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520前緬懷一個草根兄弟 撲向蛇籠的火鳥—詹益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520前緬懷一個草根兄弟 撲向蛇籠的火鳥—詹益樺

1989年的台灣 一個社會力爆發的狂飆年代為台灣奠下根基紮實而人民矢力維護的民主基礎

 2016-05-19 09:06
1989年5月19日,詹益樺引火自焚的方式,在總統府前撲向蛇籠鐵絲網上掛著「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布條上,繼鄭南榕而壯烈自焚。
1989年5月19日,詹益樺引火自焚的方式,在總統府前撲向蛇籠鐵絲網上掛著「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布條上,繼鄭南榕而壯烈自焚。

「我現拿鋤頭時、挑擔時,常思考這些問題:台灣社會上弱者在哪裡?他們被變成弱者是什麼原因?是什麼人造成?是什麼事情演變?我自訂一個方向: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起他。」~詹益樺

詹益樺,1957年2月22日生,嘉義竹崎人。民進黨基層黨工、朋友都喜歡叫他「阿樺」。解嚴前後,是街頭狂飆的年代,阿樺也積極參與反核四、農民運動、原住民運動、監委罷選、台獨運動。南來北往奔走,深入基層,足跡遍及全台灣。

他在黨外時期就默默奉獻,1985年底曾為監察委員尤清競選台北縣長助選,在三重地區為「彩虹戰士」尤清在街頭發傳單,開始他的黨外義工歲月;並曾先後在許榮淑、鄭南榕所辦的雜誌社擔任發行工作。

1986年10月10日,詹益樺第一次上街頭,參加包圍台電反核遊行示威,舉著「我們反對建核子廠!」海報,他默默的跟在謝長廷與洪奇昌後面呼口號,從台大走到台電大樓,這是台灣反核史上第一次示威遊行。

一個多月後,11月30日,國民黨為了對付旅居海外的異議份子,將他們列入黑名單,「不讓你回家」。為了迎接前桃園縣長許信良闖關回台,詹益樺到桃園中正機場接機,舉著「1986年黨外選舉後援會」的旗幟,就在鎮暴部隊前揮舞,國民黨以紅色水柱和催淚瓦斯對付接機民眾,他都站在隊伍前面抗爭,毫不退縮。

在桃園機場事件被軍警毆打

12月2日,許信良宣稱要從菲律賓搭乘菲律賓航空班機回台,詹益樺和朋友冒充出國旅客,前往桃園機場入境大廳內迎接許信良,當天包括張富忠、詹益樺在內共35位民眾,在桃園機場被抓,遭軍警暴行毆打,並被集體監禁在桃園縣蘆竹鄉海湖軍營,詹益樺被監禁十幾個小時,眼睛被打的紅腫、頭部因而受傷,到傍晚才被釋放在蘆竹的鄉間小路,這個經驗引起他的極大憤怒,也改變了他的一生。

12月3日,詹益樺在黨外公政會青島東路總會與民進黨主席江鵬堅、李勝雄律師、游錫堃省議員、以及在機場被毆打受傷的中執委張富忠共同召開中外記者會,指控國民黨在桃園機場事件中毆打三十幾位無辜的接機民眾。他說:「我這一生絕對不再讓這種代誌發生在我身上」。

為了不再受第二次的屈辱,詹益樺甚至留下遺書,表明他的決心「如果國民黨起訴我,在牢裡我要絕食至死」,以徹底抗議這個不義的政權。

1987年,「六一二事件」前夕,江蓋世帶領群眾到士林官邸拜訪蔣經國總統時,詹益樺與周柏雅全程扛著相當沈重的老式麥克風音箱,走了四個多小時的「都市游擊戰」,一路毫無抱怨地加入抗議國安法的遊行行列,面對軍警的包圍,他和田媽媽、黃怡,總是毫無所懼站在隊伍最前面抗爭。

1988年1月16日,蔣經國總統過世的第三天,台灣高等法院宣判「許曹德、蔡有全的台獨案」,重判蔡有全十一年,許曹德十年,台獨案判刑確定之後,全台掀起一陣聲援活動,詹益樺為了蔡有全被關,義無反顧地投入這場聲援活動,這是台灣人民第一次在街頭,把台獨口號喊的震天響。

520農民事件,他拆下立法院招牌

1988年的5月20日,台灣農民北上請願,農民要求政府要保護農民權益,執政者卻指稱上街的是「假農民」。詹益樺曾開著宣傳衝出重圍援救同志,農民在立法院前爆發嚴重警民衝突的流血事件,一陣衝突過後。詹益樺把我拉到大門旁,他想拆下立法院那塊招牌,是不是可以協調街頭攝影朋友不要拍他,以免留下警察事後抓人的證據。我一一告知認識的幾位攝影朋友,請不要拍阿樺卸下立法院的招牌鏡頭,詹益樺為了辛苦農民,下午2點50分憤而拆下立法院的招牌,立法院招牌掉下來那一刻,我們才拍下這個歷史畫面。

詹益樺在自焚前,曾前往高雄縣,義無反顧的投入戴振耀的農民教室組織,在高雄縣農權會從事地方性草根組織工作,他在高雄縣六龜甲仙美濃旗山大樹內門等地區協助農民爭取權益。他幫忙發傳單、搭台子、寫布條,過著苦修式的生活,有時甚至以宣傳車為床,從不叫苦。

阿樺曾在書信裡寫:「我現拿鋤頭時、挑擔時,常思考這些問題:台灣社會上弱者在哪裡?他們被變成弱者是什麼原因?是什麼人造成?是什麼事情演變?我自訂一個方向: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起他。」

1989年的二次自焚事件,我都忘不了那一幕,鄭南榕4月7日自焚那一次,我和江鵬堅主席是第一個衝入自由時代總編輯室拍照,詹益樺在總統前自焚時,我也在現場。

1989年5月19日,台灣建國烈士鄭南榕的告別式,那一天,我看見詹益樺穿著黑色無袖長袍,寫著「紀念鄭南榕」白色大自背心,背後寫著「建立新國家」,立面穿著深藍外套,身上揹著被包,從士林廢河道出發,他一路很沉重走在賴勁麟的前面,拉著一條白色的繩子,默默的跟著送葬對伍前行。當鄭南榕的喪禮隊伍遊行到總統府前的時候,迎面伺候台灣人民的,仍舊是大家熟悉的蛇籠、鎮暴警察,以及鎮暴消防車,警方已經出好幾條滾地龍,阻擋遊行隊伍前行。

在總統府前自焚殉道

鎮暴部隊向和平遊行的民眾噴射強力水柱,引起群眾的憤怒。只是出其不意,一個基層的草根工作者——詹益樺,在遊行隊伍行進中,竟然把預藏的汽油包在身上,以引火自焚的方式,撲向蛇籠鐵絲網上掛著「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布條上,用他的生命來向國民黨當局做最嚴厲的控訴,得年32歲。當時很少人認識詹益樺,他自焚時旁邊的朋友不斷哭著喊「阿樺」時,還有人以為是黃華自焚。

詹益樺曾說過:「鄭南榕是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我希望自己也成為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鄭南榕的自焚對詹益樺的人生態度影響很大,詹益樺的自焚,讓所有在場的人十分震驚和哀傷。沒想到才送走一個台灣建國烈士鄭南榕,在鄭南榕的喪禮上,竟又有一個追求台灣民主的草根工作者,以同樣的自焚方式來反抗國民黨。

1989年4月7日鄭南榕自焚之後,詹益樺曾在他的日記裡表明,「我願與上帝同在,不願屈服在豬槽下,鬥陣吃饙,作為一個快樂的豬。」面對國民黨這個不公不義的政府,他抱著「寧願死,也不願再受其羞辱」的決心。正是這樣的決心,讓他的行徑有如那隻失去自由的火鳥一般,視死如歸。終於他張開雙手,以十字架的姿勢,在自燃的熊熊烈火中,用身體撲向阻擋民主前進的蛇籠,為台灣人民留下永恆的典範。

2003年5月19日,阿樺的街頭朋友,在嘉義縣竹崎鄉親水公園為詹益樺樹立了一座紀念銅像並立碑紀念,碑文中有一段說:「阿樺是位有愛心,富正義感,並且在基層默默耕耘的草根工作者,尤其是對弱勢者的服務工作。享年三十二歲的阿樺,把生命的最後四年全部奉獻給台灣的反對運動。他曾參加過環保、反核、農民、勞工、原住民等運動;他南北奔走,積極參與農民運動,深入基層,組訓農民,足跡遍及全台灣。」

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詹益樺追思活動。詹益樺殉道27週年追思活動,訂於5月19日(星期四)下午2時30分在嘉義縣竹崎鄉竹崎親水公園舉行。


1986年12月3日,詹益樺在黨外公政會總會與民進黨主席江鵬堅共同召開中外記者會,指控國民黨在桃園機場事件中毆打三十幾位無辜的接機民眾經過。


1987年6月11日,詹益樺肩扛揚聲喇叭從立法院出發,陪著江蓋世在台北市區走了四個小時的「都市游擊戰」。


1987年1月10日,詹益樺(左二)舉著罷選布條反賄選,要求民進黨全面罷選監察委員,在台北市議會指責投票的市議員是「豬仔議員」。


1988年5月20日,「立法院」匾額被詹益樺挑落,留下滿地的石塊,這是農民運動衝突的現場。


嘉義縣竹崎鄉竹崎親水公園內的詹益樺紀念銅像。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