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訪】呂秀蓮:參選是為台灣找尋新座標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訪】呂秀蓮:參選是為台灣找尋新座標

─ 專訪二O二O總統被連署人呂秀蓮(1)

 2019-10-10 09:00
呂秀蓮前副總統接受民報專訪時表示,70年來,我們共同打造台灣,共同度過3個歷史座標,在2020年當選的總統應該要開創台灣4.0的境界。圖/陳惠卿
呂秀蓮前副總統接受民報專訪時表示,70年來,我們共同打造台灣,共同度過3個歷史座標,在2020年當選的總統應該要開創台灣4.0的境界。圖/陳惠卿

二O二O總統被連署人、前副總統呂秀蓮接受《民報》專訪時表示,經過深入思考,她認為一旦參選,就要成為主導者、前瞻者。如果是製造政治垃圾,沒有治國理念、政治方案,只會胡說八道、言語粗暴,或一些不入流的表現,會讓人覺得很遺憾,也不符合她的參選初衷。

她說,新的《政黨法》規定,「連續四年未依法推薦候選人參加公職人員選舉」,內政部就會「廢止其備案」。目前台灣有三百多個政黨,如果不照規矩推人參選,就會被淘汰。另外,對政黨又有一個吸引力,就是全國不分區若能得到百分之三選票,每年每票可補助新臺幣50元,讓許多小黨無論如何都要推出人選參與選舉。她很同情這小黨所面臨的問題,他們希望透過選舉得到補助,利用母雞帶小雞的方式讓政黨可以繼續。

小黨若沒有得到足夠選票就會被淘汰、受處分,才會出現參選爆炸,導致民主泡沫化亂象。這次選舉就會把《政黨法》有問題的部分,都突顯出來。但她也預見,在多元競爭的情況之下,政黨將會重新洗牌。

呂秀蓮原本期待喜樂島與一邊一國黨可以合作,但未能如願。她強調,如果政黨找她的目的只是去當砲灰,那就沒有意義。她甚至主動表明,可以幫弱勢政黨輔選立法委員。過去,呂副也曾經輔選一邊一國公職人員,幫90多位候選人助選,當選率達百分之85,當然其中有很多位原本就有實力,但她也協助很多剛開始在邊緣的候選人上榜,所以一邊一國裡面有許多人跟她有很好的關係。但一邊一國公職當中,有許多位都是民進黨員,未來勢必要與民進黨切割,雖然現實上這不是容易的事。

國、民兩黨支持度僅五成

從去年九合一選舉發現,民眾對國民黨及民進黨的喜好度、厭惡度不相上下,大約都在20-25%,兩黨合起來支持度不到50%,所以還有50%的空間可以讓小黨爭取,突顯出現在政黨的問題,讓小黨覺得有機會,就會出現政黨競爭形勢。此外。再從更高層次理想來觀察,台灣在1949年之後由國民黨執政50年,國民黨綁架黨員、人民,打著反攻大陸的口號,實施戒嚴限制民主。2000年起由民進黨首次執政,到現在蔡英文執政,但看起來民進黨已經國民黨化。呂秀蓮多次寫文章呼籲大家要超越藍綠,不要被政黨綁架。她就用這樣的理念來辦座談,讓藍綠雙方的學者對話,大家都覺得很有意義。這樣做是希望能夠減少對立,促進和解。也希望透過這一次的選舉,檢討《政黨法》的缺失,儘速修改,以利民主發展。

從民調來看,若是只看蔡英文與韓國瑜,蔡英文都勝出,但若是有第三者出來比較,蔡英文的支持度就會下降,原本期待藉由她的參選產生鑽石平衡,就是有四位候選人,結果又會不一樣。因為郭台銘有他的特色,但是國民黨出現許多紛擾。很巧的是,當呂秀蓮剛發布隔天開記者會,卻同時傳出郭台銘退出選局,但郭發表的言論又讓人產生許多想像空間,所以台灣的命運還是充滿玄機。

呂秀蓮佩服喜樂島雖然多次跟她接觸,還有許多小黨之間的協調,但是他們都沒有事先將消息外傳,也都表達認同呂秀蓮提出的和平中立目標。當然其中也有許多磨合過程。這次她大膽接受邀請成為參選人,有那麼多的黨願意一起合作,願意互相包容。其中在美麗島時代與她並肩作戰的許榮淑,還在中秋節舉辦了一場座談會,主題是「在野聯盟與呂秀蓮對談台灣前途」,雖然只有一天的聯絡時間,也有一百多位參加,其中有二十多個政黨代表。

言論溫和 立場不會改變

呂秀論自認言論比較溫和但立場不會改變,座談中她清楚表達基本原則,聽眾的反應都可以接受。也有少數聽眾提到他們跟中國關係比較密切,呂秀蓮認為一定要面對中國問題,並解釋她重視中國問題,才提出和平中立主張。令她意外的是,當場就有許多小黨希望呂出來競選總統,當然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但都能互相尊重。

決定參選的時候,呂秀蓮的想法更明確,也親自寫下參選聲明,指出2019年是國民黨來台70週年,美台斷交及美麗島事件40週年,也是921大地震20週年,這些歷史座標是昨日台灣的印記,也是明日台灣的指標。

她提到,「70年來,我們共同打造台灣,共同度過3個歷史座標:台灣1.0:1947年228事件是悲慘世代,台灣2.0:1979年美麗島事件是悲壯世代。台灣3.0:2000年政黨輪替,真正的民主世代。所以在2020年當選的總統應該要開創台灣4.0的境界。這次我受到喜樂島的感召參與在他們當中,所以也為喜樂島找到一個定位--就是和平中立的目標。

目前支持我的人共同的期待就是和平、中立、成功,而喜樂島也可以接受這樣,所以我將之定義為和平、中立、歡喜、快樂的島嶼,最主要是來自於我的歷史使命感,期待用政黨政治的反省、新的政黨輪替的提倡,來達成台灣4.0的目標。 」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