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台灣的投降派

2022/06/24・07:53 洪博學(曾任報社總編輯、國際公關公司主管)
2019年國民黨國政發表會,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右二)與張亞中(右一)、鴻海創辦人郭台銘(中)、韓國瑜、周錫偉等人合影。圖/取自朱立倫臉書

台灣的紅色投降派有兩種,第一種是像藝人老蕭,這種長江黃河浪漫實務派,沒經歷過紅色鐵拳重擊,不知道中共險惡,另一種是身在台灣,心在中國的「紅色在地協力派」,專門留在台灣,興風作亂。

今年的地方選舉,台灣藍營可以說是精銳盡出,借風作浪,反撲力道大過從前。

提名前夕,朱立倫還特地跑了美國,企圖用「親美反共」替自己的政黨洗白,可惜,根據最近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所公布的民調,「六成五的台灣人,還是認為國民黨是親中政黨」,調查中顯示,國民黨人自認自己政黨親中,比率更高。更簡單說,這個政黨帽子是中國,骨子裡更充斥紅色投降派,親中只是假面具而已,支持度第三名的民眾黨,就比較複雜,黨內有綠有藍,甚至被譏諷是檳榔黨。

有意參選高雄市長的張亞中,還沒被提名,就先開跑,政見已經超越韓國瑜,不再「貨出去,人進來」,改為高喊「高雄非戰區」,張亞中拉高調子,選高雄市長等同選總統,大言不慚,他要和老共簽署「高雄非戰區」,以免高雄落入戰爭砲火中。話說得好聽,問題是,老共真的要打台灣,還會刻意避開高雄嗎?高雄是海軍基地,岡山有空軍基地,鳳山有軍校,高雄明擺著屬於軍事重地,發明這種保護高雄政見,動機不是愛高雄,而是巧立語言分裂台灣,替自己投降中國,找個好理由。

中台之間是否爆發戰爭,只能猜測,無法預言,因為沒有人希望戰爭,俄烏戰爭已經替人類作了生離死別,城毀人亡的宣告,不管「親俄」或者「親烏」,都在戰火下化為幽魂,無人聞問,最慘的恐怕連墓碑上刻上「埋在此地的是一位俄羅斯人」,也不可得,驗證為了民族主義,投入戰爭的愚純。

其實,親俄的頓內次克,或者盧甘斯克,並非不能和平解決,只要大國普丁慈悲說:「俄羅斯土地夠大,你們搬回來吧。」或者小國澤倫斯基說:「妳們走吧,回到妳們的俄羅斯。」高明善良的政客可以解救人命,但是,愚笨的政客卻傷害全世界。

金門與廈門的問題,放大一點看,就是中國與台灣的問題,也是同樣的民族選擇,生活方式選擇。

很多台灣投降派喜歡成為堂堂正正中國人,又想過自由的日子,兩者矛盾又衝突,才須要找更多人墊背,否則大可勇敢一點,賣掉財產,回到中國定居,如此,可以簡單和平處理的方法卻被拒絕,野心的政客硬生生用強大話語權,要把問題引入領土爭奪的戰爭漩渦。

投降派怪罪李登輝搞本土化運動,把中國人變成台灣人,其實,這也是搞錯重點,根據最近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的民調顯示,贊成為了避開戰爭,暫緩台灣獨立有47%;但是,堅持獨立者還是有31%。獨立派增多的因素,並非本土化教育,而是中國治理狀況越來越糟糕,更不用說背離普世價值的自由,民主,人權了。

其次,俄烏戰爭也給台灣人啟示,認為戰爭一啟動,台灣無法挺過百日超過50%,但是,相信台灣國防可以挺過百日還有37.8%,為了自己的國家,台灣人願意上戰場也超過六成,證明台灣人反對被中共統治,越來越強烈。

中共摧毀愛自由的香港人,沒有人相信老共會放過自由台灣,這個世界政客貪婪也就算了,附從獨裁者的愚人太多,以至於獨裁者更囂張,愚者奉獻短暫的生命,被非理性的意識形態綑綁,過去,台灣把解救中國同胞,當作使命,演變到今天,企圖解救自己卻又如此困難。

這個世道總是因果循環,歷史一再重演,剛剛脫離飢餓的中國,似乎忘了30年前吃大鍋飯的奴隸日子,自己既然可以活在中國「偷著樂」,何必每天高喊著要解放台灣這位飽漢呢?只有一句話「犯傻而已」。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