣如何重新看待自己的歷史?可從如下3層面入手。其一、台灣原住民(包括住在平地的平埔人在內),與太平洋的原住民族起源有親密關聯,其中包括紐西蘭、夏威夷等地原住民,與台灣南島語族的關係聯繫,可遠溯至3千多年前。

其次、荷蘭統治台灣期間(1624-1662年),台南市安平地區的大員港(Tayouan),是全球繁盛一時的貿易港,讓台灣人的貿易足跡伸展至日本、東南亞、印度,以及波斯(即現在的伊朗)。這是台灣近代史,迎向國際化的初始階段。

其三、到了國姓爺鄭成功,這位明朝軍閥,以及海盜首領逐出荷蘭人,台灣才首度跟中國沿海省分產生頻繁聯繫;相較於荷蘭時期,雖有部份福建農民移居台灣,數量卻相當有限,台灣跟中國沿海地區也少有互動。

南島語族大遷徙

過去30年來的語言學,以及遺傳物質DNA研究顯示,包括平埔人在內的台灣原住民,從公元前3千年(BC)開始,成了太平洋南島語族「擴散」(學界名之為「大遷徙」,The Great Migration)的源頭之一,南島語族足跡遍及太平洋群島的密克羅尼西亞、美拉尼西亞,以及玻里尼西亞。

再者,台灣跟許多亞洲國家的考古研究發現,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的貿易,可追溯到公元前2800-2200年(BC);台灣4千多年前就跟太平洋,以及東南亞國家進行貿易往來,足資佐證台灣早就是個「海洋國家」。

1644年的熱蘭遮城。原收錄於Isaac Commelin約在1644年編著的《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的起源與發展》一書中,此張為法國人René Augustin de Renneville在1725年所出版之法文本,原圖為黑白,這張則繪上色彩,分外美麗。圖中是描述臺灣(熱蘭遮)城初建之時的景象(約1630年),城建在臺南安平的沙丘上,外面用木柵圍住,旁邊的房子,分別為公司商館、倉庫。最左邊則為漢人生意人的住宅與店鋪。前方則為舊安平港口,前排船桅懸掛紅白藍三色旗者,是荷蘭船隻。圖片取自/Wikipedia Commons)

荷蘭統治期間(1624-1662)

目前17世紀荷蘭統治時期的樣貌,已廣為人知。1980年中期,由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學者倫納德·布魯斯(Leonard Blusse),所領導的研究團隊,開始整理出版荷蘭東印度公司,當年在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即現在的安平古堡)時期的官方文獻。

荷蘭時期的豐富史料陳述,荷蘭人與當時平埔住民,以及福建移民的互動關係。荷蘭時期台灣史研究,堪稱第一人者,非台灣大學圖書館管理員曹永和莫屬,他早在1960-1970年,就出版荷蘭時期的台灣史料研究;一直等到1990年代,他的研究才成為台灣史的主流論述。

荷蘭時期台灣史,仍持續有史料出版,多數重點聚焦於荷蘭人、平埔原住民,福建移民之間的互動情形。另外,也記載明朝軍閥國姓爺與荷蘭人,對於台灣主權的爭戰競奪。

原始全球經濟

17世紀荷蘭時期台灣,是全球重要的貿易重鎮之一,最早的貿易商品是鹿皮。平埔原住民將狩獵取得的鹿皮,賣給荷蘭商人,再轉賣給日本侍從武官(Samurai warriors,即武士)。當時的日本武士,以擁有台灣鹿皮為榮,因其堅韌屬性,適合拿來做成武士盔甲,以及盾牌。然而,因為過度捕獵,導致梅花鹿皮革出口,於1650年開始減少。

從1635年以降,部分福建移民開始在台灣種植稻米以及甘蔗,蔗糖、稻米因此成為台灣1640-1650年代的主要出口;並由荷蘭人輸往日本、印度,以及波斯。

由於台灣出口貿易增加,台灣的國際能見度因而大幅上昇,也引發一些作家以及地圖繪者,對台灣產生興趣,紛紛將台灣納入世界地圖之林。台北故宮博物院,就曾在2003年舉辦一項地圖展名為:「17世紀世界景觀的台灣面貌」(The Emergence of Taiwan on the World Scene in the 17th Century.)

台灣淪為中國新國境

後續鄭氏王朝崛起的歷史轉折,導致台灣與國際的聯繫關係,大幅縮減。鄭成功在中國境內遭到明清勢力圍剿,導致國姓爺於1661年轉往台灣發展,並透過長達9個月包圍熱蘭遮城行動,擊敗荷蘭人。

明鄭王朝只維繫短暫22年(1662-1683),國姓爺則在征服荷蘭政權之後的4個月病逝。明鄭期間有更多的中國沿海移民,因為飢餓、戰亂緣故避走台灣;到了該政權尾聲之際,光是福建移民來台就高達近10萬人;此一轉折,讓台灣的經濟發展,日愈與中國福建密不可分。

清朝期間,台灣更進一步被納入中國經貿圈。1683年施琅經過多次奏陳,成功說服康熙皇帝,由他率領水師攻打台灣;據悉他個人的攻台動機,是意圖佔領台南地區的肥美土地。清朝統治台灣的200年期間,台灣的國際經貿活動範圍,進一步限縮,主要是跟中國沿海交易。

這類「國際孤立」局面,終於在19世紀下半期告終。因為蒸汽船的發明,讓長程航行更加便捷,有利於台灣重獲國際矚目;此一歷史趨向,導致中日戰爭敗北的清朝,依照1895年馬關條約,將台灣主權轉交日本手中;此一歷史性轉折,讓台灣遠比中國更早接觸現代化,也讓台灣打破了長達200多年來,只跟中國互動的國際孤立局面。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