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憲宏專欄】只剩「習近平下台」選項「美中關係」才能解套

2022/09/24・12:59 楊憲宏(資深媒體人、人權活動家、公衛碩士)
美國總統拜登9月18日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60分鐘」專訪說,若台海發生前所未有的攻擊(unprecedented attack),將出兵協防台灣。圖 / 取自拜登臉書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驚醒了沉睡太久的世界。這是一個新而清醒時代,「除惡務盡」是全球民主國家不再模糊的目標。至於「樹德務滋」,剛剛才醒,猶待努力。

醒過來的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以來四度表示若中國入侵,將出兵協防台灣,證明這不是「夢境」。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以17票同意,5票反對通過《2022台灣政策法》。國際媒體認定「此舉將強化美國對台軍事支持」。也就是,中共若敢侵犯台灣,美國一定出兵。圖 / 取自shutterstock

拜登9月18日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60分鐘」(60 Minutes)專訪說,若台海發生前所未有的攻擊(unprecedented attack),將出兵協防台灣。

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康貝爾(Kurt Campbell)隨後視訊出席華府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活動,指出拜登發言意思再清楚不過了(speak for themselves)。

康貝爾指出,美國政策向來維持一致,沒有改變,未來也會持續如此;「美方主要目標是維持台海和平穩定,並確保雙方有健康對話討論,努力避免情勢無意間升高」。

《華盛頓郵報》也沒有閒著,馬上發表評論認為,拜登道出許多人心聲(大家都醒了),包括多位美國國會兩黨議員,亦即「嚇阻獨裁者有其必要性」,俄羅斯試圖侵占烏克蘭就是鮮明例證。華郵指出,說淸楚固然有必要,但是仍然必須立法方能確保。

華郵指的明顯是最近正在進行的國會挺台灣立法。

「台灣政策法案」是由參議院外委會主席梅南德茲(Bob Menendez)、共和黨籍參議員葛蘭姆(Lindsey Graham)6月共同提出,被視是繼「台灣關係法」後,最全面重整美國對台政策的法案。法案目前已送出交付參院全院審理,但須在本屆國會明年1月期滿前在參、眾兩院通過,才能遞交美國總統簽署後生效。

為什麼拜登要提早表態?因為期中選舉局勢目前不利於民主黨,共和黨在挺台法案上扮演「踩油門」角色,民主黨則受到白宮的影響(白宮國安會蘇利文公開表示有疑慮),許多人猜測拜登「不會簽署」法案,而這樣的猜測將危及民主黨的11月大選,美國媒體不滿本案被延遲,拜登不能不說明白。

走走停停是必然的,中共邪惡是不爭的事實,可是如何才能有效「打擊魔鬼」?因為過去30年共和民主兩黨總統都沒有這樣的決心,自天安門事件發生以來,歷經共和黨老布希、民主黨柯林頓、共和黨小布希、民主黨歐巴馬,都以為「只要讓中共經濟發展起來,就會走向民主化」,現在看來真的是一場自欺欺人的惡夢。

川普總統已經清楚中共邪惡的問題,但他所用的人仍然存在「綏靖派」,力擋反共決策,把美國搞慘了。圖/Flickr by The White House

2016年川普總統終於看到原來「30年來飼大老鼠咬穿了布袋」,把美國搞慘了,政策大轉彎,開始從貿易、科技下手。結果,「大老鼠」中共不敢反美,轉頭去惡搞台灣出氣。川普4年,總算讓全世界都感覺不妙,可是大鯨魚轉身並不容易。不要說別人,就連川普已經清楚中共邪惡的人,他所用的人仍然存在「綏靖派」,力擋反共決策。

川普時代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去年11月出書指責了拜登政府對中共的綏靖態度。納瓦羅說:「由於拜登的軟弱,中共很可能會在台灣問題上採取行動。」拜登在他的政府中任命了各種「同情中共的人」。

納瓦羅概述的中共經濟侵略的「七宗罪」包括網絡黑客竊取商業機密、知識產權盜竊、強迫技術轉讓、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將產品傾銷到美國市場、使用大量補貼的國有企業採用掠奪性定價、操縱貨幣,以及造成美國社區芬太尼和其它鴉片類藥物的泛濫。

納瓦羅說:「我認為,美國人民、美國工人,明白我們需要關稅保護,制止這七宗罪。但是,在這一點上,我的觀點是,我們需要追究中國共產黨的責任,不僅僅是因為其經濟侵略,而且也是因為他們用(COVID-19)病毒攻擊我們。而這種病毒本應得到控制。」

納瓦羅9月20日出版新書《奪回川普的美國:我們為什麼失去了白宮,我們如何贏回來》(Taking Back Trump's America: Why We Lost the White House and How We'll Win It Back)暢談他在白宮如何輔佐川普,如何同各方勢力鬥智鬥勇。大紀元與新唐人記者因為採訪之故,預先閱讀了該書。

兩本書揭露了很多內幕。納瓦羅一心想對中共採取強硬政策,但他必須和他的鴿派同僚白宮國家經濟會議主席庫德洛、白宮高級顧問、川普女婿庫什納、白宮辦公廳主任梅多斯、財長姆欽等人鬥爭。

納瓦羅說,姆欽和庫什納「一手摧毀了」川普的中國政策,「他們在背後與華爾街和中國共產黨進行交易」。

納瓦羅列舉在中興、華為、TikTok、新疆人權問題上,本來制定的策略是非常強硬的,足以一招制敵,「但都被他的鴿派同僚在執行層面攪亂了」,導致2020年上半年競選民調顯示,川普和拜登二人對付中共的能力沒有多大差別。

納瓦羅在任時強烈希望採取強硬戰略,對中共施展雷霆手段。但白宮充滿了由華爾街交易員和中國鴿派組成的交響樂隊,他只是一個沒有權力沒有盟友的對華鷹派「單人幫」。這種情況下,納瓦羅對中共只能採取微妙而又危險的溫水煮青蛙策略。

這使得川普在很多中國問題上雷聲大雨點小。姆欽的軟弱無力,舉白旗的「中國貿易協定」,商務部長羅斯在中興問題上出現的尷尬,姆欽和庫德洛在5G和華為問題上的搖擺不定,庫什納在TikTok問題上的魔鬼交易,以及梅多斯在新疆人權問題上的遷就,納瓦羅說「都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納瓦羅希望川普可以再次回到白宮糾正錯誤,包括拜登的及他自己的錯誤。

知道這段過往,就可以了解,拜登為什麼「四度表示若中國入侵,將出兵協防台灣。」因為這是未來美國「政權防護罩」,用台灣議題來代表美國反共決心,是當今最有力的表達。而且拜登深知這個是川普的弱點。

川普在白宮時曾對幕僚說過的譬喻是,指著簽字筆筆尖說「這是台灣」,再指著總統辦公室裡的堅毅桌(Resolute desk)說「這是中國」。除非川普修正認錯這個「華爾街觀點」,否則在台灣議題上,拜登及民主黨仍然居於上風。

2013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印尼峇里島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丁。 圖 / 民報資料庫

台灣可以比較安心的是美中之間會越走越遠,雖然目前是「鬥而不破」,但是兩國之間也已經是比「雞肋關係」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還差。習近平去一趟中亞見了普丁,很倒胃口,連晚宴都不吃就逃回北京。這一刻,他應已了解,中國的未來仍在美國。而可悲的是,只剩下「習近平下台」這個選項,「美中關係」才有解套可能。

所謂「修昔底德陷阱」:美中終將一戰,其實警告意味大於預言。戰爭不能解決人的問題,誰是「麻煩製造者」(trouble maker)就解決誰,才符合「最經濟原則」(以最少的勞力得到最大的工作效果)。有趣的問題是,在美國兩黨眼中,習近平到底還有多少「剩餘價值」可供利用?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