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對護理任務的誤解是推動全責護理的最大阻力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對護理任務的誤解是推動全責護理的最大阻力

2017-11-15 18:00
有些關注醫護人員工作時數及「醫病比/護病比」的團體或醫護人員,居然擔心已經是血汗的醫院,如果再推動全責護理,要護理人員包辦住院病人的生活起居,那不是會讓護理人員更加血汗?圖/網路CC授權
有些關注醫護人員工作時數及「醫病比/護病比」的團體或醫護人員,居然擔心已經是血汗的醫院,如果再推動全責護理,要護理人員包辦住院病人的生活起居,那不是會讓護理人員更加血汗?圖/網路CC授權

英國的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於1854年10月帶領38位護士到克里米亞野戰醫院工作。讓昔日地位低微的護士,社會地位與形象都大為提高,成為崇高的象徵。「南丁格爾」也成為護士精神的代名詞。她創立了現代護理制度,就是住院病人在醫院中的生活起居及疾病照顧全由護理人員負責。現代西方的醫療傳入台灣後,為了省錢,住院病人都要由家屬陪同住院,負責生活起居的照顧,甚至還要在醫院的庭院炊煮三餐。直到留美回國的陳翠玉女士,擔任台大醫院護理部主任時,才設立了營養部,負責病人三餐。可惜因為便宜的醫療給付,其他的「生活起居」的任務,仍舊需要一位家屬陪同住院處理。後來經濟慢慢改善,有錢的病人,就雇請「看護」來陪伴病人,造成一人生病,兩人住院的常態。於是一千床的醫院,每天至少有兩千人「住院」,不但造成醫院的嘈雜環境,增加感染控制的困難,也增加醫院的水電開銷及治安漏洞。但是大家習以為常,就忘記了住院病人的照護應該是醫院要負全責的!台灣的醫界人士,除非曾在歐美先進國家的醫院見習/實習/工作或自己生病住院過,才會感受到他們繼承南丁格爾的「Total nursing care 」(全責護理)精神的做法,與台灣天壤之別。

我在1971年赴美進修,第一個月在兒童醫院的神經科工作,當小學生病童的母親向我報告完孩子的病情後,小病人掛著眼淚與媽媽揮手告別。讓我非常震驚!但是,小病人住院一週,在醫護人員及接受護理師督導的專任護佐(Nurse's aide, NA/在英國稱作Nurse helper/helper in a hospital)的照顧下,病童很順利的出院了。轉到成人神經科病房工作後,也發現沒有家屬或自聘的「看護」陪同。這些醫院聘顧的專任NA,現在衛生福利部(衛福部)及勞動部通稱為「照顧服務員,簡稱「照服員」

現在要自費聘請一對一24小時工作的看護,一天的費用是2,000到2,400元(10天2萬多,一個月6-7萬),對很多家庭(月薪22K者!)已經是沉重的負擔。而少子化以後,很多家庭的年輕人都要上班,只好請年老住院的父母由另一位年老的配偶陪同「住院」照顧了。護理師們除了照顧病人,還常常要因為這位「老人照顧者」(care giver)跌倒、昏倒或生病,要忙著送她/他去急診!反而增加護理人員的負擔與困擾。更不要說很難教這位老人學會如何妥善照顧老伴。

可惜的是台灣醫界長年錯誤的護理照護系統,讓醫院主管或經營者及很多護理人員,不認為住院病人的生活起居照護是護理的一部分。以至於今年主管護理業務的「衛生福利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照護司)推出的106年度「醫院推動住院病人友善照護模式輔導計畫」(即推動全責護理輔導試辦計畫),因為經費及觀念的問題,只有零星醫院的護理部參加試辦。

有些關注醫護人員工作時數及「醫病比/護病比」的團體或醫護人員,居然擔心已經是血汗的醫院,如果再推動全責護理,要護理人員包辦住院病人的生活起居,那不是會讓護理人員更加血汗?其實全責護理的推動,是要增聘足夠的照服員(NA),接受護理師的督導,共同擔負起全院住院病人的照顧,將家屬或看護的病人照護工作交由照服員來作,沒有增加護理人員的工作負擔。護理師與接受過訓練的照服員合作,比與家屬合作,更能減輕負擔。如此不但可以避免護理人員的血汗,更可提升照護品質;去除醫院的雜亂,除了改善感染控制,改善治安,也減少醫院的水電等的浪費。是對醫院、護理及病人三贏的局面。加護病房因為有很多的護理人力,是最好的全責護理;有時家屬為了享受久一點的全責照顧,擔心轉到普通病房後就要自聘看護,而要求醫院延長住加護病房的時間!

有些人又擔心現在推動長照2.0已經招不到足夠的照服員,如果再推全責護理,不是更爭搶人力嗎?其實,勞動部2015年的資料,統計取得照顧服務員結業證明書者計11萬多人,至104年底實際從事長期照顧服務相關工作者計2萬多人,於醫療院所擔任一對一的看護工者,計1萬2千人。如果全面推動全責護理,醫院聘請的照服員是白天1對4,夜班約1對10;在長照裡,每一個照服員可以照顧更多的長照住民。可以減少人力的浪費,讓長照與醫院都可聘到需要的照服員!

又有人擔心,醫院要自聘照服員,錢從哪裡來?其實大家都應有沒有白吃的午餐的觀念,根據調查,住院病人如果每天負擔全責護理照護費800元,比起現在的2,000-2,400元,大多可以接受,再讓健保負擔每日給付全責護理費600元,以目前全國約7萬病床,乘上佔床率,每天約有5萬床住院,對健保署,每天3,000萬,每年約10億元,並非很大的負擔,應該可以接受。

根據調查,約7成5的上班族有因照顧住院家人而請假的經驗,每日平均花費於聘僱住院看護約2,960元。此外,有8成7受訪者願意接受共聘看護。如果全面推動全責護理,每天收費800元,採取共聘制度,應該可以受到社會的接受。老人因為沒有家人可以照顧,必須付費住進長照機構;如果生病需要住院,又要每天花費兩千多元的看護費,有幾個家庭負擔得起呢?讓我們破除誤解,大家全力支持並推動醫院全面全責護理。使社會更和諧,國家照顧人民的工作更完善。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