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劉曉波萬一不幸/王丹決志推動中國駐美大使館路名改稱「劉曉波路」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劉曉波萬一不幸/王丹決志推動中國駐美大使館路名改稱「劉曉波路」

 2017-07-12 11:40
6月27日重病的劉曉波與妻子劉霞合影。圖片取自/RFA
6月27日重病的劉曉波與妻子劉霞合影。圖片取自/RFA

生命倒數計時,罹患肝癌末期的劉曉波,即可能因在獄中延誤治療,又不獲中共應允出國就醫,而提早病逝。前天安門學運領袖王丹表示,如果劉曉波死在中共手中,就是點燃第二次「六四」事件。他將聯合民主陣營,發動一波波抗議行動。首先將遊說美國國會,重新表決將中國大使館前面路名改名為「劉曉波路」,讓駐美中國官員能夠每天看到「劉曉波」這3個字;他說,這是對中共的最大羞辱。王丹10日在個人臉書發出上述警告

7月10日,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不顧中共當局禁言令,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指出,救劉曉波是人命關天的問題,讓他出境非常簡單,只要領導人「一句話」就能成行,卻偏偏不肯說。鮑彤表示,如果知道人命關天,一句話就定。過去他提出「特赦」主張,後來發現連特赦也不需要。你放他走,不就完了嗎?據他個人所悉情況顯示,中共讓腐敗分子,什麼陳良宇、陳希同、這些人糊里糊塗就(從監獄)出來了;住別墅、配廚師,都可以探望他們了,薄熙來也是啊。憂國憂民的人被判刑。得了病拖到不能拖的時候,全世界都起來質問、干預、關心,要求釋放劉曉波,(中共當局卻)無動於衷。

王丹10日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RFA)訪問時表示,我們現在已在討論一些萬一情況的最壞打算,要如何因應?並應採取哪種方式,在國際間譴責中共這類禁止「出國就醫」暴行。

王丹指出,諾貝爾獎歷史上,從未有過一位和平獎得主是被折磨死在監獄中的。如果劉曉波成為第一個,他會呼籲世界各國政府與人民,強力譴責中共暴行。

王丹表示,他和關注劉曉波的友人,討論10幾個方案對策,現在比較成熟的方案就是,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遊說美國國會,因為美國國會原先一度討論要把中國駐美大使館前面的道路,改名「劉曉波路」;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在國會繼續推動這個提案,我們希望將這個提案重新提出,繼續推動。

罹患肝癌末期獲保外就醫的劉曉波,病情持續惡化,中共當局至今未依照劉曉波和其家屬意願,放行讓他出國醫治。中方聲稱劉曉波不適合移動,但是會診的美國、德國專家卻聯合發表聲明,認為劉曉波可以出國治療。

王丹指出,他早就預料中共當局不會釋放劉曉波出國就醫。

以下為王丹在臉書發文內容:

諾貝爾奬的歷史上,從未有過一位和平獎得主是被折磨死在監獄中的。如果曉波成為第一個,我們呼籲全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強力譴責中共的暴行。如果劉曉波死在中共手中,這,就是第二次「六四」。我們會發動一波波的抗議行動。

今天開會,我們已經討論出十幾項行動方案,目前可以公佈的一項是:

我們將努力遊說美國國會,重新表決將中國大使館前的路名改名為「劉曉波路」的提案,我們有信心,這一次,務必通過

我們將讓中國駐美使館,每天面對劉曉波。這是對中共最大的羞辱。

在此我也警告中共,如果你們把曉波關押到死,我們就要讓你們承受這份羞辱!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