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自隆專欄】台南建城,誰的城?

2024,台南慶祝建城400年,400年前是1624年,台灣最早漢人政權建立者是鄭成功,但鄭成功「收復台灣」是1662年,那1624年又發生甚麼事?

鄭自隆(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教授)
2024/02/08 14:06
台南「建城」400年,此城就是荷蘭人蓋的熱蘭遮城,現在的安平古堡。圖/取自台南市政府古蹟營運科

2024,台南慶祝建城400年,400年前是1624年,台灣最早漢人政權建立者是鄭成功,但鄭成功「收復台灣」是1662年,那1624年又發生甚麼事?

台灣早年為無主之地,不同族群原住民以部落型式散居各地,即使同一族群也分屬不同的「社」,不互相隸屬,有部落聯盟形式只有台中大肚社,以及恆春琅嶠十八社的斯卡羅,並沒有一個可以統一全台的政權,這就是施琅在《平臺紀略碑》所述的「臺灣遠在海表,昔皆土番、流民雜處,未有所屬」,所以說「台灣自古屬於中國」之說並不精確。

台灣有政府治理型式是在荷蘭時期,荷蘭人先來台南,西班牙人晚二年才到淡水,西班牙統治時期為1626至1642年間。

荷蘭人會來台灣和澎湖有關,大航海時代荷蘭東印度公司在亞洲廣設貿易據點,1604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司令韋麻郎Wybrand率兩艘軍艦航抵澎湖,派員前往福建請求通商;明朝不允,責成都司沈有容率軍駐防,並公告嚴禁人民接濟;韋麻郎見通商無望,又缺乏補給,於是離開澎湖;諭退荷番,沈有容躊躇滿志,找了一塊柱型花崗岩刻上「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12字,此碑後來就在媽祖宮出土,也就是現在的澎湖天后宮。

由於對中國貿易需要據點,1622年荷蘭人又再次出兵澎湖,在風櫃斗構築堡壘,1624年明朝派出大軍包圍僅有數百人的荷軍,福建南路副總兵官俞咨皋告知荷人必須撤出澎湖,但可去非明朝轄地的大員(台灣)和明朝臣民繼續貿易,荷蘭人同意,於是拆除堡壘轉往台灣。

事實上荷蘭人早在1622年即來大員探勘,隔年並在安平沙丘(台南人稱為「鯤鯓」,即鯨魚的背部)構築簡易城砦,但被原住民襲擊而退出台灣。

1624年8月底,荷蘭人帶著風櫃斗堡壘拆下來的建材抵達大員,也就是現在的安平,傳言荷蘭人向原住民說要購賣一張鹿皮大小的土地,頭目答應,但荷蘭人耍詐,將鹿皮剪成細條用以圈地,但這是訛傳,一張鹿皮再怎麼剪成細條也不可能圈成一個城堡;事實上荷蘭人是以物易地,並非強佔。

荷蘭人將城堡命名為奧蘭治城Fort Oranje,以紀念領導獨立戰爭對抗西班牙的奧蘭治親王,1626年更名為熱蘭遮城 Fort Zeelandia,熱蘭遮城就是現在的安平古堡,台灣的第一座城堡。

城堡是以竹子、黏土或細沙為主體,後來逐漸補強,改為磚牆,磚來自印尼巴達維亞,也就是現在的雅加達,用蚵殼磨粉,拌以糯米、糖漿作為黏著劑,現在城牆殘跡就可以看到這樣的工法,經不斷擴建,1632年底完成上層主堡工程,下層主堡於1634年竣工,外堡則於1637-1639年間陸續竣工。但現在的安平古堡只剩基座,上層房舍是日治時期蓋的,完全不是荷治時期建築。建城過程就是《平臺紀略碑》所說的,台灣「及明季時,紅彝始有築城與內地私相貿易」,紅彝就是紅毛番荷蘭人。

在熱蘭遮堡曾發生一件涉外事件,見證台灣在17世紀大航海時代的角色 –

大航海時代貿易活動頻繁,各國來來往往,日本人濱田彌兵衛也是其中之一,不過海盜猖獗,所以貿易商表面上是商人,但都有自己的武裝力量;因抽稅關係,濱田與荷蘭人發生衝突,於是返回長崎,向幕府求援,幕府出兵,1628年就在熱蘭遮堡,濱田挾持台灣長官努易茲Pieter Nuijts和他的兒子Laurens,經談判,濱田放掉努易茲,但將其兒子當人質,帶回日本。

1629年努易茲回雅加達受審,1632年努易茲到日本,要以自己換回兒子與其他被囚荷蘭人,但其子已病死;1636年荷蘭派出特使Francois Caros,獻上一口重796公斤的青銅「吊燈籠」,贖回努易茲,這個青銅吊燈籠現在就擺在日本日光東照宮庭園。

濱田彌兵衛事件顯示日本勢力在17世紀已進入台灣,因此日治時代安平古堡立有「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碑,但戰後被國民黨磨平另刻「安平古堡」;沒錯,歷史都歸統治者詮釋。

在台南有2座荷蘭人蓋的城堡,除熱蘭遮城外,另一座就是1655年完工的普羅民遮城Fort Provintia,就是省城,現在稱為赤崁樓,老台南人叫它「番仔樓」,荷蘭人蓋的建物一樣只剩基座,現在看到的明式宮殿建築是60年代蓋的;樓中有座古井,傳言可通安平古堡,鄭成功圍城時,荷蘭人就由此地道逃至大員;但這是不可能的,二座城堡直線距離有6公里,隔著海洋和沙丘,荷蘭人再怎麼會填海造陸,以當時工程技術也挖不出來。

荷人治台近40年,是台灣第一個外來政權,現在安平天后宮斜對面、小砲台旁的墳地,就是荷蘭人埋骨之處,經400年層層疊葬,荷蘭人與台灣人祖先已成墳墓公寓的上下樓鄰居;當然也有荷人後裔成了台灣人,陳達儒作詞的《安平追想曲》就是描述台荷混血孩子思念父親的故事。

台南「建城」400年,此城就是荷蘭人蓋的熱蘭遮城,現在的安平古堡,荷蘭人與西班牙人幫我們拉開台灣近代史序幕,大員建城,大航海時代台灣也在全球拓殖史尬上一腳,沒有缺席。

專欄屬作者意見,文責歸屬作者,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