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投降不是容易的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投降不是容易的事

2019-03-21 16:20
國民黨打和平牌,騙一些傻瓜票可以,但是,真的要接受老共招降,恐怕不是時候,因為台灣連投降都不容易,投降這事情,不是台灣自己說了算。圖/民報合成
國民黨打和平牌,騙一些傻瓜票可以,但是,真的要接受老共招降,恐怕不是時候,因為台灣連投降都不容易,投降這事情,不是台灣自己說了算。圖/民報合成

失去「一中各表」的選戰利器之後,2020年大選,國民黨能夠找到的兵器,只剩下二度年改,「和平協議」兩張騙票牌,後面這張牌,只能免強稱為「投降牌」,或者是配合老共對台灣的「招降牌」,國民黨人當然知道現在不是投降的時候。

公道伯老王賣瓜,居然說,不需要擔心簽約後,台灣會變成香港或西藏,因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說這種話很沒常識,如果老共接受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等於老共接受「兩國兩制」,和現在的處境一樣,戰後這70幾年來,台灣都生活在和平獨立狀況下,未受老共干預,老共若不阻擋,台灣早早可以進入聯合國,那麼中國連「武統」這句話,都不可能講出來,海峽也不會殺氣騰騰,更無須簽署任何和平協議了。

台灣政客喜歡玩語意的迷霧,例如,吳主席抨擊小英總統無法「維持現狀」,那麼到底國民黨要的是甚麼現狀?國民黨執政的話,又如何可以維持現狀?同樣的,老韓抨擊民進黨不要搞「藍綠對立」,這更是廢話,問題重點應該是為何藍綠會對立?要如何處理藍綠對立問題?朱立倫外表似乎聰明,卻說,「民進黨只會挑起戰爭」,你嘛幫幫忙,到底是誰每天喊打喊殺?所有這些對立和政治語意的迷霧,其實只是耍嘴皮,欺騙傻瓜選民,只是務虛,不務實,用心看清楚,中台問題本質上,都圍繞著「台灣是誰的?」這個中心議題打轉,所延伸出來的,國共兩黨都認為台灣是中國的,而民進黨並不如此認為,所以才會對立,因此,解決這個問題,無法只靠台灣人公投,最終解決方案,仍是國際協商,或者透過聯合國會議或國際法庭判決,我過去說過,國共兩黨對台灣主權的轉向,是1943年開羅宣言以後,在此之前,老共仍主張台灣必須脫離日本殖民而獨立建國,今天,所有亞洲周邊國家對老共都懼怕,不只是台灣而已,尤其是越弱小國家,對老共的領土野心越害怕,簡單說,亞洲周邊小國家,害怕老共原因,和長期被老共語言霸凌的台灣,害怕老共沒兩樣,說起來,這是一種矛盾,很多國家既希望從中國獲得經濟好處,又擔心政治主權受到中國侵蝕,尤其在「一帶一路」之下,發生斯里蘭卡欠老共金錢,面臨割讓土地事件,也給了其他國家更多警惕,馬來西亞就緊急對鐵道項目喊卡,中南半島國家越南,反中最厲害,因為越南的歷史很像台灣,長期被中國統治過,也因此,在歷史上,以中國為中心的朝貢體制下,中國對台灣的態度,直接影響周邊小國對中國崛起的看法,尤其是,國際法庭對南海主權的仲裁,竟然被中國反對,印證老共領土野心,這也加深周邊國家對中國的經貿投資時候,採取避險策略,一邊找老美當保鑣。

民主台灣符合周邊國家利益

不管亞洲周邊國家對老共的恐懼是真的?或虛構的,老共也深深感受到這些敵意,也因此藉著大外宣計畫,四處撒錢,宣傳自己「善良無害」的形象,台灣正是老共大外宣的重點國家。

中台和解問題,直接攸關南海國際海域樞紐的台灣海峽,是否可以保持暢通,也等於涉及台灣和中國,以及周邊國家的未來,基於海峽航道自由現狀考量,包括美國日本或南韓,甚至北韓,絕對不樂意看到台灣對中國投降,或接受一個中國的兩制,同樣的,中南半島國家,甚至印度或紐澳,比較偏遠國家,也不會樂意見到台灣被中國控制,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台灣對中國投降,或者公投獨立或統一,都涉及周邊國家利益,根本不是中台兩國自己談判決定了,就可以算數。

1971年,老共取代中華民國,坐上聯合國席位,開啟美中對話,美國為了實施「聯中制俄」,開始接觸老共,談判外交正常化,老共也開始對台灣拋出招降信號,1975年3月,老共先對國府放出和好信號,釋放了所謂的國共內戰戰犯,第一批被釋放的高級軍政人員,少將階級以上,共10人,包括蔡省三,張鐵石等人,這10人都表明要到台灣,但是,國民黨政府卻不願意接受,原因是這些人當中,有的已經被納入圓山忠烈祠,如何可以讓英雄死而復活,此事大傷國民黨腦筋,乾脆來個裝死不收,另一方面也擔心,這些被關了20年以上的軍人,已經被老共洗腦,洗好洗滿,張鐵石在香港長期等候赴台通知,最後知道自己已經被國民黨拋棄,一怒之下,在飯店懸樑,上吊自殺,其他9人不是留在香港,就是轉到美國,證實了國民黨對忠臣者的無情,這年9月,老共又釋放65位國府特務,以及49位埋伏潛進中國發展的船員特務,後來有65位特務回到台灣,其他留在香港或轉到美國,1979年,中國和美國建交,中國也順勢發表「告台灣同胞書」,並且終止對金門砲戰,表現善意,但是,真正「一國兩制」的招降,是在1981年才提出,也就是所謂的「葉劍英9條」,根據這9條所規定,「台灣投降後必須降下國旗,但是,可以保留軍隊,特區名稱改為「中國台灣」特區,司法終審權在台灣,立法權也不改變,更可以用「中國台灣區」進入國際組織」,但是,葉劍英9條,並未受到當時蔣經國接受,1982年,廖承志又寫信給小蔣,信中寫著,「歷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但是,小蔣仍然不予回應,1982年,中國人大修憲,把特區政府納入憲法,1983年,美國華裔學者楊力宇進入北京,鄧小平藉機傳達所謂鄧小平的「鄧6條」一國兩制構想,鄧六條和葉九條內容,雖然大同小異,比較特殊的是,鄧六條准許台灣軍隊保留,甚至可以購買防衛性武器,這一點是否暗示著,美國其實不必擔心台灣投降,會對美國造成不利,但是,有關這兩次招降,美國華府的態度到底如何,卻沒有進一步的資料文獻,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兩次招降,在國民黨內,激起保守派和開明派的內戰,1982年,當時行政院長孫運璿,還特別邀請海內外學者,舉辦「中國問題研討會」,以便回應中國招降動作,國民黨最後的定調就是,「現在不能談和平,必須等待中台兩邊政治經濟制度,差距拉近以後」,而且搞了一個可笑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運動,鄧小平對國民黨「拒統」也無可奈何,當時政治氛圍,國民黨內保守派擔心中台走向和解,台灣降格為地方政府,軍公教人員勢必出現回到家鄉的潮流,蔣介石的法統欺騙統治術,必然崩盤,而開明派卻認為中台之間的恩仇,無法長期下去,主張展開交流,也因此牽動了日後的解嚴和開放交流政策,當然這是小蔣過世後的發展了。

「一國兩制」香港殷鑑不遠

中國對台灣國民黨招降,所構想的「一國兩制」,經過中英談判之後,1997年首先在香港實施,馬照跑,舞照跳,並沒有維持多久,當年,國民黨阻擋老共招降的用語,「看看西藏一國兩制下場」,又多了香港殷鑑不遠,30年前被提出的問題和疑惑,現在再度歷史重演,問題仍然一樣,只是提出的人換成民進黨,而國民黨卻全部變成急統派,忘了當年被招降歷史,更何況,現在老共所提出的招降條件,可能比30幾年前還糟糕,這是歷史的巨大反諷,請問,國民黨政客們,你的改變是基於甚麼理由?老共是值得信賴的政權嗎?30年來,老共不守信用,依然詐騙的本質,有改變絲毫嗎?

如果放下老共是否守信用不談,36年前,小鄧時代的「一國兩制」條件,已經快接近聯邦政府構想,國民黨當時不答應,現在要吃回頭草更不可能,單單是保留軍隊購買武器,給台灣更有勇氣,萬一老共毀諾,可以重來。

曾經擔任羅馬行政官的塔西陀說,「劣質的和平,比戰爭還糟糕」,這句話值得國民黨政客們想一下。

所謂劣質之意,是談判者根本沒信用,二來,一張紙無法保障和平。1980年代,鄧小平為了吸引台資,幫忙中國改革開放,弄出招降招數,條件開很好,可惜小蔣不捧場,老美中立,可以冷眼旁觀,今天局勢完全不同,美中冷戰從經貿打到科技軍事,美國在這個關頭,又如何可以坐視台灣和中國和解,破壞川普的打擊老共大業,以振興美國國力,只要用膝蓋想也知道,國民黨打和平牌,騙一些傻瓜票可以,但是,真的要接受老共招降,恐怕不是時候,因為台灣連投降都不容易,投降這事情,不是台灣自己說了算,OK?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