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用鮮血和謊言寫下的百年中共黨史(十之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用鮮血和謊言寫下的百年中共黨史(十之八)

2021-11-24 10:22
鄧小平1992年春節南下,經廣州到深圳,沿路發表講話,鼓吹發展是硬道理。示意圖/擷自BBC中文新聞影片
鄧小平1992年春節南下,經廣州到深圳,沿路發表講話,鼓吹發展是硬道理。示意圖/擷自BBC中文新聞影片

悶聲大發財的崛起(1991~2000)

陳雲、李先念是反對改革的保守派,因此江澤民上台後走左傾路線。紀念中共成立70週年時聲稱和平演變已經成為「現實威脅」;他在內部講話中還表示要讓私營工商業「傾家蕩產」。

鄧小平眼看他的歷史地位將被否定,加上陳、李已經行將就木,於是他這位「普通黨員」突然在1992年春節南下,經廣州到深圳,沿路發表講話,鼓吹發展是硬道理,不指名痛批江澤民的左傾,聲言誰搞左傾誰就得下台。當時掌握軍權的軍委常務副主席楊尚昆,也痛罵江澤民搞形式主義,支持鄧小平,嚇得江澤民表態要改革開放。1992年中共14大,確立「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既要市場經濟,也要用社會主義政治來箝制,成為國家資本主義。

在發展與市場感召下,許多幹部帶頭下海經商,形成全民下海向錢看的熱潮,社會上形成為爭奪金錢利益而不擇手段的風氣。鄧小平還指示要設立股票市場,如果不妥再關掉。美國華爾街投資銀行大事聘請高幹子弟,利用關係將中國的國營企業在香港上市,與貪官污吏分享利益。

江澤民在他的親信、紅二代曾慶紅協助下,在14大也收拾了楊尚昆與楊白冰(總政治部主任)堂兄弟的楊家將。理由是他們聲稱要為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保駕護航」,圖謀不軌。鄧小平這位偉人還要別人保駕護航?豈有此理,於是鄧把他信任的楊尚昆也踢走了。

楊尚昆雖然執行鄧小平調動軍隊進城的決定,但是他始終同情趙紫陽。楊白冰擔任總政治部主任期間,軍隊也出現難得的開明狀態,一些部隊作家出版了一些作品揭示過去被隱瞞的軍史中爭議事件,例如西路軍、皖南事變等,最著名的就是報告文學《雪白血紅》的出版,揭出解放戰爭期間共軍內部大量陰暗面,例如慘絕人寰餓死十幾萬人的長春圍困戰。作者張正隆雖然受到中共高層撻伐,但是他與相關人只受到輕懲。

1994年後鄧小平已經神智不清,江澤民開始收拾對他不服氣的北京幫陳希同(市長)、周冠五(首鋼黨委書記),清算鄧小平小兒子鄧質方(在上海經營地產發大財,並與周冠五兒子到香港與首富李嘉誠合組公司上市,李嘉誠不敢不答應)。鄧質方被國安拉走後,鄧小平妻子卓琳一哭二鬧三上吊,迫使江澤民放鄧質方回家,但鄧家逐步退出商圈。而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則從上海科學院破門而出經商,一下擔任多家公司董事,成為電信大王。六四屠殺立大功的李鵬家族豈肯示弱?從興建大亞灣核電廠開始就接受外商賄賂的李鵬家族也成為電力大王,後來更在三峽大壩的興建撈取不計其數的利益。種鴉片有功的王震家族則是控制了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在各個行業撈取利益,一度被認為是最大的受益者。六四後中共的所謂「集體領導」,就是各大家族經濟上的利益均霑。


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則從上海科學院跳出來經商,一下擔任多家公司董事,成為電信大王。圖/擷自BBC中文網

一向最有特權的軍隊又怎麼甘願落伍?因此軍隊也經商,因為涉及軍事機密,沒有任何機構敢去檢查而通行無阻。他們甚至利用海南島的特殊地位而進口免稅汽車用船艦走私進入廣東再散佈全國各地。軍隊經商不但影響惡劣,而且勢必削弱戰鬥力,最後由朱鎔基下令禁止,並以其他方式利益補償。

全民下海經商各顯神通引發市場的混亂,尤其金融市場資金緊缺,總理李鵬根本不懂財經,由主管金融副總理朱鎔基在1993年下半年發出宏觀調控令,才避免金融泡沫的爆破。1995年又將人民幣大幅貶值,與美元匯率從1:5.7貶到1:8.28,人為操控10年,不但吸引外資進來,更為中國打開出口市場而成為血汗世界工廠。中國度過了制裁危機,也解決了失業問題。

西方國家對中國操控匯率熟視無睹,因為中國成為跨國公司勾結中國權貴剝削壓榨中國廉價勞力的最大場所。1997年香港「回歸」前後,香港更成為中國改革開放與國外資本市場連接的重要橋樑。

2000年,江澤民於北京接見香港特首董建華,在教訓香港記者時情緒失控,但也暴露了他的內心世界,他說:「每次碰到你們,我總想起一句話『悶聲大發財』,有時候不說話比較好。」顯然香港記者的人多嘴雜顯得很幼稚,不如他老江「悶聲大發財」來得成熟實惠。

中國這時正在靜悄悄崛起,權貴口袋裡已經叮噹作響,但是他們還是遵循鄧小平的教誨繼續韜光養晦。

中共發財是悶聲的,對付異己可不是這樣,而是放手大幹。因為1996年台灣要舉行普選,面對民主價值的威脅,江澤民不惜在1995年夏天於台海進行軍事演習,次年3月總統選舉前夕發射導彈到基隆與高雄海域,撕破了「和平」的假面具。然而台灣在中共武力威脅下,民主已過萬重山。針對美國的武力護台,當時的共軍副總參謀長熊光楷也暗示會核武攻擊洛杉磯,但是美國並未重視這個恐嚇。

為了悶聲大發財,江澤民從「和平演變是最大威脅」改為不同美國搞對抗,1999年北約飛機炸掉介入軍事行動的中國駐貝爾格勒大使館,2000年中國軍機擦撞美國偵察機,最後都不了了之。美國也就一直放任中國在經濟上佔美國便宜。

也是這個時候,因為經濟制裁導致中國經濟下滑,效率最低的國營企業成為裁撤對象,中共對國企「保大放小」,許多小國企被迫轉讓或破產,增加許多失業人口,社會上也成立各式健身的練功團體吸納被國家遺棄的邊緣民眾,例如中功、香功、法輪功等,他們組織日益壯大,中共感到威脅,不斷取締,終於在1999年大肆鎮壓法輪功,成為六四以後最大的迫害人權罪行。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