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中國人站起來了嗎?

2022/06/10・14:32 洪博學(曾任報社總編輯、國際公關公司主管)
上海市民外出前,每天要做核酸檢測,有一個視頻顯示,一位女士正在核酸站小窗口下,身子半蹲著,接受大白居高臨下的服務。示意圖/截自中國網

1949年,中共建政,毛澤東意氣風發,站在天安門上大喊:「中國人站起來了。」但是,依我看來,中國人還在下跪,一個黨國高官以土匪自居的社會,底層中國人,面對如此強梁,只能繼續下跪,而且是向喊站起來的人下跪。

中國人民大學舉辦的經濟論壇,一位總經濟師陳文玲大言不慚說:「收服台灣,要把本來屬於中國人的台積電,搶到手裡,以免轉移到美國。」語驚四座,說這種話,不是土匪而已,根本沒常識。

6月1日,上海宣布解封,上海官方說法是沒有封城,所以也沒有解封,封城期間,我們看到中國人向大白下跪,拜託讓他外出看病,拜託食物分配。

現在上海官方說,沒有封控,過去只是靜態管理,但是,市民外出前,每天要做核酸檢測,有一個視頻顯示,一位女士正在核酸站小窗口下,身子半蹲著,接受大白居高臨下的服務。

這種設計讓被檢測的人,站不起來,因為站起來,嘴巴就離開窗口太遠。我仔細研究發現,這種設計是故意的,問題出在大白在隔離屋裡面,有張椅子可以坐,保證值勤時不會太累,大白既然坐著,那麼外頭的老百姓,只能蹲下了。

那樣的姿態不太雅,可是,多數中國人習以為常,幾千年的帝制後,中國人已經習慣奴隸的身分,所以,永遠是「官比民大」,一位中國小學生在我的志願作文中,就大方地寫出;長大後要當貪官的志願,把家長和老師嚇壞了。

中國人從小被教育;讀書和作官是一回事,不是兩回事,當了官可以光耀門楣,還可以高高在上。

官員高高在上習慣了,老百姓就只好用跪的,用半蹲姿表示臣服,所以,中國街頭上,一排人蹲在地上,抽著菸,這是最常見的場景。

這種場景在二戰時德國集中營或蘇聯集中營,最為普遍,這也是威權主義盛行地方才有的場面,中國人經過幾千年的下跪教育,把下跪當常態,蹲下來也就不奇怪了,人類會因為蹲久了,自覺比別人矮一截,慢慢失去作為人的尊嚴,接著就失去反抗的意志,這也為什麼法院總是把法官的位置安排高高在上的目的。

毛澤東把「中國人站起來」與解放連結,而中國人的解放,是中共給予的,要求中國人向中共下跪感恩,但是,這場解放秀現在看來,完全是一場惡夢。

荷蘭漢學家馮克在他所寫的《中國革命三部曲》中,第一部就是《解放的悲劇》,第二部《大躍進大饑荒》,第三部才寫了《文化大革命》。從解放到文革,長達30年,在毛澤東治理下,大大小小運動幾十次,中國人沒有站起來,反而倒了下去,死亡數以千萬計,所以馮克說:「解放比不解放還糟糕。」

就好像現在上海解封了,但是每天出門之前,必須蹲下去,讓大白捅一下,不管貧賤,中國人沒有站起來過。

上海封控,超過兩個月。圖/民報資料庫

上海封控,超過兩個月,很多海外民運分子認為會爆發革命,但是,我認為不會,因為中國人大多數,至少十個億以上,都已習慣被壓迫,下跪式的生活,你要他們為了自由與尊嚴,起身對抗中共,我看很困難。

70幾年前,美國戰略學家喬治肯楠,主張圍堵共產黨擴張,早就看穿這一點,鄙視「共產黨人」,並認為,被紅色共產洗腦後的人民,不值得拯救,美國無須對這些「共產人」關心,肯楠更反對西方自由國家和共產黨交涉,用人權問題讓渡西方權益。因為,老共打自己子民,人民願意挨打,甚至不反抗,那是老共的事,不是西方國家的事;同樣的,人權透過抗爭而來,奴隸必須先學習站起來自己拯救,否則誰也救不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