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奧運人系列/最悲情的天才神射手 杜台興 6次入奧2度「被迫退賽」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奧運人系列/最悲情的天才神射手 杜台興 6次入奧2度「被迫退賽」

系列四/為練射擊跪地吃飯、姆指失去知覺,無師自通、頻創紀錄,一生不是因台灣國際情勢無法參加奧運、就是自己軍人身份被限制出賽

 2016-09-07 10:19
杜台興至今仍有4項全國紀錄、1項亞運紀錄未被破,一代天才射手,雖然運動生涯漫長,但挫折、阻礙也出奇多。圖/杜台興提供、許嘉莞影像後製
杜台興至今仍有4項全國紀錄、1項亞運紀錄未被破,一代天才射手,雖然運動生涯漫長,但挫折、阻礙也出奇多。圖/杜台興提供、許嘉莞影像後製

杜台興,創下多項台灣奧運史上最威的紀錄:6度入選奧運國手、2度擔任掌旗官(與田徑選手李福恩併列)。但許多人不知道,他同樣也是最「悲情」紀錄的保持人:連續2屆遇台灣政策退出及抵制,入選奧運卻無法出賽;1990年北京亞運還因軍人身份「不准參加」。運動生命起飛最快速的黃金歲月,慘遭政治因素「拖累」。

今年66 歲的老射手,運動生涯20年,迄今仍保有4項全國紀錄和1項亞運紀錄,退役後重心放在做志工、培育年輕選手。雖感念一生光輝榮耀,因運動而來;仍不免感嘆:「也因為運動,一生在(海)外、在(國)內,飽嚐屈辱。」

距今40年的1976年加拿大蒙特婁奧運,是那時年僅26歲的小伙子杜台興第一次入選奧運,就被挑中擔任代表團掌旗官,臨行前有媒體問:「奪牌有沒有信心?」他口氣不小說:「對前輩楊傳廣和紀政在奧運拿牌的成就,非常佩服、也很景仰,但是,如果射擊也能受到和他們一樣的資源和支持,我相信自己成績不會輸他們。」

話說得比他的手槍還帶火、但卻不是狂妄。在射擊上,杜台興的天賦確實不輸給楊傳廣之於田徑運動。他沒有啟蒙教練、甚至從未受到正統與正規的訓練,早年出國比賽不是槍帶錯、就是子彈不對,得借槍、借子彈、翻書看規則,無師自通、土法煉鋼,練到20多年來國內無敵手、世界大小賽事獎牌無數。

服役射擊訓練  一射破軍中紀錄

20歲時,和全台灣男孩兒一樣去當阿兵哥,進了陸戰隊。新兵的2周射擊管道,開訓前的測驗,杜台興第一次拿槍就射了164分(及格是152分),班長一看對他說:「你沒問題啦,去買菜!」(意思是「不必練了」)

他就替部隊採買了一個星期的菜。由於射擊成績是各部隊最重要的考核,如果全年人數及格率未達60%,連長要記大過處份。杜台興形容:「那時每個兵上靶台打不好,教育班長一把就往鋼盔敲下去,喝斥:『滾下去!』這不打緊,滾下去後還要『滾上來!』。」

為了提升部隊「平均成績」,訓練前一天,班長又叫杜台興回來練一下,把成績保持。結果,買了一個星期的菜回來,杜台興第二次射擊還能「進步」,打了168分;真正訓練那天,他射出176分,登上陸戰隊隘寮靶場的「風雲榜」。

這下名聲傳開了,正式下部隊前,陸戰隊射訓隊、儀隊連、警衛連各單位都來挑兵,射訓隊副隊長一屁股坐在他旁邊嘀咕:「儀隊連、警衛連多苦啊?儀隊連一隻手轉槍200下、不掉槍才能放假;警衛連一站4小時、一動都不能動,來我們這裡好,可以拿槍呀!」

 
杜台興年輕時為練射擊及射姿,做了許多瘋狂的事。圖/郭文宏攝

為練射擊 跪地吃飯、抱槍入睡

他就這樣被說動了,進了射訓隊。「結果,這一去,將近半年沒有上過餐桌吃飯!」杜台興苦笑著說。

射訓隊學長「訓練」學弟拿槍的姿勢,吃飯得跪著,飯菜一來都放地上,單腳跪著夾菜吃飯。杜台興說,這個姿勢讓他右腳大姆指因此麻了10年、沒有知覺。

但他一摸槍就過癮,曾抱著步槍睡草席、一手綁皮帶、一手握著槍,訓練自己的「槍感」,結果血液不流通,隔天起來手臂紫了,那時部隊裡有人傳說:「杜台興『秀逗』了,但我卻很高興,覺得自己毅力很強!」

退伍後,高中同學拉著他去考情報局,他起先沒興趣。父親是軍人、母親在眷村裡開麵店,「小時候家裡苦呀,看見軍人騎腳踏車領袋麵粉,弄得身後一片白,覺得軍人沒出息、一點兒社會地位也沒有,才不要和老爸一樣當軍人。」杜台興說。

「不過,後來007電影紅了,看到男主角龐德一手拿槍、兩邊站著比基尼女郎,帥耶!」這種打動了他。考進了情報局,也在情報局正式開展他的射擊生涯。

一次射擊測驗,杜台興持大口徑的45手槍,一個彈夾7 發子彈幾乎打在同一個洞上,隊長對他說:「台興,台灣已經沒有人是你對手,你應該找機會出國比賽。」他打聽到情報局有個教練曾有出國比賽的經驗,想跟著學著點經驗、心中第一次有「到外面闖闖」的念頭。



曾協助拍攝國片《大頭兵》。圖/杜台興提供

3度入選奧運 才如願上場比賽

結果,他首次參加全國中正盃射擊錦標賽,就比下那位教練,拿到一個冠軍、一個亞軍,取得1976年奧運代表資格。但他進運奧運卻是無比坎坷,直到第3度入選、等了12年,才真正「進入」奧運會、上場比賽。

1976年,加拿大蒙特婁奧運,杜台興風光扛著國旗由中正機場出發。卻因為中國施壓,加拿大先是不給台灣隊簽證,又要求不得以「中華民國」名義出賽,台灣決定退出。杜台興隨代表團到了美國,2個星期就全團返回。

再等了4年,又來了一紙公文,要「備戰國家重要比賽」,杜台興說:「大家都知道,這是指『奧運』。」原想,終於可以上場了,但調整一天天加強,組隊卻停滯沒有進度,心裡很納悶,後來才知道,因為前一年蘇聯出兵阿富汗,由美國為首的國家聯合抵制1980年莫斯科奧運,「台灣也跟進」。杜台興不平說:「美國抵制,干我們台灣什麼事?選手的運動生命有限,又因為這樣不能去比賽,8年就這樣又沒了。」

心碎洛杉磯 與奧運獎牌擦身而過

直到1984洛杉磯奧運、杜台興第3度入選,終於順利「比賽」。但那一回,也是令他最百轉千迴的一次奧運。

洛杉磯奧運前,射擊協會有了一筆預算,送選手先去美國移地訓練,在一名前奧運金牌選手的農莊靶場裡接受心理強化訓練;再去美國步兵學校受訓3周,也因此和同時受訓的美國隊熟絡。

「在奧運比賽前,美國隊找來當屆參賽的9個國家、包括台灣,進行一場模擬賽,射擊時間還壓縮在1個小時內,我射出了571分(滿分600分)的成績,當年,奧運金牌的成績是566分,狀況非常好、對拿牌很有信心。」杜台興說。

沒想到,正式賽時,前3發還保持水準,後3發找不到感覺,杜台興想回頭找找熟悉的人或教練談談、穩定情緒,但當年3個選手、只有一名教練,回過頭一看,身後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手感沒有及時調整回來,當屆自由手槍以第7名坐收。如今想來仍十分扼腕。

 

兩度擔任奧運掌旗官,1976蒙特婁奧運扛著國旗出發,但代表團退賽(圖上);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雖然進場比賽,但已換持奧會梅花旗(圖下)。圖/杜台興提供

鬱卒北京亞運  軍人身份被「禁足」

但他生涯最大的打擊是1990年北京亞運慘被「禁足」,那是台灣第一次組代表團到對岸參加正式國際比賽,仍處巔峰狀態的他,因為軍人身份,直屬長官、情報局局長不准他參賽。媒體大幅報導,心灰意冷的杜台興當下直言:「我們(選手)只是一顆棋子,下棋的人把我們擺在哪裡?就只能在哪裡。」也下了決心要褪下軍服。

曾為了爭取台灣的尊嚴與名份,與中國代表拍桌對罵;也曾在76’奧運退賽時,出言教訓一名不願穿國家隊制服、不敢在美國舉起國旗的選手。但在國內,不是有人因為他軍人的身份有雜音、就是被軍人身份束縛影響參賽權益,杜台興無奈說:「我一生因為運動而有成就,也因為運動飽受不公平待遇而受屈辱。」

1995年由情報局退役、1996年再入選亞特蘭大奧運,並二度擔任開幕掌旗官。但回國後,就興起由第一線「退下來」的想法。杜台興說,「有一回,比賽才要開始,我搬著箱子就位,準備射擊,看著周遭對手都緊張得面色慘白,我卻打著哈欠,我想,自己可能對比賽失去熱情,是時候了!」

鐵漢柔情 帶選手做罕病志工 

杜台興是標準的「鐵漢柔情」,為國爭權益,嗓門兒比誰都大;但對於弱勢者,身子彎得比誰都低。有回替某營養品牌擔任代言人,參加一場演講,台上講演者是罕見疾病基金會創辦人陳莉茵,講述自己兒子罹患罕見疾病、在國內外奔走的心酸,台下的杜台興聽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巧合的是,陳莉茵還是他小學同學。

陳莉茵回憶,「他(杜)啊,小時候調皮搗蛋,還會抓四腳蛇嚇女生,怎麼知道長大變成『大國手』了!」而大國手被小病患感動了,退役後一頭栽入罕病服務,成了志工大隊長,還把其他射擊教練和奧運國手拉了進來。

在射擊場上,杜台興一邊訓練基隆明德國中、培育未來的射擊人才;一邊也指導身心障礙的朋友射擊,甚至教出過殘障奧運金牌選手。他認為,社會服務可以彰顯運動員的價值,透過病友的生命故事,也能強化運動員本身的毅力與精神,他與幾名老奧運選手將發起「奧運人協會」,社會服務也將是未來協會著重的目標。

但他心裡對台灣射擊運動停滯不前,仍感缺憾,「射擊是不受體型限制的運動,很合適台灣推展,但是光是林口公西靶場改建就搞好了幾年、搞不定,沒有標準場地、如何培訓選手?」在他的年代,靠著貧乏的資源土法煉鋼,天生好手也難發揮極致;20年過去,25公尺標準手槍資格賽和團體賽、50公尺手槍資格賽和團體賽,杜台興高懸著4項全國紀錄至今都無人打破,1面奧運獎牌,台灣不知還要等多久?




杜台興在射擊運動獲得無數榮耀(圖上、中)澳洲阿拉夫拉運動會曾牽著兒子杜威風光進場(圖下)。圖/杜台興提供


退役後的杜台興(前排)是罕病志工大隊長。圖/罕病基金會提供

《奧運人系列專題》
系列一/從自備國旗到自繪會旗 那年,老國手這樣守護台灣
系列二/沙地練滑雪、出賽兼衛國 台灣冬奧的「飛躍奇蹟」
系列三/看報「應徵」練滑雪 苗栗囝仔翁明義三度攻奧寫歷史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