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改革vs.革命──聽南方朔演講有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改革vs.革命──聽南方朔演講有感

2017-04-25 11:26
戴克拉克(左)和曼德拉在世界經濟論壇上握手,設於1992年。由於他倆的合作,以大局為重,累積小成功為大成功,終於使南非的改革見效。圖/Wiki, World Economic Forum, CC2.0
戴克拉克(左)和曼德拉在世界經濟論壇上握手,設於1992年。由於他倆的合作,以大局為重,累積小成功為大成功,終於使南非的改革見效。圖/Wiki, World Economic Forum, CC2.0

今(2017)年4月15日台灣傳統基金會董事長黃石城邀請南方朔在國父紀念館演講,講題是「談台灣改革之路」。幾年前,我第一次聽他演講,主辦單位的助理們很小心的扶持他,怕他跌倒似的;我才發現他竟然小我六歲。這次他步履維艱,需要兩人攙扶他到前面坐下來演講:原來他在2001年中風,影響到他的身軀,但沒有影響到他的腦筋!

改革:必須積小成功為大成功

他首先引用一位法國哲學家對改革和革命兩者在歷史上的比較:如果一個國家發生革命,其結果多會比革命前來得好。但改革的情形剛好相反,其後果多比較壞,因為改革的困難在於危機四伏,危險重重,各黨派、群體利益擺不平……他舉了許多例子,證明許多國家改革的結果多不好,像波蘭在革命成功後,延續共產國家的清算、鬥爭、整肅原先的所謂轉型正義變成劇烈鬥爭;又如美國,因為尼克森總統的水門事件使他成為歷史上第一位總統公然蒙羞、含淚辭去總統寶座並由福特繼任。1976年卡特,出身喬治亞州花生農場世家,坐享水門事件的惡劣影響得以繼任美國總統。卡特雖然人好但不適任,只做一任就下台;當時各級政府多元化,但不敢做事,是美國最糟糕的改革時代。南方朔說現在台灣的改革很像卡特時代的美國。

南方朔認為南非的改革很成功,因為沒有流血革命,而是白人末代總統戴克拉克(F. W. de Klerk)和黑人領袖曼德拉很有耐心、智慧、一步一腳印、積小成功、不斷累積幾件了不起的成功,一切以大局為目標,終於成就一大成功,最後終於讓南非從白人掌權的政府改變為黑人執政,也讓戴克拉克和曼德拉同享諾貝爾和平獎。捷克的改革也很成功,因為領袖哈維爾是個令世人景仰的詩人──他的道德、品格和思想的高度令人極度遵從,而改革是一個道德和思想都極高的運動。中國歷史上西漢文帝的改革也很成功,因為他予民休息,下詔書去除毀謗法,人民獲得難能可貴的言論自由,後來唐朝的貞觀之治基本上延續了漢文帝的改革作風。

我跟南方朔和擠滿演講廳的高水準聽眾分享我的三個觀點。第一個是:兩位黑人領袖曼德拉和大主教屠圖(Desmond Tutu,他也得過諾貝爾和平獎)都異口同聲的說,黑人管治南非遠不如白人的管治。我也根據我應邀去南非演講幾次的實際經驗,完全同意白人的管治遠超過黑人,可惜南方朔沒有回答這一看法。我真想用他的名著《笨蛋!問題在領導》幫他回答。

南方朔很不看好「律師治國」,因為律師的特色就是要幹掉對方,像秦朝的律政就是一例。他批評柯P的改革走錯了路。柯P一開始就是要整治五大弊案,這是不懂改革的幼童式做法,應該像南非的戴克拉克和曼德拉「積小成功為大成功」,一定要先做幾件了不起的事,才能建立信用。他說小英跟柯P一樣,信口開河。他說他的兒子是大學教授但也只敢生一個孩子,因為養不起啊。至於南向政策,找的對象多是菲、越、泰、印尼等國當地的下層階級;反之,中國僅僅花了十年就跟東南亞國家建立了親密關係。小英當總統不到一年,問題很多,像一例一休(許多人收入減少了,大多數雇主不加薪了)、年金改革、前瞻計劃,亂七八糟。企業當然比政府聰明,但小英政府看企業不投資,只好政府出來投資,結果地方各級政府大搶錢!

台灣應該有自己的標準,不要隨波逐流

此外,台灣百業蕭條,但詐騙業一枝獨秀還出口到各國成為領先國際的頂尖產業。惡劣商品(食安問題等)竟然升格到假藥!台灣凶殺案急速上升,每10萬人有5、6件,是挪威的10倍,荷蘭的5倍。法官亂判,法律守不住,為了選舉,政府處處展現軟腳蝦的行為。台灣的轉型正義完全沒有道德的高度,更沒有思想的高度:台灣已成為一個「脫紀律化的社會」,越改越差,這種社會是革命的前兆。

南方朔很懷念1950年代的台灣。他說台灣必須要有自己的標準,這些標準是經過深思熟慮定出來的。台灣絕不能隨波逐流,像廢除死刑(進步乎?)、多元成婚,什麼都可以!1950年代的台灣相當均富,雖然窮,但很上進,更充滿希望。一直以來,中國是向台灣學習的。鄧小平著名的南巡,就是一個要向台灣學習的重要里程碑。中國的求知欲望一直以來就像1950年代的台灣,結果高鐵世界第一,外銷全球,手機、小米、華為……進逼世界高端市場。

我的第二個分享的觀點,是我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NTU)教書和擔任新加坡政府顧問的經驗:如我預測,NTU和NUS(新加坡國立大學)已是全亞洲最好的兩家大學。南方朔花很長的時間談此話題,說新加坡和瑞士一樣,是小型的強國,雇傭兵的來源。

最後,南方朔談到宗教家,尤其西方神學(永遠在進步中),因為救贖(redemption)是他們的核心價值和存在哲學。也因此他從來就深深反對長期照護,但這方面他引用的是西塞羅的書《論老年》(可參考《窮查理的普通常識》p.430-440),道理很深奧,但他可能累了,無法深入淺出。這是我的第三個觀點,我要找個金主幫我完成我的夢想:銀髮豹(Gray Panther)的豹主。竟然這銀髮豹的夢想得到眾多聽眾最熱烈的迴響。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