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中國正式啟動亂世密碼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中國正式啟動亂世密碼

2019-01-08 15:08
拉動中國經濟發展的三頭馬車:投資、消費、出口同時間停擺了,在停擺之前,中國已經使出各種方法,企圖阻止經濟崩潰的來臨,而現在五隻黑天鵝降臨,正是算總帳的時刻了。圖/取自Pixabay
拉動中國經濟發展的三頭馬車:投資、消費、出口同時間停擺了,在停擺之前,中國已經使出各種方法,企圖阻止經濟崩潰的來臨,而現在五隻黑天鵝降臨,正是算總帳的時刻了。圖/取自Pixabay

去年12月,中國政府正式公布製造業PMI指數,已經跌落50%以下,顯示經濟衰退來臨,中共發改委管理部門雖然很長時間的隱瞞數字,並以行政命令懲罰發布經濟數字者,終歸失敗,畢竟還是無法杜絕外界悠悠眾口,這個數字開啟中國經濟步入蕭條信號,也提早為中國亂世到來作預告。

強大的失業潮,比第一波國企改革的下崗人口更巨大,中國如何應付隨之而來的社會犯罪和民間抗爭以及群眾動盪,已經引起全世界注意,緊鄰中國的台灣,準備好應付隨之而來的偷渡客嗎?

第一隻黑天鵝降臨南京

誠如預料,一開年人民銀行就宣布降準、降息,釋放1.5兆人民幣準備拯救市場,卻仍然無法刺激景氣,2019年中國第一隻黑天鵝「金融風暴」已經悄悄在南京降臨,名列中國500大企業中排名108名的南京豐盛集團,已經傳出跳票、倒閉,目前已知欠款300億人民幣,波及13家借貸銀行,隨著信貸到期日紛紛逼近,豐盛絕不會是第一家無法還款的企業,許多大企業已經全面備戰,繃緊神經。

豐盛集團在2002年創業,並在香港掛牌,集團旗下的「途牛旅遊網」也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集團經營地產、購物公司、醫療產業、再生能源、礦產開發,多元實體進行,所屬分公司遍及新加坡、澳洲、日本、韓國,如今驚傳經營困難,為金融風暴打開序幕。去年踩上地雷的是線上借貸平台,受害者超過百萬戶中產階級家庭陷入求償無門,現在缺錢情況已經蔓延到實體企業,資金運轉困難,並連累銀行,一位從北京歸台的台商說,「北京市府工商局,每天大排長龍,全部是要撤銷公司登記」。

從去年1月到10月已經有500萬家企業關門,估計到今年3月會高達1000萬家企業打算關門,中國企業公司有3500萬家,關了了三分之一,這是一個可怕的數字,預計會造成2億下崗人口,中國「國進民退」的現象,已經表現在私營企業關門,社保和稅負沉重終於壓垮民營企業,宣告中國回到貧窮的日子,所以習大王在改革開放40年演講中,多次提醒要自食其力、自力更生,原來,苦日子到了,於是,第二隻黑天鵝已然出現,許多人問,瀕臨破產的社保基金,可以拯救到龐大的下崗大軍嗎?

知識界拉開反習序幕

失業潮和金融風暴,兩隻黑天鵝雖然尚未打擊到知識界菁英,但是知識界百餘位公共知識份子,用「改革已死」四個字,直接向習大王嗆聲,打開2019年知識界菁英反習序幕。這波反習浪潮,要求民主法治,聲勢超過劉曉波在2008年憲章運動,很奇怪的是,這一百多位來自北大、清華,所謂「公知」在鋪文後,只受到監控,並沒有受到逮捕,一般人認為國安單位已經鬆動;另一個原因是,這批反習知識份子後面有不尋常的支持。去年底,由中宣部出資的「多維網站」就罕見要求習大王對美中貿易戰爭失算負起責任,可以證明中共高層反習勢力,已經聚集人馬。

今年初,持續中國人民大學向松祚的直率發文,北大社會系教授鄭也夫也以「政改難產之因」,要求共產黨必須體面的退出歷史舞台,鄭也夫認為要黨政分離、黨企分離、依法治國,談了半天,就是要共產黨下放權力,但是只要談到政改,最大的障礙就是共產黨不願意放棄一黨專政,既然不願意把權力下放給老百姓,那麼一切政治改革勢必全部落空,如果共產黨不願意體面下台,最終就是被人民推翻,這種言論完全是顛覆國家罪名,但是仍然沒有看到國安單位抓人的訊號。

1月2日,習大王大談「一國兩制」,也立刻被打臉,北大教授梁雲祥直接發文說,中國硬實力不如美國,軟實力不如台灣,連自己人都不願意當中國人,討厭被中國統治,有機會就紛紛移民到國外,請問:台灣為什麼會接受「一國兩制」?過去老共控制高級知識菁英的方法就是低薪水,搞補貼,你希望多賺一點,就要額外申請題目補貼,收集發票收據,乖乖聽老共的話,用這種方法控制教授,現在知識份子各個冒出頭,不怕危險,已經被視為第三隻黑天鵝。

樓市泡沫已超過極限

第四隻黑天鵝,就是全球關注的中國樓市,根據中國經濟學者鞏勝利分析,2008年美國「次貸風暴」引發金融海嘯,當時美國樓市總值是GDP的1.8倍,現在中國樓市總值是GDP的4到5倍,這種泡沫已經超過極限,2019年沒有不會爆炸的理由。目前中國用限購法令壓制,禁止建商賤賣,許多建商和投機客更是苦不堪言,不只違反自由市場法則,也完全亂套,難怪中國最大的地產商「萬科」以「活下去」三個字,作為2019年員工的鼓勵,可見樓市泡沫引爆的話,金融災難可能擴及所有層面。

失業潮從最低階的製造業,擴大到高科技產業,從下崗人口的移動就可以觀察出來。先前提高社保基金後,引發的下崗浪潮,集中在東莞、中山低階鞋業和電子零件業,而現在的下崗從深圳到龍華,很多是高科技大廠,尤其是日系大廠出走,像理工光學、旭日化工,最近陷入美光侵權官司的「福建晉華」,也因為「聯電」無法承受壓力,撤出300名台灣高階工程師,使「福建晉華」面臨關廠,中國晶片自主開發美夢也打上了一個休止符。飽受爭議的華為公司,在全球性抵制之後前景也非常不樂觀。

在四隻黑天鵝群聚中國上空的時候,還有一隻黑天鵝,顯然被大家忽略了,這隻黑天鵝就是豬瘟。所謂「亂世多瘟疫」,歷史上中國亂世都和戰爭及瘟疫有關,明朝晚年萬曆年間,戰亂紛傳、民不聊生、死屍曝野、鼠疫橫行帶來瘟疫,這種故事在中國歷史上罄竹難書,而目前已經失控的中國豬瘟,會不會是最大的黑天鵝呢?

五隻黑天鵝以外:民心

過去,拉動中國經濟發展的三頭馬車:投資、消費、出口,這三輛馬車同時間停擺了,在停擺之前,中國已經使出各種方法,企圖阻止經濟崩潰的來臨,所以時間才拖到現在,而現在正是算總帳的時刻了。

不要以為國家的危機永遠可以受到控制,許多危機其實一直存在,只是沒有發生在你的眼前罷了,就好像花開的時候,總是選擇夜裡。

作家納希姆塔雷伯用「黑天鵝效應」一詞來解釋:我們面對國家風險的預測經常無法準確,因為你從沒看到的黑天鵝會突然出現,所謂「黑天鵝」,就是已經存在,但是很少被看到。過去歐洲人以為天鵝一定是白的,直到來到澳洲,才發現原來天鵝也有黑色的。

五隻黑天鵝,已經飛臨中國上空,請問那一隻是亂世來臨的報訊黑天鵝呢?

其實,五隻以外還有一隻,那就是民心。前幾天海南島政府依照往例,發放過年補貼物資給貧困家庭,有很多家庭見到村幹官員到訪,直接把米、油、棉被丟出戶外,越來越多中國老百姓終於知道,每年國家編列一大堆農村扶貧基金,全部進了官員口袋,老百姓可以分到已經所剩無幾,中國農民真正的窮困,是共產黨製造的,這種農民覺醒,恐怕才是中國進入亂世的最強黑天鵝。

鄭也夫教授說,「國家的穩定來自法治,而不是來自權力擴張」,這句話正好印證習大王擴權專制,中國進入亂世,已有徵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