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一場白衛兵文革運動

2022/05/17・18:12 洪博學(曾任報社總編輯、國際公關公司主管)
被派來防疫的「大白」,日薪千元人民幣,卻濫用權力,趁機發財,把不做核酸的人五花大綁,對拒絕開門的人家,可以破門,可以闖窗,甚至可以破壞門鎖,用「匪」字形容,也無不可。圖/取自shutterstock

15日,上海多個地區陸續解封,機場車站,上演大逃亡,紅色鐵拳重擊之下,很多被驚嚇的韭菜無法承受,回鄉的回鄉,能出國的出國,即便有出國護照,仍要通過海關的大剪之下,一位老兄在視頻上指導,海關詢問為何出國?最好的回答就是「為偉大祖國賺取外匯」。

離家到機場或車站,層層關卡,就算逃亡成功,中國就是一個14億人大型監獄,只要老共清零政策不改,每一個城市都可能是下一個上海,你逃得了這城,逃不了那城,有人剛逃離上海,回到北京又被封控,15日,靠近北韓的丹東市,也就無預警封了。

有人說,三年瘟疫下來,很多國際城市也封過城,但是,封城的民主國家,至少還有民主程序和法律基礎,問題是,上海或其他中國城市,封城卻完全沒有章法,連「免於飢餓」的保障也沒有,被派來防疫的「大白」,日薪千元人民幣,卻濫用權力,趁機發財,所以稱之為「白匪」,把不做核酸的人五花大綁,對拒絕開門的人家,可以破門,可以闖窗,甚至可以破壞門鎖,用「匪」字形容,也無不可,至於用鐵絲網,用電焊把別人家門關死,已經在各地司空見慣,這種事若在台灣發生,肯定會遭受與論抨擊,法律追溯,政府下台。

台灣也曾經疫情嚴重,但是,沒有封城,人民在疫情嚴重期間,很主動減少出門的活動;但是,中國不行,到底是中國人公民道德素質太低,或者是政府已經習慣高壓濫權,所以,一定非搞到人仰馬翻不可,或者說,共產制度或獨裁制度,本質就是如此。

獨裁統治依靠暴力和謊言兩手,這一點天下皆然,更重要的是,中國這個紅色獨裁國家,沒有經過轉型正義,所以,不可能知道是非,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全世界都認為解放軍不正義,只有老共持續替解放軍拍拍手,用封鎖資訊方法,面對滔滔聲浪對六四事件的質疑,所以,現在中共教育中國人,俄烏戰爭中,俄羅斯倚強欺弱,是正義方,戰爭千錯萬錯是弱者烏克蘭的錯,所以中國人必須支持侵略者俄羅斯,這也就非常正常了。

獨裁者拒絕轉型正義,譴責邪惡一方,所以不正義的事情,只能持續循環,一路走到黑。

50年前,毛澤東利用文化大革命,發動紅衛兵「破四舊」,打擊右派,掃除走資,抓捕反革命,藉此佔據執政最高權威,卻因此讓中國陷入無盡的恐懼深淵,人與人之間互相懷疑,50年後,老共對當年發動文革的毛澤東無半句怨語,對幫毛澤東打家劫舍的紅衛兵,沒有一句譴責,所以,年少的紅衛兵,長大當了官,就是濫用權力的官,即便當了最小的城管,也是濫權的城管。

看看上海白匪的作風,與文革時代的紅衛兵,不只幾分相似,簡直,一個樣。

紅衛兵四處串聯,任意闖門抄家,任意扣上反革命帽子,把好人抓去批鬥,和現在把人扣上反對防疫大帽子,任意把人抓去方艙沒兩樣,今天可以抓走確診陽性進入方艙,明天也可以抓走陰性者去隔離,是否科學不重要,上級命令才重要。

上海人為了反抗,關在陽台,大唱紅歌或國際歌,結果連唱國際歌也算違法,一位年輕人抗拒進方艙,大白恐嚇他「你會禍及三代」。這位老兄說:「我只剩下這一代了。」

這句話讓我想起晚清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變法失敗後要被清廷砍頭,太太趕來見最後一面說了:「復生復生,你要走了,我們還沒孩子呢。」譚嗣同說:「有了孩子也是大清奴隸,不要也罷。」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