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仁醫心路】白天看診夜間寫作 賴和:但願天下無疾病,不愁餓死老醫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仁醫心路】白天看診夜間寫作 賴和:但願天下無疾病,不愁餓死老醫生

2017-01-08 11:36
賴和名言:「世間未許權存在,勇士當為義鬥爭。」圖/作者翻攝自賴和紀念館
賴和名言:「世間未許權存在,勇士當為義鬥爭。」圖/作者翻攝自賴和紀念館

最近總統春聯取自賴和詩句引起風波,與其爭論「自自冉冉」還是「自自由由」,不如把握這個機會,重新來認識這位「白天看診」,「夜間寫作」,堪稱「台灣第一位醫師作家」賴和醫生的精采一生。

我第一次認識「賴和」,是在念高中時,我們這個年代的國文課本收錄了賴和的文學作品〈一桿稱仔〉,文章透過賣菜小販的經歷,反映日本時代台灣社會底層人民遭受到不合理欺壓的悲苦。

求學經歷中,國文課本向來收錄極高比例的文言文,古典的文字雖然典雅優美,但是跟我們距離實在太遠,很難感到共鳴;〈一桿稱仔〉是課文中極少數的台灣文學作品之一。對於台灣文學,認識實在太少,還好當時就讀的彰化高中,有「台灣文學研究社」,在課餘的社團活動時間,能夠認識課本以外的台灣文學世界。

台灣的學生,很早就要決定志向,決定大學要念什麼科系,決定未來要做什麼。我其實到很晚才立下志向,或許我是彰化人,當時讀到被譽為「彰化媽祖」賴和的作品覺得特別感動,大學醫學系推甄面試時,考官問我:「請說出你心目中的醫療典範人物?」我的回答就是「賴和醫師」。


賴和是「台灣現代文學之父」。圖/作者翻攝自彰化高中臺灣文學研究社

賴和出生在台灣彰化,他還小的時候,台灣就進入日本時代。在這樣的大時代背景裡,對許許多多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們,造成文化、種族和身分等困擾。

在這殖民的困境中,賴和考上「台灣總督府醫學校」(也就是今日「台大醫學院」),他的同班同學包括「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讀醫學校時,賴和的老師高木友枝先生曾勉勵他:「要做醫生之前,必須做成了人,沒有完成的人格,不能盡醫生的責務。」

賴和一生行醫濟世,都不曾忘記高木老師的訓示。

結束實習、畢業之後,賴和曾短暫到廈門鼓浪嶼博愛醫院服務,然而,他實在太想念台灣;隔年就回到故鄉彰化,在彰化市仔尾,也就是今天的彰化市開設「賴和醫院」。

賴和是一位很特別的醫師,他留著八字鬍,喜歡穿短衣短褲;文學家陳虛谷曾這麼形容賴和:「看來不過庸夫相,那得聰明爾許多。」雖然如此,彰化地區的民眾都尊稱賴和是「彰化媽祖」或「和仔仙」。

會這麼稱呼賴和是有原因的,原來對於貧苦的民眾,賴和不但免費看診,贈送昂貴藥品,還會借錢給病人,然後在過年前用一把火把借據全都燒掉,他每天約看百位病患,但是「無料者」居半,就是一半以上都是「義診」。

賴和行醫救人不以賺錢為目的,他說:「但願天下無疾病,不愁餓死老醫生。」因此當他過世之後,兩袖清風,沒有留下什麼遺產。


賴和感嘆:「啊!時代的進步和人們的幸福原來是兩件事!」圖/作者翻攝自賴和紀念館

賴和「白天看診,夜間寫作」,他更積極參與「台灣文化協會」;豈料,因為他拚了命也要幫台灣人爭平等、爭自由、爭權利,讓他被當局盯上,在「治警事件」中被捕入獄,遭到羈押20多天後才獲釋放。

此後,賴和投入更多時間在寫作上面,他在《台灣民報》以白話文發表第一篇散文〈無題〉和第一首新詩〈覺悟下的犧牲─寄二林事件的戰友〉。隔年更發表第一篇白話小說〈鬥鬧熱〉以及之後的〈一桿稱仔〉等作品;寫詩、寫散文、也寫小說的賴和更義務負責主持《台灣民報》文藝欄,默默地耕耘,儼然就是台灣文學的「啟蒙者」。


賴和先生醫學筆記。圖/作者翻攝自賴和紀念館

「珍珠港事變」那天,賴和再度被捕入獄,這次被關了50多天。在獄中,他用草紙寫下〈獄中日記〉,字字句句,都是被殖民者的辛酸與血淚。

抑鬱成疾的賴和,因病重出獄,一年多之後過世,行年五十。

陳虛谷曾寫下〈哭懶雲兄〉詩句,恰是賴和一生的寫照:

君志為良醫,欲以匡時弊,
閭里皆感恩,貧病多周濟,
懸壺三十年,活人難以計,
門庭多周濟,不見稍衰替,
若為他人有,致富得權勢,
君乃無所益,清風生兩袂,
留得身後名,與人傳一世。

賴和辭世之後,台灣進入國民政府時代,賴和被認定是「抗日烈士」,入祀忠烈祠;誰知幾年後,又有人誣指賴和是「台共」,賴和被撤出忠烈祠,直到1984年才獲平反。

賴和在過世之前,曾遺憾地嘆道:「我們所從事的新文學運動,等於白作了!」
友人卻堅定地跟賴和說:「不,等過了三、五十年之後,我們還是一定會被後代的人紀念起來的。」

果然,一語成讖!

幾十年後,在彰化八卦山下有「賴和紀念館」,「賴和營」、「台灣人文獎」、「賴和音樂節」和「賴和文學旅行」應運而生;直到最近,賴和的詩句因被總統引用作為春聯賀辭,又被廣泛討論,賴和沒有被後代忘記,他重新被紀念起來。

賴和為窮人看病,為窮人寫作,他活在殖民統治的年代,卻堅信著「咱愛改救奴隸的奴隸。」勇於為台灣人、為台灣這塊土地,發出台灣人的聲音,因此二度入獄,也在所不惜。

賴和代表的是一位醫師終極的關懷,有時候別人會問我,我也會問自己:「為什麼要當醫生?」我想因為賴和的關係,讓我對於醫師這個職業更為敬佩,也因而產生嚮往,不知不覺地學醫從醫。從賴和醫師的作品中,看到了提倡白話文學反抗殖民統治的愛鄉情懷,也讓我體認醫師除了醫人醫病外,更要為鄉土作出更多貢獻,成為一名關懷社會的醫者。

【相關連結】
張肇烜醫師的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aohsuanchang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