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世界屋脊上的原子彈

2022/05/14・21:02 桑杰嘉(前西藏流亡政府中文發言人)
美麗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圖/取自藏人行政中央官網

中國入侵占領西藏之後對西藏的文化、語言、宗教實施了系統性的摧毀運動,種族滅絕政策在西藏公開推行,近幾年更是變本加厲。另一方面對西藏自然資源的掠奪、生態環境的破壞更是史無前例,其中,中國政府在西藏推行的水電資源開發已進入瘋狂的地步,一座座水電站如同一顆顆世界屋脊上的原子彈,時時刻刻威脅著西藏人民,乃至南亞數十億人民的生存。

一,中國戰略對西藏生態環境

由於中國政府對西藏殖民統治和中國地緣政治戰略目的,在西藏實施大型工程項目,如水電、鐵路、機場、以及開採自然資源,在開發各種項目的過程不透明、官商勾結、政績為上的現實對西藏生態環境的破壞是致命性的。同時,這些項目實施過程中嚴重踐踏藏人的人權,藏人被邊緣化、種族歧視、危及生存。

中國政府加緊修建具有極大爭議的「川藏鐵路」,該鐵路修建對西藏生態環境的破壞是無法彌補的永久性的破壞,其中部分路段已經完成並通車。

2020年後,中國的“水電開發的主戰場將逐漸轉向藏東南地區,即金沙江、瀾滄江、怒江上游以及雅魯藏布江中下游地區,並啟動具有戰略意義的「藏電外送工程」。另外,中國受到氣候改善方面的國際壓力,中國本地資源短缺的壓力和水資源的短缺,中國本土用電需求的加大的壓力等促使中國對西藏水電進行瘋狂式開發,其中之一就是雅魯藏布江中下游水電開發。當然,也有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要青史留名目的,而專家也指出「這個工程的建造將完成對雅魯藏布江水資源的全面的戰略性控制」。

二,瘋狂開發水電—西藏的生態保護前景黯淡

中國政府不顧環境人士和國際環境組織、專家的警告繼續大量開發西藏水電項目,其中雅魯藏布江中下游水電開發已經載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第14章加快培育完整內需體系的第二節《拓展投資空間》中,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工程就是在雅魯藏布江大拐彎處建造發電裝機容量為三峽工程三倍(也說發電裝機容量為三峽工程五倍)的巨型水電站(中國官方也稱墨脫水電站項目)。而2021年是第14個五年規劃的第一年,因此,外界認為工程前期工程已經開始。

按照中國的工程規劃決策程序,當一個大型工程完成工程可行性論證、其工程對環境影響的評估報告得到國家環保部批准之後,才能得到國務院、中共中央和全國人大的批准,才能夠列入五年規劃。一旦工程列入五年規劃,就有了資金的保障,隨時可以開工。前期準備工程常常在國家決策之前就已經開始。

以上觀點得到中國官媒的證實:「2020年11月7日,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齊扎拉調研林芝市米林、墨脫縣調研重大工程佈局中,齊扎拉實地察看了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工程選址,聽取規劃進展情況匯報。他強調,黨的19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製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14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明確提出實施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重大工程。我們一定要胸懷兩個大局,全面加快、搶抓機遇,倒排時間表,全力以赴把前期基礎工作做紮實。」

西藏南部的林芝市 。圖/取自藏人行政中央官網

有學者認為2021年習近平到西藏後去林芝也是為這一水電項目進行視察。

有關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工程的官方公開資料較少,但是,在中國政府控制的各種媒體上多年來一直在進行廣泛討論。據中國政府控制的百度的闡述是:

「墨脫水電站位於西藏雅魯藏布江下游米林縣派村(區)至墨脫縣希讓村的260km 大拐彎峽谷段,該河段落差為2350m,派鎮的多年平均流量600億m³。河彎直線距離35 km,可打巨型隧洞引水,沿西讓曲河谷佈局六個1000萬kw的大型水電站,每個電站利用400米落差。總裝機6000萬kw。成為世界第二的超級水電站。穿過喜馬拉雅山至墨脫城下游發電。」

另外,還有一項大工程與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工程有關,那是「紅旗河西部調水」。

「紅旗河從雅魯藏布江」大拐彎上游開始取水,沿我國一二級階梯過渡帶設計,以隧洞、明渠和水庫相結合的方式,依次經過怒江、瀾滄江、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岷江、白龍江、渭河、黃河,再經河西走廊進入新疆,並延伸供水至和田、喀什等地。據稱全長6,188公里。同樣對西藏環境是巨大的威脅。

雅魯藏布江是西藏母親河,21世紀中國政府在此河上開發水電項目之後西藏所有主要河流上修建了水壩,而且高密度的開發。中國在雅魯藏布江上修建第一座水壩時遭到了環境專家的嚴厲批評。同樣,多年前中國政府提出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工程之後,也遭到專家學者和環境人士的嚴厲譴責,而且,也遭到雅魯藏布江下游國家的抗議,但是,中國政府如同以往執意實施這一工程。

在過去中國政府在西藏修建水電站的經驗來看,中國政府強制搬遷當地藏人,而遷移之後的藏人失去可持續的生存條件,政府的補助金常常被層層地方官員貪污,發放補助金的限期過後,政府不承擔民眾生活和發展的責任。搬遷者逐漸因失去持續性的經濟來源而貧窮不堪。由於遠離了數千年生活的土地和傳統文化環境出現嚴重的社會問題。

大型水電項目對本地藏人受益渺小,反而大量的中國人移民西藏。據西藏人權與民眾促進中心資料顯示,中國政府在西藏實施水電等大型項目時,所有的技術人員來自中國,包括大量的一般工人,基本上不為本地藏人提供勞動機會。就算藏人獲得勞動機會,也是工資最低的負荷沉重的中國人不願做的體力勞動。

另外,修建大型水電站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問題是全球公認的,而這樣的大型水電項目對西藏脆弱的生態環境更是毀滅性的破壞。更嚴重的是中國政府為了其地緣政治和殖民統治西藏而開發的大型項目在環境評估等方面官商勾結、不透明、政府一手包辦,因此,對生態環境的破壞雪上加霜。

國際專家稱墨脫水電站將造成「極為嚴重的後果」。環保組織國際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的項目主管莫琳·哈里斯(Maureen Harris)說,「這確實造成了嚴重的後果。水電站大壩對河流生態造成的最大的一個影響就是,這些大壩會截留原本應流向下游的泥沙。這些大壩擾亂了各種魚類的生活,擾亂了水流,造成河岸侵蝕等問題,並且還讓農業生產力受到損害,還帶來了讓河流下游居民的生計受到影響的其他問題。」

「專家認為,這可能是有史以來風險最大的巨型工程。不僅是因為這裡容易發生大規模的山體滑坡,發生過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些地震,而且還因為這裡距離印中爭議邊界非常近。這意味著任何大型項目都可能導致不滿情緒的升級,激化世界上兩個人口最多的國家之間領土爭端。」

中國政府狡辯稱這是為了在設法解決氣候變化問題、控制碳排放。當國際專家否定了中國的說。國際河流組織認為,修建水電站大壩不能解決問題,中國應該尋求其他形式的可再生能源。「所以,我認為不妨問一下,以什麼為代價?這麼做會毀掉什麼?我認為,這不是唯一可以或應該探索實現碳中和的途徑」哈里斯說。

雅魯藏布江是中國政府最後開發的西藏河流,短短十年裡修建水壩開發水電已經達到了瘋狂的地步。如在雅魯藏布江的干流上中共就規劃了八座水電站。中國華能集團的五座水電站(中),四座水電站的壩高都超過了100米。有一座大概是80多米,一共就五座水電站。五座水電站之間的距離大概就是8公里到10公里,就在38公里的這個距離裡面,這一段河裡面,就建造了五座水電站。另外三座由中國國電集團承建。「在雅魯藏布江的很多支流上都蓋起了一個一個的水電站。已經登記在冊的大概將近有一百多座水電站了。」

三,保護生態環境的法律是擺設

雖然,中國政府頒布了很多有關生態環境的法律法規,但是,這些法律跟中國的其他法律一樣(包括憲法),首先中國政府自己不遵守,因此,對保護環境的效果甚微。最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2020年中國媒體廣泛報導西藏安多地區一起非法開採煤礦的消息:《祁連山非法採礦14年終被擒,青海"隱形首富"隱秘發家史》稱:「自2006年到2020年的14年間,興青集團從木里煤田非法採煤2500多萬噸,獲利150億元左右。實際上,早在2014年8月、2017年8月,2019年7月及2020年7月,各級監管機構先後前往礦區進行督查,包括中央督察組都去過,但仍然安然無恙的開采了14年。

非法開採者不僅僅是政協委員家族,而且一直受到中國政府官員的保護和支持。更滑稽的是這一礦區恰恰在中國政府所謂的「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既然國家級的保護區情況如此,其他地方情況不知糟糕到何等程度。

另外,中國報導稱「2021年,全國公安機關深入開展崑崙2021專項行動,--全年共偵辦危害生態環境刑事案件2.3萬餘起,抓獲犯罪嫌疑人3.1萬餘名。」當然,這些是用中國的話來是蒼蠅,而更多的老虎逍遙法外,而大規模破壞生態環境的項目是政府項目,誰敢問一句?可見生態環境相關法律只是一種擺設,而生態環境的保護更是紙上談兵。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