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希臘離島避難所火災引發歐洲難民風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希臘離島避難所火災引發歐洲難民風波

 2020-09-15 13:10
萊斯沃斯島難民營火燒後,難民舉行示威抗議。圖/擷自德國每日新聞網,田牧提供
萊斯沃斯島難民營火燒後,難民舉行示威抗議。圖/擷自德國每日新聞網,田牧提供

希臘的難民事宜,一直是歐盟難民的疑難雜症之一,新近又起風波,萊斯沃斯(Lesbos)島的難民營,先是陷入猖獗疫情,上周三又被一場大火焚燒殆盡,約1.2餘萬難民無處安身、供給中斷,引發新危機,這些天成為歐盟與德國的焦點新聞。

萊斯沃斯島的難民歷史

希臘萊斯沃斯(Lesbos)島的難民問題,一直是希臘政府之困擾,也是歐盟之難題。這是由這個島的地理位置所決定的,希臘位於歐洲、亞洲和非洲的十字路口,而萊斯沃斯島是希臘的離島,位於愛琴海東岸,與土耳其相望,相距僅10公裡。

自2010年底以來,「伊斯蘭國」在伊敘東北部肆虐,來自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等國家的難民,經地中海及巴爾幹半島進入歐盟國家,希臘是難民進入歐盟的第一站。而後大部難民輾轉前往西歐和北歐國家,人往高處去,水往低處流,西歐和北歐國家自然是經濟更發達,社會福利更好。

目前滯留希臘境內難民的大部分被希臘政府安排在萊斯沃斯、希俄斯、薩摩斯、科斯和萊羅斯島的難民營,總數達到2萬餘人,對這些島嶼旅遊業,及當地居民生活造成嚴重影響,這些島嶼被外界稱為「希臘難民島」。

萊斯沃斯島上居民中,約有三分之一是1922年逃往該島的小亞細亞希臘難民的後代,如今每天見到的是,疲於奔命的難民,及頻繁發生海上難民溺死的悲劇,小島始終籠罩在悲情與晦暗的陰霾中。

土耳其埃爾多安總統動輒甩出「難民牌」,替難民打開通往歐洲的大門,這通道與門戶,也涉及到這一海域。每一次土耳其的要挾,都令歐盟難以招架。

萊斯沃斯島亂象釀疫情與火災

萊斯沃斯島上難民營,安置、轉運等管理一片混亂。今年4月,聯邦德國發展援助部長穆勒(Gerd Müller ),實地參觀了希臘難民營,親眼目睹原設計容納兩千人的難民營,卻接納了大約兩萬人。他說:「這簡直是一個醜聞,即便是非洲大陸的難民營情況也沒有這麽糟糕。」

他特別批評說,「萊斯沃斯島難民營的境況極其淒慘。歐盟必須立即採取行動,否則一旦爆發新冠疫情,後果將不堪設想。」他指出:「歐洲情況最糟糕的地方,偏偏是在希臘萊斯沃斯的難民營裡。」

9月2日,希臘移民和庇護部發布新聞公告,萊斯沃斯島莫里亞難民營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9月7日,已有35人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希臘公民保護部、移民和庇護部共同決定,對莫里亞難民營實施14天封鎖,該決定於9月9日起生效。

莫里亞難民營是歐洲最大的難民營,約有1.2萬餘難民居住此營。9月9日淩晨,該難民營突發火災,而且是幾個地方同時起火,由於簡易住宅易燃,以及有強風助燃,火勢熊熊燃燒,難民營幾乎被完全摧毀。所有難民被迫轉移到安全地帶。據媒體報導,懷疑這是一起人為縱火案,有指周邊島民害怕疫情傳播所為,更有疑指難民本身所為。


莫里亞難民營是歐洲最大的難民營,約有1.2萬餘難民居住此營。 圖/擷自DW網路影片

擔心冠狀病毒的傳播

火災之後,原先被隔離的感染新冠病毒難民,乘機混入其他難民群,很有可能感染了更多的人。眼下該島供給都跟不上,更別說醫療檢查監控了。

大火以後,萊斯博斯島的居民不希望在他們家門口建難民新營地。當局只能安排直升機,將防水油布運送至新營地施工現場。但是無論當局要在哪裡安置難民,當地人都會設置路障,一名憤怒的男子表示:「我們將不再容忍在我們島上設置難民營地。」他說,最重要的是他擔心難民會傳播新冠病毒。

希臘當局承諾盡快加強援助。政府在距離燒毀的莫里亞營地兩公裡外,在一個前軍事射擊場上搭起帳篷。有網絡新聞報導稱,不久將安置500個帳篷,每一帳篷可供6人居住,總共可容納3000名難民。但仍有萬餘難民尚未得到安置。


希臘莫里亞難民營9月9日淩晨,該難民營突發火災,難民營幾乎被完全摧毀。圖/擷自衛報網路影片

德國的救援引發高層爭議

眼下,歐盟緊急商討對萊斯沃斯島難民的救援對策。近十年來的難民問題,不斷困擾著歐盟各國。蜂擁而入的大批中東戰爭難民,引發歐洲嚴重的社會和經濟危機,導致社會嚴厲抨擊歐盟的難民政策,「認為歐盟長年的人口自由流動,及開放邊界的政策,嚴重影響歐洲的國家安全,導致滲入了伊斯蘭恐怖主義、伊斯蘭教推行者,進而導致右派民粹主義在歐洲各國抬頭與發展。」德國的梅克爾總理一度遭致社會尖銳批評,支持率一度跌至執政以來最底點。

現在共有十個歐洲國家同意參加這項救援行動。歐盟移民專員瑪格麗特·希納斯(Margaritis Schinas)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正在與各方交涉,為了支持希臘,決定從營地救援約400名無成年人陪伴的青少年。德國的聯邦內政部長霍斯特·西霍弗(Horst Seehofer),提出聯邦德國收受其中150名未成年難民。這只是萊斯沃斯島大火以來無家可歸的1.2萬餘難民的八十分之一。法國準備接受與德國數量相近的難民。

西霍弗部長提議「接納150名」難民的方案,面臨著德國政界與社會的雙重壓力,他的態度比較保守,遭到了德國政界的普遍批評。有一百多個城市地區在救援與接納莫里亞難民問題上,顯釋了非常積極的態度, 甚至有人建議照單全收。

發展援助部長穆勒否定了西霍弗部長的方案,他表示:德國可以樹立榜樣,接受2,000人。德國副總理奧拉夫·朔爾茨(Olaf Scholz)也持相應的態度。穆勒指出:莫里亞是對歐盟的最後一次警鐘。在難民問題上,穆勒部長一直十分關懷與重視,今年4月,他在視察萊斯沃斯島難民營時,已經對歐盟提出嚴重警告。穆勒說,「經過五年的難民辯論之後,現在不再依賴統一的歐洲路線了。」據最新消息,13日穆勒部長已提出辭職,宣布退出聯邦政治。


萊斯沃斯島的原住居民,也在被燒毀的莫里亞難民營前,舉行示威活動,抗議政府對難民管理的混亂,直接影響了島上居民的正常生活。圖/擷自DW網路影片

難民呼籲梅克爾救助

9月12日,德國每日新聞報導,數百名難民在米蒂利尼港的街道上遊行,並高呼「自由」和「無營地」口號,一些抗議者舉起了手寫的海報,上面寫著「我們不願出現莫里亞困境」,及「梅克爾女士,你能聽到我們說話嗎?」五年前,德國總理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開放德國邊境,讓成千上萬的難民湧入德國。許多歐盟國家,紛紛仿效酌情接納了一批難民。在成千上萬無家可歸的戰爭難民心目中,梅克爾總理是人間真正的救世主與上帝。

遠在希臘離島上的難民期盼梅克爾總理發聲,聯邦德國的一些政界人士也希望梅克爾總理站出來表態,發展援助部長穆勒的辭職,無疑是在逼迫梅克爾發聲。其實總理始終處在社會道德與現實的雙重壓力之下。

同時,萊斯沃斯島的原住居民,也在被燒毀的莫里亞難民營前,舉行示威活動,抗議政府對難民管理的混亂,直接影響了島上居民的正常生活,警察對一群示威者使用了催淚瓦斯。

註釋*9月15日,德國政府決定, 不問其他歐盟國家是否同步,德國將接收萊斯沃斯島難民1500人。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民報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