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自由在落日中(Sunset on Freedom)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自由在落日中(Sunset on Freedom)

2018-09-26 12:34
作者:袁紅冰
譯者:
出版社: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8-09-01
官方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撰寫小說《自由在落日中》,為當年袁紅冰被中國起訴的「企圖顛覆社會主義制度」具體十八項「罪行」之一。

已完稿的手稿遭中共公安部沒收,袁紅冰出獄後,再度重寫,完成後稱為「B稿」,將被扣押之原稿稱「A稿」;並於正式出版之際,向當時專制中國的國家元首胡錦濤正式行文,索還被秘密警察沒收的該書「A稿」。

二○一八年九月本社出版重新編校直排典藏版,以表對袁紅冰教授「獻給我魂牽夢縈的內蒙古高原」的敬意。

「相信,當每個民族都能把別的民族的心靈苦難當作自己的苦難時,自由的理想就將實現。」

激情托起的彩虹——《自由在落日中》序

文/安樂業(藏漢雙語詩人、獨立藏學研究者,著有《殺佛》(與袁紅冰合著)、《國際藏學史導論》、《十世班禪大師七萬言書》)

《自由在落日中》是當代蒙古人反抗中共暴政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的英雄史詩。「心靈的痛苦是文學的永恆主題」,作者袁紅冰用他的筆使當代蒙古人心靈的痛苦昇華為生命的哲理和不朽的文學魅力。

《自由在落日中》做為一部 「文史結合」的小說巨著,可與東方文豪泰戈爾的長篇小說《戈拉》(一九一○)相媲美。二十世紀初葉的印度命運和二十世紀中葉的內(東)蒙古命運比較相近,同樣處於外來統治者的掌控之中。統治者的手段雖有溫和(民主)和極端(專制)的區別,不過兩個民族的文化都一樣在弱肉強食的壓制下苟延殘喘。

第一代中共高層在權力鬥爭以及重新洗牌的過程中,對內(東)蒙古實施了鐵幕下血腥的種族性滅絕政策,具體表現為在「反右」、「大躍進」、「文革」等重大政治運動中,使十透餘萬名蒙古族精英被迫害致死,自由勇敢的蒙古之魂至此消逝於千里草原。《自由在落日中》這部巨著透過描寫中共專制之下蒙古人的心靈苦難,舉起血洗的內(東)蒙古高原為蒙古英雄男女獻祭。注視著蒙古高原的落日,作者袁紅冰在書中刻畫出古老蒙古英雄用戰刀劃破茫茫星空的壯美和蒙古美女眼裡永不褪色的殷紅落日,為蒙古尋魂,塑魂。

做為遊牧民族的蒙古人,向來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與風賽跑,熱情好客,馬背是蒙古人夢和想像成長的搖籃。但是,中共控制內(東)蒙古之後,實行大規模盲目墾荒,把水草豐美的草原在短短幾年中改成農田,農田逐步變成寸草不生的沙漠。從此昔日生機勃勃的內(東)蒙古高原步入萬里沙漠的深淵—駿馬不再奔馳,牛羊不再肥壯;蒙古人眼裡只剩下燃燒的落日和蒼白「無色的虛無」。

《自由在落日中》以激情的高度,在當代歷史的深處,用唯獨歷代文豪才具有的雄烈筆觸,托起一個馬背上的民族的悲愴命運,為內蒙古高原劃下一道絢麗的彩虹。自屈原以來的中文華美之風在《自由在落日中》達到一個新的意境。這既是一部「後超現實主義」之作(此概念從這部巨著開始誕生),又是照亮蒙古人戰無不勝的民族精神之作。她承載著內(東)蒙古高原的輝煌與悲愴,美麗與蒼涼,向世人張開了柔情萬丈的雙臂,傲視懦弱者的眼神。

在文學語境中,「誇張手法」是注入通篇著作的「激情」,是帶動「靈魂」(主題)起舞的節奏。傳統藏蒙文學對「誇張手法」的運用達到了巔峰。蒙藏獨特的廣袤壯闊的人文環境,長年累月與生存競賽的現實需要,使高原人「想像中插上了翅膀」,賦予高原人「性格上烙印了長風」的豪邁,所以,他們能夠創作出一代又一代不朽的佳作(多半為口頭文學)。不過,由於地域的界限,語種的制約,藏蒙文學未能跨出高原,走向世界,從而使很多人難以欣賞其超前語言風格的魅力。《自由在落日中》不僅超越了這些局限,而且提煉出「激情」的精華,使「激情」本身跨出了物性的邏輯,在華語文壇和世界文壇上,搭建了一座史無前例的金塔。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