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二十一世紀的董狐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二十一世紀的董狐

─ 正直史家劉漢城先生與《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2019-12-26 13:02
劉漢城巨著《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出版發行之後,在藏學界引起極大關注。他通過研究西藏和中國明朝、清朝的關係,確證了「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他利用中國官方權威文獻,全方位證明了中國政府所謂的「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滑稽性。《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雪域出版社)。圖/擷自博客來網路書書店網站
劉漢城巨著《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出版發行之後,在藏學界引起極大關注。他通過研究西藏和中國明朝、清朝的關係,確證了「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他利用中國官方權威文獻,全方位證明了中國政府所謂的「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滑稽性。《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雪域出版社)。圖/擷自博客來網路書書店網站

2019年10月,臺灣雪域出版社出版發行了藏學界百年難見,擲地有聲的一部巨著,作者是華人學者原香港城市大學教授劉漢城先生。劉先生的巨著《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出版發行之後在藏學界引起了極大的關注,藏人流亡社會媒體,臺灣和國際中文媒體紛紛報導了有關此書的資訊。劉先生十年磨一劍,用中國官方的原始資料和權威文獻還原了西藏和中國明朝、清朝的歷史關係真相。徹底揭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以及御用歷史研究者在過去的七十年裡如何篡改西藏歷史的情況,並利用中國官方權威文獻全方位證明了中國政府所謂的「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滑稽性,劉先生通過研究西藏和中國明朝、清朝的關係確證了「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拆穿北京政府彌天大謊

劉先生的《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直接挑戰了中國政府七十年來一直在宣傳的彌天大謊—「西藏自古以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謊言。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御用學者七十多年造假,毒害無窮的中國人絕對是真正瞭解自己歷史的一扇前所未有的窗扉,對於西藏是一部填補很多歷史空白,以及用中國敕修、官修和明清時期的學者撰寫的權威歷史經典證明西藏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進一步肯定了西藏史料對西藏歷史地位記載的正確性和藏人七十多年所堅持的歷史地位立場的合理、合法性。從而也用證明了中國佔領西藏的非法性。

因此,劉先生在書中指出如果西藏方面承認「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好像自簽賣身契了。

在過去的七十年裡中國政府用國家的力量篡改西藏歷史,在中國境內和西藏任何研究者如跨過一小步中國政府的歷史定位紅線就會遭到打壓。特別在最近幾年由於中國經濟等勢力增強中國政府不僅僅在國內歷史研究領域嚴密控制,而且,長臂伸到國際研究結構試圖影響對西藏歷史地位研究,對中國篡改西藏歷史提出質疑者常常遭到報復,所以,很多西方學者也不去觸及西藏歷史地位的研究。很多中國歷史學家由於大中國情結、政治正確或者各種利益原因,默認中國政府以及御用學者們對西藏和中國關係史胡說八道。特別近幾年中國境內文化研究進入「專案」系統,不管是西藏人或者中國人在歷史研究方面,特別就西藏歷史問題的研究領域更無法突破,因為,在申報項目的時候研究結果已經被確定在框架之內,否定官方立場註定拿不到項目,因為「專案」是由國家相關部門制定,所以,更加的需要附和政府、討好政府——結果西藏和中國關係史真相更是南轅北轍。比之前「為了鬥爭需要、國家安排」篡改西藏歷史更具惡毒性和欺騙性。

秉筆直書尊重史實

很多人向權力和利益臣服、跪拜成風的時下,一位秉筆直書,尊重史實,不阿權貴的正直史家二十一世紀的董狐——劉漢城先生經過十年多的時間研究撰寫的《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問世不僅僅是西藏歷史研究的巨大成果,也是西藏和中國關係史研究的重大突破,何況又不是清理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西藏和中國歷史關係毒瘤的甘露、破謊言立史實真相之利劍呢?

歷史上中國史學傢俱有很高的史德學風,佳話連篇如「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而且,中國史學家以此為楷模直筆記錄史實。因此,如劉先生巨著涉及的不管是中國明朝官方或者知識份子,還是清楚官方和知識份子都基本堅持了記錄歷史事實的精神,儘管清末滿清官員具有強烈的入侵佔領西藏的野心。雖然,他們是封建王朝的帝王、歷史學家和知識份子,他們只少還有歷史道德,尊重史實的基本底線,因此,在歷史記錄中絕對不像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御用學者們那樣篡改歷史、欺騙世人,而且,手法如此粗糙和滑稽。

2016年臺灣召開的「尋找共同點—國際藏漢友好團體代表大會」期間筆者認識劉漢城先生和夫人,也是第一次聆聽劉先生的演講,劉先生在大會上以《用中國的權威/原始史料(古籍、公文等)證明:西藏從來「不」是中國的》為主題發表演講。當時被他的演講深深吸引,很多之前找不到答案的歷史問題講的淋漓盡致,以及在藏文史料中幾乎空白的部分史料圖文並具——當時在下面洗耳恭聽的很多人像我一樣非常激動。在之後的三年多時間裡劉漢城先生在臺灣、美國、印度、歐洲等地多次發表演講,受到很多歷史研究者的極大關注和讚揚。而本人有幸拜讀了劉先生巨著的絕大多數章節,每一次讀劉先生的文章時會激動萬分,深感敬仰揭露謊言,呈現歷史真相的正義精神,他怎麼不是二十一世紀的董狐?如今再次拜讀臺灣版《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編造謊言欺騙世人

據雪域出版社的簡介,劉漢城先生祖籍廣東花縣。在新加坡出生和接受小、中學教育。1969年新加坡大學工程學士,1973年美國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商學博士。1980年任美國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 正教授,自1987年任美國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 Regents Professor, 自2000年任香港城市大學管理科學講座教授。1981年和1985年獲上海交通大學和同濟大學頒贈「顧問教授」銜。2011年提早退休以學習中國文史。

劉先生和西藏歷史的因緣還有一段小故事,《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自序中寫道:「筆者從小喜愛中國文史;雖然因為經濟因素無法以中國文史為職業,多年來有暇時都儘量閱讀有關書刊。廿餘年前和一英國人辯論西藏問題,我用從小就學到和堅信的『西藏自古以來屬中國』史料,竟然無法使他開竅。氣餒之餘,就去查考中國的原始藏事資料;不料越查考就發現越多難以置信而又證據確鑿的情況,領悟到原來自己從小受騙了;因此萌起系統搜集資料撰寫本書的念頭。2011年提早退休,以便用全部時間研讀有關史料。可惜年邁腦力衰退,進度緩慢;十年耕耘,只完成關於明朝和清朝的部分,這裡先以『上冊』形式付梓。計畫來年先將文稿譯成英文,然後再完成關於唐朝、元朝和民國時期的部分。」

我相信國外的很多華人在西藏問題上遇到過同樣的情況,中國政府派遣到西方的很多學者,包括藏人經歷這樣情況何止一次——但是,他們繼續在編造謊言,繼續在重複謊言——不敢說真話。

但是,劉先生自從那次辯論之後開始踏上了尋找歷史真相的征途,並用十年的時間成為以中國權威經典、原始資料為根據揭露中國政府和其學者編造的謊言,呈現西藏歷史地位真相的首位華人。先知先覺者永遠走在最前!

經過十年的研究劉先生撰寫了《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此書是劉先生《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上冊,內容為西藏和中國明朝、清朝的關係。全書分4卷42個章共830頁。

《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緒論、背景觀念和鳥瞰本書中劉先生首先提出了「為甚麼必須辯明『西藏』和中國的歷史從屬關係」和「為甚麼中共要堅稱『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問題。對此他指出:「中國是1918年國際聯盟盟約和1945年聯合國憲章等條約的簽署國,在這些條約裡,加盟國都承諾在今後(即1918年之後)不用武力侵略來獲得新領土。又,中共不但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而且長期持續地將中國描畫為一個被日本和西方列強軍事侵略的可憐受害者,也經常譴責這些列強在18到20世紀的武力擴土行為。因此,中共在1950年進軍西藏取得當地統治權後,中共不能如成吉思汗、乾隆帝等自詡這是『開拓新領土』,而必須說成是『統一固有的領土』。」並指出由於「……中共不否認『侵略/搶奪』是不對的。因此,中共佔有西藏究竟是『統一』還是『侵略/搶奪』,這是中藏爭議中最基本的課題。」

西藏、明朝無從屬關係

在西藏和中國明朝關係的部分裡劉先生除了用中國敕修、官修和原始資料證明西藏和明朝的關係不是從屬關係外,也用明朝知識份子編纂的14種明帝國地理典籍,4種清代知識份子編纂的明帝國的地理典籍,11種明清專述中國地理或專述外國地理典籍,以及17種通俗類書確證了西藏不是明帝國的一部分。並以特別章節專門揭露了中國政府和御用學者「信誓旦旦」地認為最有力的西藏歸屬明朝的「證據」即西藏「朝貢」和明朝「冊封」西藏官員的真相,發現朝貢和冊封反而證明了西藏不是明朝的一部。還用中國權威典籍關於其他政制的記載確證了西藏是外國,而非明帝國的一部分。

作者經過對明清兩朝幾十種敕修、官修和非官修典籍研究確證了西藏不是明朝的一部分,並指出:「明帝國的『在藏主權』是中共替明朝說的」。並用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進行了說明:「這好比有個錢包在街上,某甲說錢包是他爸的;眾人研究『某甲他爸』有無可能擁有這個錢包時,『他爸』出來澄清說:『我從來沒跟誰表示過這個錢包是我的』。」

《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中有關清朝部分作者用2卷共30章,分成體制部分和事件、實例部分澄清了西藏和清朝的關係。在體制部分裡作者以清代官修和民修地理典籍的基本構架、入貢國、清朝全國性人口和奴隸制度、徵稅、學政體系、全國性地方官員的赴任期限、郵政體系、駐藏大臣的官銜、理藩院體制、以及清帝國其他全國性統一體制等確證:西藏不是清朝的一部分或者沒有在藏主權。其中在清代官修和民修地理典籍的基本構架證明:西藏不是清帝國的領土一章中作者用了16種清代和民初的權威史地典籍,其中9種為官修或者敕修典籍。

在事件、實例部分作者以研究中國駐藏大臣偷襲謀殺藏王、三次瞻對事件、三次藏尼戰爭、善後章程、兩次英國侵藏戰爭、清朝四川總督的奏章、是否有使用在藏駐軍等事件實例確證了:滿清毫無在藏主權。

清朝在藏毫無主權

在西藏和清朝關係部分裡作者通過滿清體制和事件、實例確證了西藏不是清朝的一部分,清朝在藏毫無主權。儘管清朝末期清廷的官員開始想侵佔西藏,但是史實證明清朝始終未能實現佔領西藏之夢。

在此書非常重要的部分還有,作者通過研究中國權威經典、原始史料證明和揭露了1949年後中國政府和其學者們如何篡改、造假歷史的事實。其中如中國大名鼎鼎的藏學家牙含章如何製造「西藏農奴」數位、中共如何偽造《章程29條》等,而今天中共宣稱「中央」有決定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依據就是所謂的《章程29條》,但是劉先生的研究確證根本沒有所謂《章程29條》,是中共偽造的。

劉先生在書中對主權、統治的象徵或準則:

「有無可靠記錄顯示該朝有征服過西藏?
該朝政府有沒有在西藏做過戶口田地調查或徵稅名冊?有沒有在西藏徵收過稅厘或行使過其他財政權力?
西藏人民有無被該朝政府承認/指稱為該朝或中國的子民?
中國的官方語文有沒有被西藏政府/民間使用?有沒有被列入學校教材?
藏人可否參加中國的科舉考試?該朝有沒有任命西藏人民為中國中央政府的官吏?
西藏有無使用該朝的錢幣和郵票?
該朝的中央政府有無權力任命/黜退/徵召西藏政府官員?
該朝的律例和司法系統有無在西藏施行/運作?
該朝政府能否在西藏徵兵?西藏人民有無體制性地構成該朝中國軍隊的一部分?該朝中央政府能否指揮/控制西藏的軍隊?」

並指出「誠然,滿足(或不滿足)上述任何一兩條準則並不能確鑿證明西藏是(或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如果沒有一條準則有被滿足,那就相當明確反映:西藏不是該朝的中國的一部分。」

當然,大家一定會關心作者用的歷史資料的權威性、忠實性,對此作者指出:

「本書的原則是:用來支援本書論點的文獻幾乎全部符合下列條件:
1.在1949年之前由中國人編撰、然後在中國出版/頒行;作者或文獻的權威性可以被核實;
2.在1949年之後被中國的出版社重版/重印,或者中國營運的資料庫/網站有提供它的電子版;
3.可以在中國多家公共/大學圖書館、或通過互聯網查閱。
即:本書不考慮西藏和歐美的說法,只用被新中國肯定的中國古文獻,而這些文獻都可以通過公開途徑檢閱。」

該書所用的所有典籍都有如作者、成書年代、典籍的地位、不同版本等有詳細的介紹。當然輯文的來源更是詳細的說明,讀者可以一一查找核對。

本書是一部非常嚴謹的學術研究著作,但是,作者在書中對非常嚴肅的主題舉出非常簡單明瞭的例子來說明,使讀者更加容易理解問題,也讓讀者在閱讀嚴肅的歷史研究期間可以輕鬆一下,卻更深如的理解問題的關鍵。以下列舉其二:

「又如,進一步看,中共連標準公開文獻的記錄都敢篡改,卻經常出示一些『文物』(如匾額、衣服、文書、骨骼等)的圖像作為證據。而只要對在深圳出售國產『瑞士名錶』等歐美名牌貨稍微有認識的人,就知道『古文物』(尤其是『只可遠觀、不可近賞』的古文物)很容易在中共大陸大批訂做。『文物』的圖像就更不用說了。」(見臺灣版第22頁)

「『金瓶掣簽』在表面就很明顯的阿Q性

先舉一例:一個『甲家』每天要有晚飯吃,一般得完成下列環節:

1.家庭內有成員去工作以賺取收入;

2.有成員拿這收入去購買糧、菜、肉;

3.有成員烹煮買回來的糧、菜、肉;

4.將煮好的飯菜裝在之前購置好的碗盤,擺上之前購置好的飯桌上,然後使用之前購置好的餐具進食。

假定『某乙』看到『甲家』不用桌布,而又認為吃晚飯時鋪上桌布較好,就送了張桌布給『甲家』,而之後『甲家』吃晚飯時,也偶然鋪上這張桌布。於是『某乙』就宣稱:『甲家歸我控制,所以遵照我的規定用桌布;他們有晚飯吃全靠我那張桌布』。

這『某乙』顯然是個不懷好意的神經質阿Q。」(見臺灣版643-644頁)

劉先生在《自序》中談到了本書的目的時指出:「本書主要目的是用中國權威原始史料探究明、清兩朝的中藏關係。因為所呈現的情況和大部分華人自孩提學到的『中藏曆史』有很大的矛盾,因此本書不但多處輯出典籍原文,而且特別注重給出所據典籍的資料。很期望讀者完全不要相信本書的說法,抱著質疑的態度用典籍原文查核本書援引的史料有無造假。也期望讀者用同樣的態度查核中共藏事史著所描述的史跡。」

作者還指出:「本書不用藏方、西方的資料,而是援用中共出版/重版的中國元/明/清/民國文獻來對比中共對西藏的說法;即:希望讀者除了看中共『半面之詞』,也看中國古籍的另『半面之詞』。」

研究成果影響非凡

二十一世紀的董狐劉漢城先生的研究成果影響非凡。筆者記得西藏流亡政府和海外華人學者、民運人士接觸數十年,雖然,很多華人聲稱支持西藏,但是在西藏歷史地位上絕大部分還是保持回避談論,某種意義上還是支持中國大陸政府的說法,在臺灣持有同樣觀點的也不少。另外一些自稱西藏專家的華人在西藏歷史問題上遮改、或者偷換主次,甚至使用「煙霧彈」故意模糊歷史真相。自2009年西藏流亡政府舉辦大型藏漢交流國際會議發表共識時西藏歷史地位仍然無法達成共識的問題,儘管與會的華人是民主人士、自由學者和自稱是反共者。在2016年臺北舉辦的「尋找共同點—國際藏漢友好團體代表大會」該大會的共同聲明會議共識第一條是:「根據史實,西藏在歷史上是獨立的國家。」這是第一次藏漢共同聲明中寫入西藏歷史上獨立國家的內容。當然主要功勞歸於這位二十一世紀的董狐在大會上的精彩演講,使大家不得不心服口服。

雪域出版社的評語寫道:「將成為打臉中共西藏歷史的小聖經」。

相信《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上冊正在對藏中關係歷史研究產生者深淵的影響。同時也期待當代董狐的《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下冊儘快問世,讓讀者再次打開眼界,走近史實真相。(2019/12/24)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