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人物】王昶雄 打開心內門窗的齒科作家(1916〜2000)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人物】王昶雄 打開心內門窗的齒科作家(1916〜2000)

 2020-02-11 11:35
王昶雄以日文創作寫出成績可觀的小說,都有高深的技巧反映出台灣知識分子的苦悶,也寫出了殖民統治下台灣人認同的危機,堪稱是日治末期台灣作家重要的作品。圖/民報資料照
簡介:

王昶雄本名王榮生,1916年出生於淡水,由於父母時常出國經商,他由外祖母撫養帶大。13歲時赴日求學就讀郁文館中學,在學中曾兩次獲得辯論比賽的冠軍,可見其日語和口才一流。原考上日本大學文學系,因他自小就熱愛文學,但家裡要他重考學醫,第二年只好轉讀日本大學醫學系學習齒科,1942年學成歸國開設齒科診所。

王昶雄以日文創作寫出成績可觀的小說〈奔流〉、〈淡水河之漣漪〉、〈梨園之歌〉、〈鏡子〉、〈流放荒島〉、〈濱千鳥〉、〈當緋櫻開放的時候〉,以高深的技巧反映出台灣知識分子的苦悶,也寫出了殖民統治下台灣人認同的危機,堪稱是日治末期台灣作家重要的作品!

二次戰後,台灣受到228事件及白色恐怖的衝擊,以日文寫作的台灣作家幾乎都面臨文化的不適應而停筆,王昶雄也停筆了18年,直到1965年才開始用中文寫作。有趣的是王昶雄不只寫小說、散文,他也寫歌謠,他與好友作曲家呂泉生合作創作十多首歌謠,其中最為人熟悉流傳全台的就是由呂泉生作曲,王昶雄作詞的《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圖/民報資料照

王昶雄本名王榮生,1916年出生於淡水,由於父母時常出國經商,他由外祖母撫養帶大。13歲時赴日求學就讀郁文館中學,在學中曾兩次獲得辯論比賽的冠軍,可見其日語和口才一流。後來考上日本大學文學系,因他自小就熱愛文學,但家裡要他重考學醫,第二年只好轉讀日本大學醫學系學習齒科,1942年學成歸國開設齒科診所。這時日本政府已發動侵華及太平洋戰爭,台灣全島也被皇民化運動籠罩,軍國主義抬頭壓制著台灣的抗日活動,台灣作家的苦悶可想而知。但王昶雄以日文創作寫出成績可觀的小說〈奔流〉、〈淡水河之漣漪〉、〈梨園之歌〉、〈鏡子〉、〈流放荒島〉、〈濱千鳥〉、〈當緋櫻開放的時候〉……等,都有高深的技巧反映出台灣知識分子的苦悶,也寫出了殖民統治下台灣人認同的危機,堪稱是日治末期台灣作家重要的作品!

二次戰後,台灣受到228事件及白色恐怖的衝擊,以日文寫作的台灣作家幾乎都面臨文化的不適應而停筆,王昶雄也不例外,他的文友不是被殺就是入獄,加上語文之障礙要重新學習,他停筆了18年,直到1965年才開始用中文寫作。有趣的是王昶雄不只寫小說、散文,他也寫歌謠,他與好友作曲家呂泉生合作創作十多首歌謠,其中最為人熟悉流傳全台的就是由呂泉生作曲,王昶雄作詞的《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這首台語歌:

1.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五彩的春光;
   雖然春天無久長,總會暫時消阮滿腹辛酸。
   春光、春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五彩的春光。
2.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彼的人;
   雖然人去樓也空,總會暫時給阮心頭輕鬆。
   所愛的人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彼的人。
3.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故鄉的田園;
   雖然路途千里遠,總會暫時給阮思念想要返。
   故鄉故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故鄉的田園。
4.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雖然前途無希望,總會暫時消阮滿腹怨嘆。
   青春美夢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王昶雄的個性爽朗,喜愛喝酒、游泳、爬山、交朋友,他的朋友老少都有,每次聚會都談笑風生、幽默親切,令人如沐春風,大家在他年紀大時還稱呼他「少年大仔」可見其受歡迎程度,他不服老講話中氣十足,一直保持身體硬朗直到2000年才以85歲高齡去世。他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名言是:「日本人說看齒科醫生是對的,中國人說看牙科醫生是錯的!因為人的牙叫嘴齒,動物的嘴齒才叫牙,譬如豬牙、狗牙、象牙;如果中國人自認是動物才要看牙科!所以台灣人要學日本人,不要學中國人!」哈哈哈,真是幽默的「少年大仔」!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