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逐夢台灣未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逐夢台灣未來

 2019-02-09 15:18
高雄市長韓國瑜接受美國之音專訪,對於美國與台灣的關係,他說美國跟台灣是「先友後婚」,日本是「先婚後友」,而中國跟台灣是「指腹為婚」。圖/截自美國之音
高雄市長韓國瑜接受美國之音專訪,對於美國與台灣的關係,他說美國跟台灣是「先友後婚」,日本是「先婚後友」,而中國跟台灣是「指腹為婚」。圖/截自美國之音

美國之音海峽論壇,於二月三日播出「專訪高雄市長韓國瑜」節目。韓國瑜說,如果七十年前那場戰爭是日本贏了,那還會有今天的中華民族嗎?當主持人樊冬寧問到,如何比喻美國與台灣的關係時,他說美國跟台灣是「先友後婚」,美國人有錢,在五、六十年前,西裝筆挺、口袋「麥克麥克」來追求台灣。日本是「先婚後友」,因為馬關條約簽訂,霸王硬上弓,在日本春帆閣李鴻章筆一簽,割讓台灣,然後日本開始鎮壓、屠殺、開始教化、開發台灣。而中國跟台灣是「指腹為婚」。

韓國瑜對美日中與台灣之間關係的比喻,平實直述確實令人刮目相看。比起柯文哲把台灣比成搶銀行的強盜,而中國是那守衛銀行的警察,真有如天壤之別。套句民間俗語,真是行家一出手,便知其有無。柯文哲真是低俗、無料。

當然美台關係並非真如韓所說先友後婚,而是「有約在先」。美國是二次大戰後,依據舊金山和平條約授權,善盡主要佔領權國之責,來維護台灣的和平、安定與繁榮。美台之間,在美國仍然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時,簽有共同防衛協定條約。該約第六條明文指出,適用領域僅止於台灣及澎湖諸島,期限自1954年12月3日起至1980年1月1日止。緊接著,美國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美國則另外制定台灣關係法,繼續盡責維護台灣社會文明與經濟發展。該法案第十五條,白紙黑字告訴台灣人民,美國已不承認中華民國,只認定台灣治理當局。無奈台灣社會在中國國民黨,黨國教育洗腦下,至今仍然死纏緊抱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真是悲哀叫人欲哭無淚,無語問蒼天。

出身藍營韓國瑜有勇氣,肯面對台灣被大清皇帝,依馬關條約永久割讓給日本的史實,而不是一味指日本竊據台灣的胡扯,是值得肯定。事實上,台日關係是「依約行事」。1895年,日本給當時居住在台澎島上居民,兩年寬限的選擇期,讓他們自我決定,看是要去中國當中國人,或流在台澎當日本人。結果有6456人選擇離開台灣,為當時台灣總人口數約250萬-280萬的0.23%-0.25%。二次大戰後,日本依舊金山和平條約,宣布放棄對台澎的所有權利、名份與主張。在台澎最終法理地位確定前,仍然善盡職責,協助主要佔領權國美國,維護台灣安全。那正是為什麼,日本會把台灣納入其周邊有事的集體防衛系統。

至於把台灣跟中國關係說成指腹為婚,那真是太抬舉習大大了。其實台灣與中國根本毫無瓜葛,誰來給他們指腹為婚、就憑習大大與韓國瑜?未免太扯了吧。中國至今仍然拿不出任何有效國際法理文件,可以證明台灣是其不可分割領土的一部分。但台灣卻早在毛澤東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就被分割出去了,今日台灣那有中國比手畫腳,說三道四的份。只因台灣年青貌美、生活水平比中國好,人均所得比中國高,中國就耍賴,說什麼台灣就是它的,抗拒武統就是找死。中國根本就是惡霸無賴,耀武揚威、土匪強盜「橫霸惡鄰」,台灣當然不會毫無因應、束手無策、乖乖等死。況且國際社會正義勢力,也絕不允許中國霸凌台灣、侵略台灣。一月二日習近平才說兩岸一家親,現韓提指腹為婚,顯然兩岸還不是一家親,才要指腹為婚,簡直是重重打臉了習大大。再說指腹為婚,是屬於封建落伍思維,早在1950年,就被共產黨所制定的婚姻法給廢除,大宅門在中國早給拆了,說白的根本不可行,現在重提顯然是不給面子。真擔心,不曉得在習大大想通後,還會讓韓市長「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嗎?

除了習大大的霸凌,對台灣來說,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更難纏的是中華民國。她更本就是一個道道地地,被毛澤東掃出中國的流亡政府。但到台灣之後,卻搖身一變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出門拿台灣招牌到處招搖撞騙,回家就擺出一幅不可一世,五千年一脈相傳的正統中國。實際上是,除了威嚇台灣百姓外,面對任何國台辦來的芝麻小吏,就嚇得屁滾尿流。每逢任何在台舉辦的國際賽運,就隱姓埋名不見蹤影。蔣介石於1945年9月2日,奉麥克阿瑟將軍的第一號軍令,到台灣接受日軍投降。那只是軍事佔領,而不是主權轉移。所以中華民國至今充其量,只能算是流亡政府。然而今日在台灣主政的民進黨政府,卻還大言不慚地說,中華民國是最大公約數,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不,當然不是,台灣就只是台灣。

二月五日川普總在國情諮文演講時,呼籲全體國會議員共同面對,承擔代表所有史上最傑出的國家。他問這一刻我們該怎麼做?要後代如何來世銘記我們?他向所有與會議員指出:看看擺在我們面前的機會!最令人興奮的成就仍在我們眼前,最激動人心的旅程仍在等待我們,最大的勝利仍待到來,而我們尚未開始逐夢。

在過完農曆新年後,台灣社會即將拉開2020總統大選的序幕,當下我們就站在台灣歷史的關鍵時刻,此刻我們該做什麼?要讓後代子孫如何來評價我們這一代台灣人?為什麼台灣人不選台灣總統,卻擠破頭要去選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總統?為什麼中華民國總統,要由台灣人民來選舉?而所選出的這個總統,究竟是代表中國還是台灣?如果是中國,那習近平代表誰?如果是台灣,為什麼沒有一位候選人的政見,說她、或他是要選台灣總統?

2019年是中華民國政府流亡台灣第70週年,西藏抗暴第60週年,天安門大屠殺第30週年,台灣關係法生效第40週年,在今年所有台灣人應該徹底弄清楚搞明白,究竟台灣誰屬?台美、台灣中國、台灣與中華民國有啥法理關係?是先友後婚、有約在先、一家親、乞丐趕廟公、強盜與警察、指腹為婚、霸凌歹厝邊?什麼該棄、該捨?什麼該勇敢追求?讓我們從今天開始,認真用心去逐夢台灣的未來!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