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日本now】憤怒的諾貝爾獎~沒有追夢自由的日本社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日本now】憤怒的諾貝爾獎~沒有追夢自由的日本社會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中村修二:「日本是沒有追夢自由的社會!」

2014-10-08 21:21
[完整介紹]
旅居日本的資深媒體人與知名作家。台大歷史系,後進入台大歷史所,1982年赴日,曾擔任《中國時報》駐日特派員、東京支局長,現為專職作家,書寫對於日本都會情愛和生活文化的觀察與解析。
璀璨美麗的藍色LED,是給人類帶來最大恩惠的發明,也是百年一度的發明!但沒想到,它的發明者,今年度得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中村修二教授卻說:得獎的原動力是憤怒!(圖為20多年前中村教授在《日亞化工》研發led的工作情形,合成自網路資料)
璀璨美麗的藍色LED,是給人類帶來最大恩惠的發明,也是百年一度的發明!但沒想到,它的發明者,今年度得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中村修二教授卻說:得獎的原動力是憤怒!(圖為20多年前中村教授在《日亞化工》研發led的工作情形,合成自網路資料)

日本今年因為藍光二極體(LED)而有赤崎勇、天野浩與中村修二,同時獲諾貝爾物理學獎,雖然日本媒體大舉報導這是「日本人的榮耀!」大喊萬歲萬歲,但是讓藍色LED實用化最關鍵的中村卻在加州記者會中表示讓他獲得諾貝爾獎的原動力是憤怒,憤怒日本社會不像美國,是個沒有自由的社會!

藍光二極體(LED)的開發的確如瑞典皇家科學院授獎所說的「藍色LED是給人類帶來最大恩惠的發明,是百年一度的發明」,如果沒有藍色LED的話,甚至就沒有智慧型手機,真的是劃時代的技術,現在家裡的燈光、燈號、藍光光碟、大規模燈飾等,對世界的技術革新與節能貢獻非常大,尤其如中村說:「對於缺乏電力的開發中國家能帶來光源!」

但是中村被問起自己研究的動力,他說:「除了憤怒之外,別無他物!」「沒有憤怒,我什麼都做不了!」中村已經為了日本那樣令人窒息的研究環境而脫離日本15年,甚至乾脆拿了美國籍,但看來日本帶給他的憤怒,至今還無法平息,中村在記者會中"anger"的字眼噴出好幾次。

中村對日本的憤怒的確是讓世人可以理解、共鳴的;因為當初他全神在自己任職的《日亞化工》進行開發時,公司以及同事對他很冷酷,雖然他曾開發紅色LED成功,但對公司營業額沒有幫助,同事等都罵他是白吃公司飯的人,上司甚至在他桌上寫了「如果不馬上停止研究的話,就要……」的恐嚇信函,他把信撕掉了,上司每次看到他都說:「你還不辭職?」

別的公司都是多人、花費上百億在進行開發LED,但他是孤軍奮鬥,而且公司只給他簡陋的機器,他自己不斷改造,在入社10年時,中村的憤怒衝到了頂點;不過他今天得獎後也感謝日亞創業者小川信雄,當初他曾直接找小川談判要開發藍色LED,未料小川5秒就答應撥款3億讓他開發以及到美國留學,他也表達了感謝。

中村在1993年開發成功量產技術,藍色LED從1994年量產值到至專利期限結束2010年,藍光LED銷售金額有1兆數千億日圓,但日亞只發給中村2萬日圓,因此中村在2004年提出訴訟要求日亞支付200億日圓,被稱為「研究者的造反」。

雖然中村在一審獲勝,但其後東京高院改勸兩者和解,中村因為單獨一個人跟發了大財的公司對抗,感到無奈,他很生氣地批判「日本司法制度酸臭了!」因此只好接受8億4千萬日圓和解。

中村在2000年離開日本到美國,被日亞到美國告他洩露企業機密,他很火大,就又回日本告日亞,2000年底時他在美日都官司纏身,非常辛苦,而且很多日本人跟他說「如果你若打官司就別想拿諾貝爾獎,最好別打了!」但他當時表示「拿不到就算了!」他今天表示:「做了自己想做的,但結果還是拿了諾貝爾獎,非常開心!」

他到美國之後,陸續在2005年開發了從水很簡易可以抽取氫的方法,2007年則是世界首次開發成功無極性青紫半導體雷射,今後他打算研究讓LED電力發光效率從現在的50%變成100%,他也說明自己若不入美國籍,則無法取得軍方預算來開發,因此當了美國人。

中村的訴訟算是對日本社會投下一塊石頭,到底社員的發明是誰的?許多公司雖然提高對於發明有成員工的獎金,但是也都非常有限;而最可惡的是安倍內閣現在還變本加厲,打算乾脆改定法律,把現行特許法規定的員工在任職時發明取得的專利是「屬於社員的」,改成「屬於企業的」,完全站在企業來想,是給想做研究開發的人大潑冷水,各界工會以及研究者也抗議。

中村表示「美國是有追夢自由的人,但日本社會沒有這樣的自由!日本上班族無法創業,就算有好的研究成果,也只是年終獎金多一點而已!日本必須改變制度!」但看來安倍跟日本社會還不斷在製造中村式的憤怒!

 

相關新聞列表/ Related News
留言板/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