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以筆結緣,化病痛為墨跡!來自沖繩的街頭書法藝術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以筆結緣,化病痛為墨跡!來自沖繩的街頭書法藝術家

 2017-01-26 13:22
「縁筆書家」soyamax 曾山尚幸,是來自日本沖繩縣的一位年輕書法藝術家。圖/取自曾山尚幸臉書及instagram,民報合成
「縁筆書家」soyamax 曾山尚幸,是來自日本沖繩縣的一位年輕書法藝術家。圖/取自曾山尚幸臉書及instagram,民報合成

【編按】「縁筆書家」soyamax 曾山尚幸,是來自日本沖繩縣的一位年輕書法藝術家。與其他日本傳統書道界的名士不同,他舞墨揮灑的一方天地,在世界各地的「街頭」。曾是位癌症患者,18歲最好的年華在醫院裡度過,但是他也在醫院裡學習中文和毛筆字,如今15年過去,他成為了現在的街頭書法藝術家。

曾山尚幸在世界各國的街頭寫字,他也來過台灣十多次。今年一月初,曾山尚幸再度來台三個月進行巡迴街頭寫字,特別接受民報專訪,與大家分享他的故事!

曾山尚幸(そやま なおゆき)出生於日本新潟,原本是一個跟大部分普通人一樣、過著平凡生活的青年,普普通通地從高中畢業、普普通通地進入公司就職,也許最後也普普通通地過完人生。然而,18歲時罹患的一場大病,自此成為了他人生的轉捩點。現年33歲的曾山尚幸,已是知名的街頭書法藝術家,帶著用自己頭髮做成的毛筆,走訪了包括台灣、香港、美國以及歐洲十多個國家,在陌生的異國街頭,以筆墨揮毫自己獨一無二的新人生。

這一場改變他人生軌跡的「大病」,是在高中三年級時,開始有了「預兆」。當時他想,這應只是單純的成長痛。高中畢業後,曾山尚幸進入東北電力公司女川原子能發電站任職,然而成為公司職員不過兩個月,18歲的曾山尚幸被診斷罹患了惡性淋巴腫瘤第四期(悪性リンパ腫B細胞型リンパ芽球性 ステージⅣ)以及自體免疫性溶血性貧血,開始住院接受抗癌治療。

「當時被宣告馬上就要死了,我才18歲啊!覺得很可惜。我不想死。」曾山尚幸提起這段剛發現自己患了病的時期,每天就只是躺著,思考也很負面,過著連自己都不知道在幹嘛的日子。


18歲的曾山尚幸(右)被診斷罹患了惡性淋巴腫瘤。圖/翻攝自東京電視台

「我很喜歡印度聖雄甘地的一句格言,」曾山尚幸說,那句格言便是:如同明天就要死去一般活著;如同會永遠活著般學習(Live as if you were to die tomorrow. Learn as if you were to live forever.)。那段時間,他抱著「明天死去也沒關係」的想法,這樣的活著。「害怕的話就輸了,快樂的話就會贏(怖れれば負ける。愉しめば勝てる)」是他的座右銘,如此一日一日的與癌症奮鬥著。曾山尚幸在自己自費出版的抗癌奮鬥記《無差別料理研究家soyamaxの闘病記 - 悪性リンパ腫19歳の骨髄移植》中寫道:「為什麼是我呢」、「是前世的因果嗎」,那樣的事情隨便怎樣都好,總之,現在要繼續活下去──只想著這樣的事情。

化病痛為美麗墨跡!在醫院裡學毛筆字

從那個時候起,他也開始學習中文和書法。在接受癌症治療的漫長而無趣的歲月裡,總得要找點什麼事情做。曾山尚幸說,他因為很喜歡漢字,於是開始學習中文,想著「也許哪一天會用到吧」。從簡單的「早安」、「你好」開始練習,如今,他不只會說會讀,更「畫」得一手好字。

對曾山尚幸而言,寫字是「畫畫」。他在醫院裡開始學習毛筆字,沒有老師的指導,沒有書本的參照,完全是自學。曾山尚幸說,他其實不喜歡「書法」,指的是那些日本傳統書道文化中的「字體」、「流派」等等。但是他喜歡畫畫,也喜歡漢字,所以,他認為自己是「畫」書法而不是「寫」書法。他在紙上自由地揮灑創作,隨興而至,不受「字體」設限拘束,即使是同一個字,也絕對不會有第二幅相同的模樣。

「我的字體是我的字體,」曾山尚幸說道。他因為開始學習書法的時候,沒有老師也沒有書本,也因此,曾山尚幸的字不屬於楷書、行書、草書、隸書之中的任何一種,而是完全屬於自己的風格。時而豪邁灑脫、蒼勁有力,當然也能巧轉飛揚、纖細圓滑,依自己當時的心情和喜好下筆,每一個字都有他自己獨到的思考和靈魂。


圖/翻攝自曾山尚幸instagram相簿

沖繩!另一段嶄新的美味人生

也許因為沒有放棄求生的緣故,19歲他終於等到了志願者的骨髓。曾山尚幸說,原本血型為B型的他,在2003年接受骨髓移植之後,變成了O型血,從此生活觀也大為改變。隔年復歸社會的曾山尚幸回到了原本的電力公司工作,這一做又是四年,他一邊存錢一邊準備移居位處日本南方的溫暖的沖繩。

生過一場大病的曾山尚幸,因不耐故鄉新潟冬天時的寒冷,又因為想要學習沖繩有名的傳統藥膳料理──他們稱作「命藥」(ぬちぐすい),生命之藥,大抵就是我們說的「醫食同源」或「食療」概念。2008年來到沖繩後,他進入「沖繩調理師專門學校」學習,希望做出能同時滿足自己與他人身心的料理──抱著這樣的想法在沖繩進入了烹飪的世界。

曾山尚幸自許「無差別料理研究家」,曾擔任過飯店裡的中餐廳廚師、涼麵店店長。將近四年前(2013年),他辭去了麵店店長的工作,開始了作為街頭書法藝術家soyamax的活動。雖然目前不再以烹飪料理為職,但閒暇之餘,料理仍是他的興趣。

「贊否兩論」的「縁筆書家」!用筆墨畫下文字來結緣

到如今,曾山尚幸學習書法已屆15年,去過台灣、香港、印尼、西班牙、瑞士、德國、英國、芬蘭、俄羅斯、美國、巴西、加拿大、匈牙利等十多個國家。他分享自己在異國街頭擺攤賣藝的經驗,比如法國人和西班牙人似乎不太喜歡,但是瑞士、英國和德國人就相當喜歡他的作品,「尤其芬蘭人非常瘋狂。」曾山尚幸笑著說。

一件藝術作品本來就會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他說,「贊否兩論(さんぴりょうろん),這是我最喜歡的日本話。」原意大概是,有人贊成,也有人反對,沒有定論。作為藝術創作,喜歡它的人很多,不喜歡它的人也有;對曾山尚幸而言,比起中間說著還好、還可以的人,「不喜歡我的作品的人,我喜歡他們。」他覺得這比中間那些說「還好」的人更有趣、更有想法和見解。



2015年於法國巴黎。圖/翻攝自東京電視台

「我也很喜歡台灣。」已經來台十多次的曾山尚幸,第一次造訪台灣時約莫是九年前,當時他不會說中文也不會英文,一個人默默從基隆一路旅行到高雄。真正第一次來台灣從事街頭書法,是三年前(2014年)受到朋友邀請,到高雄的美國學校當志願義工,分享他的書法和人生經驗。也是那個時候,他在鹽埕埔捷運站前面開始了第一次的街頭書法;後來,他也曾大年初一到台南神農街,從早上11點一路寫到凌晨1點,一天就達200多人。「客人很喜歡我寫的字。」曾山尚幸說,只要客人喜歡,他就很高興。

至於他的藝名「縁筆書家」,曾山尚幸說,他是透過用筆畫下文字來結緣(御縁を結ぶ),所以叫作「縁筆(えんぴつ)」。他寫下關於「緣、愛、生、死」,將人與人連接在一起,把「緣」帶給大家。


曾山尚幸說,他是透過用筆畫下文字來結緣。圖/翻攝自東京電視台

最近,他也在台灣各地街頭巡迴書寫,也接受店家邀請提供場地為大家寫字,或幫店家設計LOGO和招牌。至於未來,他也計畫去韓國、夏威夷、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地,從事街頭書法藝術。他說,將來還想嘗試陶藝,像藝術家「北大路魯山人」一樣,把自己的書法、陶藝、和料理,全部結合在一起。而在這之前,曾山尚幸仍會帶著他的筆和墨,繼續旅行,繼續寫字,繼續如同他筆下獨一無二的字跡風格般,迤邐揮毫他不平凡的人生吧!


「縁筆書家」曾山尚幸。圖/陳慧真


圖/取自曾山尚幸臉書

【相關連結】
soyamax個人網站
縁筆書家soyamax臉書專頁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