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賴神「小黨監督大黨無用論」的謬誤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賴神「小黨監督大黨無用論」的謬誤

2019-10-21 13:04
「寵豬舉灶、寵子不孝、寵政府自己哭」,所謂「選上了再來算總帳」云云,那是自欺欺人。新興政黨應凸顯偽善、甚至於取而代之,有何不可?圖/民報資料照
「寵豬舉灶、寵子不孝、寵政府自己哭」,所謂「選上了再來算總帳」云云,那是自欺欺人。新興政黨應凸顯偽善、甚至於取而代之,有何不可?圖/民報資料照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銜命前往美國輔選,他在芝加哥演講高喊「捍衛本土政權,讓民進黨能過半、台灣繼續壯大」,強調不只是蔡英文總統要連任、連國會也要過半。他問:「今天若民進黨及另一大政黨沒過半,少數小政黨卻扮演重要角色監督政府,大家想想,這會發生什麼事?」賴清德認為,監督政府的是人民、不是小黨;他以自己在國會的經驗指出,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民進黨國會沒有過半,很多政策無法推動、影響國家進步速度,不是正常的真正政黨政治。

不知道在場的中西部台灣同鄉,對於美國的民主政治是否熟悉。事實上,美國自從開國以來,執政黨是否控制國會,並不影響總統想要通過的重大法案,關鍵在於總統的整合說服能力;根據學者的實證研究,戰後以來,不管是全面執政(unified government)、還是朝小野大(divided government),執政黨通過的法案件數不分軒輊。比較有名的例子是民主黨籍的卡特,儘管參眾兩院都是由民主黨掌控,連自家人都不支持重大法案、更不用說在野的共和黨。

朝小野大反映選民對兩大黨不滿

眾所周知,總統制是美國人所發明的,基本上是不信任總統主導的行政部門,因此制度安排的特色是立法與行政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刻意讓彼此牽制而達到平衡(check and balance)。基本上,朝小野大反映的是選民對於兩大黨的不滿,希望透過分裂投票,總統選共和黨、國會議員選民主黨(或是相反),期待相互制衡。當然,難免會因為政黨惡鬥而影響法案,而朝野也可以怪罪對方,卻不應該誇大朝小野大的負面效應,否則,乾脆就採取內閣制好了。

民進黨在上一回執政,可以推託支配國會的藍營掣肘;此番捲土重來,選民賦予全面執政,儘管文青立場強硬、立場卻是畏首畏尾,尤其是國家定位模稜兩可,因此會有去年九合一選舉的重挫,而高雄、台中淪陷更是本土選民含淚不投票的結果。由「習五條」到「反送中」,蔡英文的民調支持超越高雄市長韓國瑜,躍躍欲試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鴻海前董事長郭台銘、及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還在觀望,盤算的是至少還有三成的選民嫌惡藍綠,期待能在國會有所突破。

民進黨主席卓榮泰為了拉攏小綠、小小綠,提出「抗中保台大聯盟」,弦外之音是總統票選小英、立委投小黨。然而,生吃都不夠、豈有曬乾的道理,所以,小英出面打臉,喊出「總統要過關、國會要過半」,為人作嫁的賴神當然只好鸚鵡學語。令人納悶的是,支持者要是認為民進黨政府作得不好,應該是在選舉拒絕再投給民進黨、以示警告,怎麼會是處罰那些唯命是從的立委?如今,賴清德出面,一般解釋是在暗示民眾黨,未嘗不是對那些側翼施回馬槍。

全面執政立法行政沆瀣一氣

賴神或許是有苦難言,只不過,最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台聯黨,當年民、國兩黨聯手修憲,將國會減半、同時選制調整為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洋謀就是壓制台聯、及親民黨的發展。上回大選,本土派原本是一票投台聯、一票投時代力量,沒有想到,民進黨在最後關頭告急,大家同情弱者、把剩下的一票投給時力,這也是為什麼台聯目前國會無人。

昨天碰到四十年的老友一德,他說,「難道你要讓韓國瑜當選?」韓會不會當選、是否有其他選擇是一回事,如果為了可能的外患,竟然可以容忍自由被打壓,譬如讓年輕學者驚嚇到不願意寫論文,又如「關心」連署站,那跟當年蔣家政權有什麼兩樣?只看到一群盲目跟著走向懸崖自殺的旅鼠。

總之,如果全面執政是立法行政沆瀣一氣,而朝小野大也不過是兩黨聯手壟斷打假球,這時候,百姓的最佳監督就是拒絕再投票給他們,畢竟,「寵豬舉灶、寵子不孝、寵政府自己哭」,所謂「選上了再來算總帳」云云,那是自欺欺人。新興政黨如果能凸顯偽善、甚至於取而代之,有何不可?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