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是否加入 Chip 4 南韓的兩難以及與台灣的關聯(上)

2022/08/11・01:24 林良陽(高師大事業經營學系副教授)
美方要求南韓在八月底前表態是否加入 Chip 4 ,目的在確認敵友關係,不希望南韓在美中之間搖擺。圖:拜登總統5月亞洲行首站出訪韓國三星電子集團,也與新任韓國總統尹錫悅會面/取自尹錫悅臉書

今年7 月中旬至今,南韓媒體一直對美、中、韓之間的晶片產業關係多有討論,例如,《BusinessKorea》在 7 月 15 日最醒目的報導是「U.S. Urging South Korea to Join Chip 4 Alliance (美國催促南韓加入晶片 4 聯盟)」;再則 8 月 2 日的報導是「U.S. Tightening Restrictions on Chipmaking Gear Exports to China (美國縮緊對中國晶片製造設備的出口限制),又例如 8 月 3 日的報導是「U.S. Moving to Limit NAND Production Equipment Exports to China (美國開始限制 NAND 生產設備出口至中國)。

什麼是 Chip 4 聯盟?

它引起南韓媒體的各方論戰,除了跟中美科技貿易戰有關之外,主要是跟 Chip 4 聯盟有關聯,其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國要求南韓在今年 8 月底之前回覆是否願意加入 Chip 4 聯盟?」而這期限即將來臨。

上述的 Chip 4 是指「美、台、日、韓四方晶片聯盟」,由美國所倡議,目的是希望透過這聯盟來遏制中國晶片產業的成長與發展。

我國部分媒體也有相關報導,在這其中,有的媒體引述不具名專家 的說法,指南韓一定會加入 Chip 4,理由是美方陣營在半導體設備和軟體居領先地位,南韓少了美日,就難以生產晶片;也有的媒體說,由於中國是南韓最大的貿易夥伴,南韓可能會選擇不加入,眾說紛紜沒有一致性的觀點。

事實上,這幾點原因都很重要,但這些看法可能都太過簡化,且依筆者理解,應該還有其他些許不同的觀點。

另一方面,所有媒體均僅僅討論「南韓會不會加入 Chip 4 」 並沒有探究這事件與台灣的關聯;筆者認為,這件事也將對台灣造成很大影響,因而撰寫本文說明,期待引起一些重視與相關討論。

Chip 4 是指美、台、日、韓四方晶片聯盟,由美國倡議,目的是透過這聯盟來遏制中國晶片產業擴張。示意圖/取自Pixabay

筆者曾在南韓首都首爾 (Seoul) 前後待過約五個月,在這過程中認識幾位 KAIST (Korea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韓國先進科學技術院) 教授,也接觸過一些活動、參與過一些討論;回國後,因為對南韓政治、經濟領域以及半導體產業特定集團的運作與布局有著高度興趣,而有一些基本觀察與理解,在這樣的基礎上,想跟大家分享筆者初淺觀察與看法。

先說本文結論,再進行相關分析與討論。筆者認為,儘管有某些深切的顧慮、也不情願,不過在迫不得已的狀況下,南韓最終可能還是會加入 Chip 4 聯盟,主要原因是它不能欠缺美方陣營半導體軟體/精密設備/先進材料的充分支持以及中國原有的市場紅利已經逐漸式微。

但,為了確保其國家利益,南韓應該會在某些前提下同意加入,最主要是要避免破壞韓中友好關係,以及避免引發中國類似過往「限韓令」的報復,進而對韓國整體經濟所造成的不良衝擊。

南韓與中國之間的複雜關係

筆者認為,對南韓來說,加入 Chip 4 是一件必須正視的極重大且複雜議題,它不僅牽涉到政治、軍事與其經濟發展,同時可能會干涉企業的正常營運,進而影響到整體民生;因其影響層面寬廣且深遠,才會引起南韓政壇、各界工商團體,以及各大媒體的高度重視 (甚至排斥);筆者想從以下幾點來說明南韓與中國的關聯:

若從歷史發展角度來看,我們可以說韓國一直都是中國的附庸國。韓國歷代君王做任何重大決策,都須顧及中國的態度以及因而對韓國本身所帶來的影響,甚至有很長一段時期得向中國皇帝屈膝朝貢,這件事直到近代中國創建民國之後才有所改變。

因而在歷史發展脈絡下,韓國民間普遍有親中與反中的兩派論戰,其間的利害關係糾葛複雜,不容易簡單地以贊成或反對的二分法來看待其韓、中關係。

嚴格地說,南韓的軍事威脅來自北朝鮮,而非中國,這與台灣的軍事威脅來自中國,本質上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儘管有強大的反中勢力,但南韓社會裡依然一直有著「為何要仇視中國?為何要與中國為敵?」的聲音,而前總統文在寅的爭議性角色,也更凸顯這件事的複雜性,甚至延續至今。

從西方角度來看,文在寅前總統是一位具高度爭議性的角色,他看似親美,但在很多作為卻又親中,似乎搖擺不定,讓美國有些頭疼。

為完成統一大夢,前韓國總統文在寅致力改善南北韓關係,其親中政策也備受爭議。圖:2018/4/27板門店停戰村為南北韓領導人破冰會見,舉行民俗慶祝儀式,南韓總統文在寅(右)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左)在慶典中併肩行走/取得美國之音中文網

作為民主陣營的一環,照理說,南韓應該與美方站在同一陣線;但因為以下三項因素,使得這件事變得模糊而複雜。

其一,是中國市場的議題,這等一下再說明。

其二,北朝鮮擁有核子武器與彈道飛彈系統,對南韓造成國土安全上的極大威脅。依據《韓聯社》報導,今年 6 月初北朝鮮即向東部海域發射 8 枚短程彈道飛彈,成南韓民眾的恐慌。

而這已經是今年以來第 18 次武力威嚇,不管是實質或心理上都對南韓民眾造成莫大心理與人身安全威脅。因而基於國防安全考量,它一方面需要美方軍事保護,另一方面中國是北朝鮮的大哥,所以也需要中國居間協調。

其三,是歷任總統的「統一夢」,特別是文在寅總統,簡單地說,文在寅不僅支持南北統一,甚且他近幾年的各項努力,都在實踐他的統一夢。

例如,2018 年 4 月底他與金正恩在軍事分界線的板門店舉辦「南北韓高峰會 (文金會)」,這是歷經 11 年之後,兩國首領再次會面並簽訂「板門店宣言」,指出雙方將共同促進朝鮮半島之和平、繁榮、統一,並同意朝鮮半島應無核化,以及兩國企盼在該年內可宣佈結束戰爭狀態等等 (可參閱《CNN》2018-04-28)。

又例如,2019 年 6 月底他與美國川普總統和金正恩再次在板門店的非軍事區舉行美、韓、朝三方會談,會議議題希望朝鮮半島可無核化,並促使兩國的永久和平再往前邁向一步。

但若要實現南北統一的理想,文在寅深知需要中國習近平的大力相助,所以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何他與習近平有著高度互動,不僅 2019 年 12 月文在寅到北京拜會習近平,且後續透過電話有頻繁的聯繫與交流,甚至在 2020 年 2 月中國 COVID-19 疫情蔓延需要幫助之時,文在寅說:「中國的困難就是我們的困難。」

基於上述三項主要的基本因素,文在寅不敢得罪中國與習近平,也不會想疏遠與中國的關係,而這些都與「加入 Chip 4 聯盟」的精神背道而馳。

南韓總統尹錫悅在選前強烈反中,當選後對相關中國事務卻轉趨保守,「反中」立場似已動搖。圖/尹錫悅臉書

現任總統尹錫悅「反中」的競選承諾 似已見動搖

儘管依然保有其親美的傾向,但迫於某種現實,尹錫悅選舉時激烈反中的態度似乎正在做調整,我們可以從以下兩個例子觀察。

依據韓聯社於今年 7 月初的報導,南韓外交部長在印尼與中國外交部長開會後, 特別強調「政府推進對華平等外交是理所當然的,而非配合西方步調,韓中兩國基於相互尊重、理解的精神實現雙贏發展才能建立起最健康的雙邊關係。」

韓聯社於 8 月 3 日的專文分析也指出,這一次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的台灣行,勢必對南韓政府造成一種「負擔」。

此外,裴洛西本次的亞洲行分別訪問了新加坡總統和總理、馬來西亞首相、我國蔡英文總統,也預訂拜會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但她離台前往南韓訪問之際,南韓媒體卻報導尹錫悅度假中 (在首爾休假),將不會與裴洛西會面,南韓外長 8 月 4 日也將前往柬埔寨出席會議,也不會與裴洛西見面 (最後在南韓國內各方壓力下,尹錫悅與裴洛西透過電話通話。)

換言之,在尹錫悅主政後,必定是感受到南韓與中國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複雜關聯,因而不再跟過往一樣有著慷慨激昂的反中情緒,這導致尹政府現今對待中國的態度與以往大有不同。

中國是南韓的最主要貿易夥伴。

依據我國政府 2022 年 6 月出版的南韓經貿檔資料顯示,中國為南韓第一大進口及出口國;2021 年中國市場佔南韓出口總額的 25.3%,而在南韓的進口總額中,自中國的進口佔 22.5%。

由此可見,中韓經貿對南韓的重要性 (這還尚未提及南韓眾多企業在中國設廠生產與直接在當地銷售所產生的龐大營收),雙方若發生任何爭議或衝突,可能會直接影響到南韓的經濟發展;筆者在此要以薩德事件為例來觀察與說明。

2016 至 2017 年間,南韓因佈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引起中國與俄國的高聲反對;中國認為該系統會對其國家安全造成影響,因而對南韓祭出「限韓令」予以反制,例如,禁止南韓藝人到中國演出、抵制南韓的電影/電視劇/綜藝節目、抵制南韓汽車與產品,甚至也進行旅遊封鎖、暫停既有的學術與文化交流等,導致韓中關係急凍。

在這期間,南韓樂天集團 (Lotte) 因同意轉讓其高爾夫球場用於佈署薩德系統,而引發在中國有如鋪天蓋地的抵制行為,造成樂天在中國的 99 家門市中有 87 家關閉,影響其經營與銷售額甚巨。

2017 年 11 月中旬,南韓外長發表「三不原則」:即不追加佈署薩德系統、不加入美國的反導彈體系、以及不和美日合作成為三方軍事同盟,之後,韓中關係才逐漸地回溫。

2016至2017年間,南韓因同意美方佈署薩德反飛彈系統,惹火中國祭出「限韓令」予以報復, 民間同步發起拒買樂天行動,使得韓國樂天集團在中國99家分店,關閉了87家,損失慘重。圖/取自twitter

薩德事件至今餘波盪漾,因這前車之鑑,南韓若加入 Chip 4,其後續對韓中經貿衝擊將難以預期,且不容小覷。

南韓企業向來高度重視中國的龐大市場。

筆者在首爾時經常被友人請求進行「華語與韓語」的語言交換 (一種練習語言的方式),曾經一週內最高與五人交換語言,可以想見韓國人學習中文的盛況,其主要原因是,中國是南韓的龐大市場,企業主管與員工經常得出差或派駐到中國,而這也可以理解,為何南韓歌手幾乎都會唱中文歌,進而捕獲中國歌迷的心。

依據中國國家統計局 2020 年 1 月所公布的數據,其總人口數突破 14 億人,從市場與行銷角度來看,這人口總數實在極為誘人。

過去 20 多年來,相當多南韓企業對中國市場倚賴甚深,近期中國市場雖已不如以往的香甜,但南韓政府與企業依然對它抱持高度期待,若南韓加入 Chip 4 聯盟,那南韓企業在中國市場的未來發展就有受到壓抑的可能性。

上述幾點因素在在都說明,南韓政府一直顧慮也關注其與中國的關係,至今遲遲未做出任何加入 Chip 4 的決定,是因這件事高度敏感與棘手,若非萬不得已,它應該不會輕易答應。

事實上美方早在今年 3 月即提議要求南韓加入 Chip 4 聯盟,拜登總統就是要明確地確認敵友關係,不希望南韓左右搖擺,而這應該也是美方要求南韓在 8 月底前表態的原因。

參考資料:

  1. 峯岸博,韓國拋出「三不原則」接近中國的真意,日經新聞 (中文網) 2017-11-16。
  2. 美朝關係:川普金正恩「三八線」實現歷史性會面,BBC新聞網 (中文網) 2019-06-30。
  3. 文在寅習近平通話商討聯手抗擊新冠疫情,韓聯社 2020-02-20。
  4. 尹錫悅今將同美國眾議長裴洛西通話,韓聯社2022-08-04。
  5. 美國眾議長裴洛西飛抵南韓,韓聯社2022-08-03。
  6. 韓外長樸振:推進對華平等外交理所當然,韓聯社 2022-07-11。
  7. 韓軍強烈譴責朝鮮多地連發 8 枚導彈,韓聯社 2022-06-05。
  8. Griffiths, James, & Han, Sol, South Koreans dare to hope of once unthinkable peace with Kim, CNN 2018-04-28.
  9. Kim, Eun-jin, U.S. Urging South Korea to Join Chip 4 Alliance, BusinessKorea2022-07-15.
  10. Kim, Eun-jin, U.S. Moving to Limit NAND Production Equipment Exports to China, BusinessKorea2022-08-03.
  11. Yoon, Young-sil, Tightening Restrictions on Chipmaking Gear Exports to China,BusinessKorea2022-08-03, U.S.
  1.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