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向愛妻告別!尤宏:「春蠶到死絲方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向愛妻告別!尤宏:「春蠶到死絲方盡」

尤宏的夫人鄭麗瑢7/14日告別式/高雄市立第一殯儀館永思堂上午9點30分公奠

 2019-07-13 16:08
尤宏的夫人鄭麗瑢明14日告別式,宏在臉書PO文:春蠶到死絲方盡概述他和其夫人結為夫妻的一生。
尤宏的夫人鄭麗瑢明14日告別式,宏在臉書PO文:春蠶到死絲方盡概述他和其夫人結為夫妻的一生。

「春蠶為延續後代,吐盡最後一口絲將自己包藏起來,再蜉化成蛾,產卵繁延後代。麗瑢卧床八年,不能言語不能走動,但却勇敢堅持等到小女完成人生大事和繁延後代。她陪尤宏30年,共同走過台灣民主的艱辛歷程。而尤宏僅陪她度過最後辛苦煎熬的十年。尤宏對愛妻永遠愧咎…….」

尤宏在臉書PO文:「春蠶到死絲方盡」約以七百字概述他和其夫人結為夫妻的一生。

尤宏的夫人鄭麗瑢,離開了,明14日是其告別式,要在高雄市立第一殯儀館永思堂上午9點30分公奠。尤夫人是在6月27日離開,尤宏委員27日傳LINE跟我講時,我傳一張悲傷的貼圖並回:「瞬間記憶,湧上心頭,老大節哀」。

提及瞬間記憶,那是好久好久以前,在高雄民生路一家牛排館,尤夫人邀我加入尤宏委員的國會團隊,當時我還在自由時報擔任高雄記者,後經思考二話不說,就決定協助尤宏,也因在跑線時看見尤委員的真性情。

從媒體記者跨刀擔任尤宏立委時期的執行長,協助擘劃亞太高雄基金會到台灣溫泉協會,尤委員為台灣交通尤其觀光倍增堪稱是開創與奉獻者,那時的民進黨尤宏帶領年輕的陳其邁與蔡煌瑯被稱「交通三劍客」,我也因此草擬包含「本土溫泉國際化」很多政策草案與新聞,尤宏也培養不少優秀新血,如當前立委鄭宏輝也是出自其國會助理。

猶記1998年8月4日,全國第一場官方溫泉觀光會議在高雄舉行,沒聽錯!不在臺北:以溫泉帶動企業深耕台灣,帶動觀光事業起飛」一路向北,最後席捲全台,還成功加入全球溫泉組織。

尤宏立委連任二屆後,當時還準備投入高雄縣長選舉,還未合併的高雄縣被視為農業縣,惟尤宏深具宏觀的提出擘畫翻轉南北的大高雄藍圖,當前行政院南部中心就是始於尤宏倡議力推。

余家班時期,要挑戰余政憲二任縣長有難度,尤宏最終未投入縣長角逐,我常想,尤宏如果當時堅定選到底,奮力一搏!隨後楊秋興可能不是縣長,當然也就改變高雄縣市合併的歷史。尤夫人是台南望族,但從無過貴氣,非常親民,關心尤委員因而與我在民生路午餐會後不久,我加入尤團隊。尤宏夫婦僅有一女,尤夫人,一路走來,襄夫育女。

尤宏卸下政治人物的光環後,約在2008年,被醫生宣告得了癌症,而且是兩度罹癌,尤夫人一路相伴,卻因而得到憂鬱症,某次,在浴室不慎後仰,重創頭部,一個月後,嚴重到無法言語及行動。尤夫人從發病到離世將近十年,無法言語,無法行動,從憂鬱到失智,這期間,尤宏則穿梭醫院與護理之家、自力照顧獨生女並開始自學油畫,希望能將每天陪伴太太的心情透過「畫」的方式做記錄,分享給她看,尤夫人就是尤畫第一個觀賞者。

「尤畫」逐漸在社團文藝圈打出名號並獲邀舉行數次展覽,尤宏總是將第一份邀請函帶給病榻上的太太,希望其病情有奇蹟好轉。惟妻子病況日益嚴重,尤宏自己仍是每天報到,陪妻子說話、唱歌給妻子聽。

尤宏在臉書PO文:「春蠶到死絲方盡」約以七百字概述他和其夫人結為夫妻的一生,我則略以自己從媒體到參與國會政治的「那一段」追思緬懷並做為人生史實紀錄。

※尤宏在臉書PO文:春蠶到死絲方盡

1971年,鄭麗瑢同學第二次拜託我帮忙搬家,開啟了我們之間長達10年的愛情長跑。

美麗島事件後,胞兄尤清律師當選監委,以尤宏為發行人筹設博觀雜誌,積極鼓吹組黨。

並和許多前輩先進一同推動台灣的民主改革,如推動國會全面改選,言論結社自由等。

尤宏訂婚及婚後,因支持尤清組黨等,怕連累家人,因此不敢結婚或生小孩,

直到民進党組黨成功。

尤宏回到故鄉高雄縣参選,連選連敗,又連勝又連敗,六次参選,只當選第二,三屆立委。

尤宏當個專職立委,麗瑢堅持自已带小孩,又得幫忙跑攤和管理服務處,赢得高雄縣各工會的支持,也為尤宏爭取各工會顧問的荣譽,為選票加分不少。

95年尤宏星期一到星期五在行政院南部中心担任執行長,星期六日到中山大學EMBA上課。

此期閒,她不慎在浴室滑倒撞及後腦,雖腫得像雞蛋般大,但却沒告知尤宏,而肇下日後淤血病变侵蝕小腦的主因。

2011年10月,麗瑢終因小腦積水得不到高医開刀,並於2012年開始慢慢失去講話和走路功能,不得不住護理之家接受照護,針炙,護健等治療。

從麗瑢生病起,尤宏找遍中西医為其治療,也找遍各種秘方為其食療,但只有延寿未能治癒她的小腦萎縮症。

她勇敢堅持要看小女結婚,並勇敢等到小女結婚生女,兩大心願在前年和年初完成後,才於今年六月廿六日辭世。

春蠶為延續後代,吐盡最後一口絲將自己包藏 起來,再蜉化成蛾,產卵繁涎後代。

麗瑢卧床八年,不能言語不能走動,但却勇敢堅持等到小女完成人生大事和繁涎後代。

她陪尤宏30年,共同走過台灣民主的艱辛歷程。

而尤宏僅陪她度過最後辛苦煎熬的十年。

尤宏對愛妻永遠愧咎,雖無法補償,

但祈願她随神佛西歸,此生無憾。

尤宏謹代表愛妻

叩謝所有資助関懷我們夫妻的親朋好友們。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