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論壇】烏山頭水庫何辜?竟成捧中貶台反日的工具!

2022/07/02・12:15 陳之翰(退休教師)
八田一抱著關愛台灣農民的心情前來興建烏山頭水庫和嘉南大圳,以解救嘉南農民之苦。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Guanting Chen

蔡正元先生於5月1日貼出一文 ,比較清朝縣官周鍾瑄與日本工程師八田與一的治水功績,該文說,很多人以為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是日本人八田與一的貢獻,「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的最早開闢者,其實是清朝康熙時代的官員周鍾瑄」。

嘉南大圳濁幹線第一制水門。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翌日,該文隨即被眾多電子媒體同步報導,包括中時電子報、愛傳媒、奇摩網站、PC Home, 等等,內容完全一樣,都是由同一人撰寫的新聞稿,沒有查證史實,也沒有引述不同意見,可說是一篇缺少新聞專業的報導,卻能被這麼多媒體所青睞,其動員能力令人嘆為觀止。接著又在Line等社媒平台流傳,內容比那篇新聞報導稍多,但這回沒有寫作者蔡正元的名字,觀其虛假不實的內容,儼然一場認知作戰。

蔡正元的文章有很多地方扭曲史實,且有散播仇恨、偏見和對立之嫌,對社會有害,卻在網路上到處傳播而不見有人出來反駁。該文說清朝的諸羅(今嘉義)知縣周鍾瑄建設烏山頭陂和嘉南大圳,是向富商募款,又赴廈門爭取補助,並得到滿清政府的補助款,清政府沒有從台灣拿走任何錢;反觀八田與一卻是動用日本警察強徵台灣人的稻穀,日本政府一毛錢也沒有出,卻把烏山頭水庫所生產的果實搬運回日本,讓日本人享用。「現在台灣人盲目吹捧八田與一,卻徹底遺忘周鍾瑄;台灣人喝台灣水,吃台灣米,卻不知水和米怎麼來,只會盲目吹捧日本人」…….云云。

史實是這樣嗎?經查清朝諸羅(今嘉義)知縣周鍾瑄自己編撰的《諸羅縣志》,書中卷二講述他自己的幾處水利建設,其中烏山頭部分只有以下一段話:「烏山頭陂即龍船窩陂,灌烏山頭、二鎮、龍船窩等莊。康熙五三年,知縣周鍾瑄捐榖一百石助莊民合築。」這是說:建設烏山頭陂(按:「陂」在中文及台語都是池塘或小型蓄水池之意,不是現代意義的水庫)是徵用農民稻穀錢糧及勞力,周縣長自己捐了一百石稻穀,這是傳統式「簡易的水利設施」,稱為陂(埤)和圳(參見台灣大百科全書「烏山頭水庫」詞條),只能灌溉三個村莊的農田,不可與八田與一規劃和興建的現代大型水庫相提並論。

《諸羅縣志》並沒有說周縣長去廈門募款或清政府出錢補助,只講到農民自己出錢出力,而他自己捐了一百石稻穀。對照之下,烏山頭水庫是龐大複雜而工程浩大艱鉅,開鑿烏山嶺進水隧道三公里多長,引浩蕩溪水流入低窪大蓄水區,費時十年(1920-30)才完成,灌溉面積涵蓋嘉義、台南及雲林共15.3萬公頃農田,具有灌溉、調節洪水與乾旱、水力發電等功能,當時是亞洲最大、全球第三大水利工程。

八田在東京帝大修學土木及水利工程,又到美國研修,其所用半水壓淤填工程技術乃全球首創,可阻斷水滲透,防止堰堤崩潰;美國土木學會讚歎其先進技術,將烏山頭水庫命名為「八田水庫」(Hatta Dam)。

蔡正元說烏山頭水庫和嘉南大圳是由周鍾瑄首建,八田只是將其「擴建」而已,其實二者風馬牛不相及,蔡正元的「擴建」之說實在是昧於史實,也對現代水利工程學無知。嘉南平原歷經明清兩代直到日本統治前半期(1920-30為止),一直是看天田,農民飽受洪水、乾旱、土壤鹽化等三害之苦,根據當時的農村考察報告,連居民的飲水都成問題,這些問題直到八田的大工程完成(1930)後才得到解決。

周鍾瑄治理諸羅(今嘉義)有其貢獻,台灣人至今仍供奉他為神明,還有學術研討會探討他被封為「清官神明」的事蹟,蔡正元憑什麼說台灣人徹底遺忘他而盲目吹捧日本人呢?再說烏山頭水庫工程費用也不是蔡正元所說的動用警察強徵農民稻穀,而是由日本政府及台灣總督府編列預算補助的;1920年代上半期日本政府因關東大地震的緣故,財政困難,大幅削減對烏山頭水庫的補助,迫使八田必須解僱一批工程師和工人,延宕工程。

八田為人慈悲,其恩師西田幾多郎是聞名全世界的京都哲學學派創始人,西田氏篤修佛法,教導「舉世所有樂,皆從利他生」,八田說他深受西田恩師的影響和啟發,抱著關愛台灣農民的心情前來興建烏山頭水庫和嘉南大圳,以解救嘉南農民之苦;他和妻子都為使命而死於英年,令人感傷和緬懷不已。撇開日本殖民統治的是非功過,我們感念這位工程師的菩薩心腸、自我犧牲及其對台灣農民的恩澤都來不及,怎麼忍心抺殺他的豐功偉蹟而妄加侮慢貶損呢。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