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陳菊出新書,想起前輩作家吳濁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陳菊出新書,想起前輩作家吳濁流

  2017-12-28 16:10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高雄市長陳菊新書《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揭露許多過去政壇秘辛,其中也包含黨內恩怨,不少政治大咖都被陳菊點名。(圖/陳俊廷)
高雄市長陳菊新書《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揭露許多過去政壇秘辛,其中也包含黨內恩怨,不少政治大咖都被陳菊點名。(圖/陳俊廷)

高雄市長陳菊新書《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揭露許多過去政壇秘辛,其中也包含黨內恩怨,不少政治大咖都被陳菊點名。

如有意投入2018市長選舉的立委管碧玲便在臉書回應:「菊姐要再劃幾刀?就請發洩吧!」,並召開記者會澄清,直言作者誤解民進黨價值,要求新書修正前不要再印了,「每賣一本,就是多一個傷害。」前行政院副院長暨高雄代理市長葉菊蘭的昔日幕僚也出來替她抱不平……顯然陳菊的新書是一顆震撼彈,已然引發黨內派系隔空交火。

筆者不了解政治,更不清楚民進黨鬥爭內幕,且尚未買書來讀,不敢對該書及該黨內鬥說三道四,但此書引發風波,是否因為出書時機不盡合適或過於敏感有關?此事讓筆者懷想起一個「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台灣文學前輩、大河小說先驅的客籍作家吳濁流先生

吳濁流先生是1900年出生於新竹新埔的客家人,日治時期1920年畢業於台北師範,當過20年的小學教師,因不堪日本政府的「日台不平等」而辭職; 1941年1月他去中國追求祖國夢,並進入南京日本人辦的《大陸新聞》擔任記者,15個月後祖國夢破滅了,發現台灣才是自己的祖國,1942年返台;1943年擔任《台灣日日新報》記者,在太平洋戰爭最慘烈的階段,冒著生命危險寫下一部自傳性的、控訴日本殖民政府統治欺壓台灣人的長篇小說《亞細亞的孤兒》;他在69歲那年(1968年)寫了《無花果》一書,以其當年第一線記者所見所聞記錄了台灣人在1947年二、三月所經歷的那場驚天動地的屠殺浩劫—228事件;該書是台灣第一本寫到國民黨最大禁忌二二八的書,因此1970年一出版便遭警總查禁,後來在海外台灣人社團流傳,直到解嚴後的1988年才得與國人見面,那時距吳先生去世已經12年了;據說在戒嚴白恐時代的當年,他跟忘年交的文友鍾肇政先生談及要寫228事件時,鍾先生曾大驚失色期期以為不妥......

吳先生的最後一本長篇遺著《台灣連翹》共有14章,從1971年9月寫到1974年12月19日才完成,前面8章先在《台灣文藝》雜誌連載,後面6章交代鍾肇政先生,務必等到他死後10年才能公諸於世。鍾先生信守承諾,在吳先生去世10週年(1986年)將全稿譯成中文(按:吳先生的3部小說都是以日文寫成),次第刊登於1986年創刊的《台灣新文化》雜誌,《台灣新文化》雜誌也因為刊載此文,被連續查禁......《台灣連翹》1988年由美國台灣出版社出版,解嚴之後,1989年在台灣和日本推出,轟動一時,被沉埋了數十年的台灣20世紀前半世紀的歷史才終於出土了。

為何吳先生要叮囑必須在他身後10年才能出版《台灣連翹》?因為他的前一本遭查禁的《無花果》只寫到1947年的事,而《台灣連翹》則寫到1950年,包括白色恐怖的描寫,以及1945年二戰終戰後自中國回來的台灣「半山」人物,在二二八事件中,提供台灣各地優秀份子的名單給國民黨,而給國民黨屠殺一代台灣菁英的機會;此書牽涉太多還活躍的政治人物,若在吳濁流生前出版,必然引發軒然大波,甚或招來殺身之禍,所以才會留下遺言,必須等待死後10年,才能公諸於世。

如今,陳菊市長還沒卸任(任期還有一年)就出書,而書中涉及的相關人物,恐怕多數都還健在,或者還在政壇十分活躍,甚至有的正積極投入2018的市長選舉,至少她個人的子弟兵劉世芳就是其一;不論她急於出書的動機如何,不論所述是否皆為事實真相,凡是牽涉到私人恩怨及政治利害的被點名的當事人,誰能坦然接受?何況其所陳述難保沒有流於主觀武斷的成份在,她有沒有考慮到別人的感受或可能蒙受的委屈呢?

在選戰即將開跑的關鍵時刻,推出敏感有爭議的書,必然引爆,甚至造成親痛仇快的後果,讓還沒死透的國民黨找到復活的契機,這難道不是另一樁罪過嗎?筆者認為此時出書並不是很有政治智慧的做法,雖口口聲聲沒有算計,卻很難讓人信服。難怪同黨立委管碧玲要召開記者會,澄清不論是自己還是花媽,「都是被喬的人。」直言作者誤解民進黨價值,要求新書修正前不要再印了,「每賣一本,就是多一個傷害。」

人們常說,當你用一隻手指指責別人時,別忘了還有四隻手指指向自己。當花媽說「在關鍵時刻,人人都成為政治精算師......」之際,是否意味著自己可能也成為那個令人痛恨的精算師呢?我不禁望風懷想那已過世41年,不急於出書求名的「鐵血詩人」吳濁流先生!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