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這個導演渾身熱血 畢生大願:不讓台灣文化被淹沒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這個導演渾身熱血 畢生大願:不讓台灣文化被淹沒

葉天倫憂心中國娛樂節目大量引進台灣,影響青少年文化與國家認同

 2016-03-26 11:07
街頭,也是導演葉天倫的戰場!也許吧,只有對土地還保有火熱的心的人,我們才會期待他的創作,能夠愈來愈好,愈來愈能代表台灣。(圖:取材自網路)
街頭,也是導演葉天倫的戰場!也許吧,只有對土地還保有火熱的心的人,我們才會期待他的創作,能夠愈來愈好,愈來愈能代表台灣。(圖:取材自網路)

【編按】或許,許多觀眾對《雞排英雄》《大稻埕》有著不同意見,甚至於覺得品質大有問題!?但今天,請先轉換個心情,來與葉天倫導演聊一聊,因為,我們發現他內心裡的深深憂心,也是我們內心裡的深深憂心:「我很擔心,這些從小就看中國的娛樂節目<爸爸去哪兒>、<中國好聲音>長大的孩子,十年後會不會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也許,此刻是我們該共同思考,包括葉導演,一起攜手,許一個更美好的台灣文化得以呈現的關鍵時候了。

「當姐姐帶我去義光教會,指著那樓梯告訴我那段血淚的事件,站在那個令人驚恐的案發地點時心情,我至今難忘」導演葉天倫說。

或許從小家裡就是一堆黨外雜誌,十歲時就被父母親帶著走上街頭遊行抗議,葉天倫說:「小時候還會覺得上街抗議的人聲音好吵、阻礙交通,但父母和姐姐都會解釋原委,我才在耳濡目染下,會關心政治、社會議題」。

葉天倫說,自己的姑丈是美國休斯頓台權會會員,當年也是無法返台的黑名單之一,姐姐參加過野百合學運,再加上媽媽與葉菊蘭很熟識,他十幾歲時還跟鄭南榕叔叔一起泡過溫泉,所以當他自焚明志時,那種震憾,不是看書本、看電視的感覺,而是貼近自己的生活與生命中。

想拍太陽花的電影 但至少還要再等十年以上 現在參數還不夠

在就讀世新大學時,為了反高學費、反淡海大橋興建,葉天倫都曾經走上街頭抗議,到了二年前的太陽花學運,他去為學生加油打氣時,一開口就哽咽,他說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人看到這個場景一定會掉淚,希望事件告一段落後,號召創作者一起寫劇本並拍成電影,因為太陽花學運已有當年蔣渭水先生向日本抗爭事件的重量,這是台灣民主重要的一刻。

「不過,有關太陽花的電影至少還要再等十年以上,因為林飛帆、陳為廷、黃國昌這些人仍在進行式中,現在的參數不夠,十年後就會很豐富」。葉天倫說,不止太陽花學運可以拍成電影,林家血案、陳文成命案、洪仲丘事件,都更應該用電影留下記錄,但不必非自己才能拍,有心替台灣歷史留下記錄的人,都可以跳出來做。

不是我拍談台灣在地文化賣座,就表示台灣文化很穩了!不是的!

葉天倫的二部電影<雞排英雄>、<大稻埕>票房賣座都破億元,雖是如此,但他仍是憂心台灣影視產業的困境。他說:「不是我拍談台灣在地文化賣座,就表示台灣文化很穩了!不是的!我日前去修車廠修車,看到老闆辛苦的工作,後方兩個房間可以看到一間是阿嬤在看本土的<黃金夜總會>,另一間則是二位姐妹在看中國的<爸爸去哪兒>,這些從小就看中國的娛樂節目<爸爸去哪兒>、<中國好聲音>長大的孩子,十年後會不會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當美國、韓國、中國的節目大量引進台灣,這是最大的危機。影視節目不止是娛樂,它也是通俗文化的一部份,如果台灣人對自己的文化認同不重視、不改善,就是我們的困境。」


葉天倫說起台灣文化未來可能面對的衝擊時,臉色明顯憂戚起來。(郭文宏/攝)

葉天倫說,他是個提供者,從阿嬤到青少年這種跨世代年齡層都是觀眾,  要拍什麼給他們看,這是他自己要努力也要思考的。

我就雞婆個性,是那種路見不平就會打1999叫市政府處理的那種人

反核電、大埔案、反媒體壟斷等社會議題的街頭運動,都可以看到葉天倫的身影,他說:「我就雞婆個性,是那種路見不平就會打1999叫市政府處理的那種人,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怎麼會這樣呢?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看到了就會去了解」。葉天倫補充說,就像拍<含笑食堂>,就是因為自己的外婆有失智症,他就想拍出有失智症家庭家屬是怎麼相處的情景,「我用自己會的,把這些議題用拍片的方式來關心這個國家社會」。


雖然擔心台灣文化的前景,但他還是保持一顆赤子之心,熱情單純地往標竿直跑著。(取材自葉導臉書)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