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林衡哲八十回憶集》自序(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林衡哲八十回憶集》自序(三)

2019-12-01 11:26
陳定南是「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始祖,希望全國的父母官,個個都以陳定南為學習對象,台灣一定會更美好。圖/民報資料照
陳定南是「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始祖,希望全國的父母官,個個都以陳定南為學習對象,台灣一定會更美好。圖/民報資料照

李敖最後遺言:「你們台灣人放心好了,中共吞不了你們。」

雖然李敖認同中國,我認同台灣,但我一向以愛與包容的態度,對待他們,在《文星時代》,李敖以犀利的文筆,把蔣政權認真做假的真面目揭開來,而且始終如一,對孫中山的批評,李敖也是如此,他也曾經幫忙過台獨烈士鄭南榕辦雜誌,與台獨先知謝聰敏維持終身友誼,李敖在去逝前一年,受葉麗晴之邀,在飛頁書餐廳做生平最後一場演講,那時他説:「你們台灣人放心好了,中共吞不了你們;但是你們要獨立,也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演講完後,他對我說:「我保留一封信,證明你的《當代智慧人物訪問錄》,是我推薦給蕭孟能,才列入《文星叢刊》142號。」雖然我後來沒有看到這封信,但是我相信李敖的話,我的處女譯作《當代智慧人物訪問錄》,在文星出版,獲得4200元稿費,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經驗。後來李敖在台灣出版彭明敏《自由的滋味》,是採用我的《台灣文庫》的譯本(由高瑞穗主譯),算是報答他早年的知遇之恩。

郭松棻是文學界的《台灣之光》,王敏昌是醫學界的《台灣之光》

郭松棻與我雖不常見面,卻是心靈上的知已之交,在大學時代透過《文星雜誌》,他把存在主義哲學家沙特介紹給台灣讀書界,而我則透過《新潮文庫》介紹行動的哲學家羅素,給台灣讀書界。1968年我出國時,在加州柏克萊大學楊牧家,同時認識了郭松棻、劉大任和張系國,後來我在紐約行醫,郭松棻也到紐約聯合國就職,那時我跟謝里法和洪銘水常常到郭松棻和李漁家清談,那是一段美好時光的回憶,有一次就在郭松棻家,他的父親郭雪湖把三大箱資料交給謝里法,這是日後謝里法完成《日治時代台灣美術運動史》,最原始的史料。1978年我到南加州行醫,與郭松棻祗是偶而以電話連絡,每次都很開心,後來他放棄保釣運動,全心投入以故鄕歷史為背景的小說,更是為他高興,我二次率領台灣文化團在紐約台灣會館舉行文化講座,郭松棻都特別來捧場,使我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實在非常感動。

   

王敏昌是獨派陣營的正人君子,我與他們夫婦認識,卻是因為一起欣賞林昭亮的音樂會的緣故,我們對音樂的興趣超越對政治的興趣,王敏昌是台美人醫界《台灣之光》的卓越人物,他早期發現的PSA Test,廣泛被運用來預測《攝護腺癌》的存在,不知道救了多少男性病人,但很不幸的他自己所患的《膽囊管癌》卻無法預測,他隆重的告別式,證明他確實是我們台美人之光的人物。

蕭泰然與馬水龍都是世界級的台灣作曲家,都是我心靈上的知已之交

蕭泰然是東方浪漫派的音樂大師,他譜出了東方音樂家最優美的音景(Soundscape),他與許丕龍在1982年在南加州舉辦的《三千人感恩節音樂會》使我認識了多釆多姿的台灣音樂傳統,我也很榮幸地在擔任TUF三年會長任期(1988-1990)時,催生了他不朽的三首協奏曲,使他由鄉土的民族樂派作曲家,銳變為國際級的浪漫派大師,後來我們成為親密的文化戰友,共同把他的3⃣️首協奏曲和《1947序曲》推上國際舞台。1992年11月13日林昭亮&聖地牙哥交響樂團,世界首演蕭泰然小提琴協奏曲;1995年6月3日蕭泰然《1947序曲》在北加州世界首演;2000年4月5日蕭泰然遠征莫斯科,俄羅斯聯邦交響樂團在柴可夫斯基音樂廳,俄國首演蕭泰然《鋼琴協奏曲》和《1947序曲》,這三場音樂會都是台灣音樂史上的大事,雖然台灣媒體很少報導,但是我都親臨現場,寫下歷史性的現場報導,為歷史作見證。我與蕭泰然30多年的友誼見証了他是一位非常謙虛而虔誠的基督徒,並擁有人道主義和理想主義的胸懷,他是我認識的朋友當中。人格最無私的一位。他所創作的音樂,與鄧雨賢、江文也、郭芝苑等人的作品一樣,是台灣音樂文化的永恆資產;蕭泰然的存在,不僅是台灣人的光榮,也是台灣文化國際化的先驅,我很榮幸有機會成為蕭泰然推動海外台灣人文藝復興運動的親密文化戰友,更感激他讓我認識台灣音樂之美。蕭泰然雖然沒有為我他的子女留下任何金錢,但卻為整體台灣留下最誠摯而豐富的音樂遺產,希望有一天在他心愛的故鄉高雄,能夠出現美崙美奐的《蕭泰然音樂纪念館》以及《蕭泰然文化中心》,並讓他的音樂普遍獲得台灣人民的肯定與欣賞,同時也能像貝多芬、馬勒的音樂一樣傳頌到世界各地,更期待台灣人民能團結一致、合力促成蕭泰然內心強烈的《台灣人民出頭天》之夢。

除了蕭泰然之外,另一位世界級的台灣作曲家馬水龍,也是我精神上的知已之交,我們本來是君子之交淡若水式的朋友,直到2005年我搬到関渡後,成為馬水龍鄰居,才進入我們友誼的一段黃金時代。那時我經常跑到他那俯瞰関渡平原的美麗的家,我們無所不談或聽他的新作。記得有一次,他放了他的鋼琴協奏曲在羅馬尼亞首演的版本,特別另人感動,我也開始經常參加他在邱再興文教基金會支持下創立的《春秋樂集》,也因此有機會聽到無數年輕一代作曲家的作品。而每逢有他的新作發表,他一定會送我最好的貴賓席,並親自開車送我到音樂廳,記得最感動的一次世界首演是他的《無形的神殿》,這是馬老師有一次登上玉山時,深刻感受到台灣山林之美,使他從內心深處湧現出對台灣之愛,放是用名詩人李魁賢的詩《無形的神殿》,創作出的不朽之作。我個人也直覺地認定馬水龍《無形的神殿》和蕭泰然《1947序曲》,是近代台灣作曲家最具國際水準的作品。我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催生馬水龍任何作品,本來他答應為蔣渭水基金會創作的《蔣渭水畫像》,也成為他的未完成的創作。如果人死後有靈魂的存在,那麼我相信馬水龍和蕭泰然已經到那更美好的世界相會了,他們都讓台灣音樂在世界樂壇佔一席之地,他們倆人都是台灣之光的歷史人物,與他們二位成為知心的朋友,是我一生最大的榮幸。

王古勲與我以唐吉訶德精神,在海外宣揚台灣文化

王古勲雖然與我,是建中同一屆,但彼此並不認識,直到1986年他由德州搬來南加州,我們才有相見恨晚之感,成為文化上的親密戰友。王古勲的父親王井泉,曾經在1939年創辦《山水亭》,扮演了類似法國文藝沙龍的角色,在日治時代台灣知識份子推動的《文學雜誌》,《戲劇運動》、《美術運動》、《音樂劇運動》均以山水亭為中心,因此膠彩畫大師林之助才會説:「山水亭曾經笨動過台灣文藝復興的氣流」;而台灣出版社之所以能出版《吳新榮傳》《陳逸松傳》《巫永福傳》以及《復活的群像—台灣三十年代作家群像》,都是王古勲引介之功。在洛杉磯我跟王古勲,以唐吉訶德精神,在海外推動台灣文藝復興運動,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不過我們一起主持的十場《台灣文化講座》和《台灣文化之夜》,卻是非常盛大而成功的台灣文化盛會,給南加州同鄕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他的英年早逝,也留下了很多人生的遺憾。

陳定南是綠色執政的典範人物

我跟陳定南的交情並不深,在宜蘭中學時,他慢我三屆,大概在我念醫學系三年級時,我去參加《宜蘭旅北大專校友會》時,才第一次認識他,那時他是會長,他負責介紹我的堂伯父郭雨新,那天晚上我在日記上寫道:「陳定南將來會做官。」

第二次見到陳定南時,已經是1987年,我因為出版《自由的滋味》、《無花果》而成為國府黑名單,17年不能返回故鄉,透過陳五福醫師幫忙,才得以返郷,那次見面是在陳五福醫師礁溪別墅,記得那時我還問他:「為什麼你還沒有加入民進黨?」後來他代表民進黨與宋楚瑜競選台灣省長時,我是海外同鄕中,替他募到最多金元券,並且組團回來給他助選,到彰化時,我才有機會與恩師李鎮源教授,對著二萬人演講,主持人翁金珠還讚美我的演講頗有搧動力。1988年我返臺時,陳定南正從事反六輕來宜蘭運動,他在電視上辯勝王永慶,才使六輕移去雲林麥寮,這是宜蘭人永遠不會忘記陳定南的原因。陳定南是「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始祖,他任內的「冬山河風景區」、「羅東&宜蘭運動公園」都是永績經營、造福人群的建設,希望全國的父母官,個個都以陳定南為學習對象,台灣一定會更美好。

陳明憲醫師是台灣醫界典範人物,也是我的精神知已

陳明憲醫師,可以説是台灣醫界的典範人物,可能是因為大學時代得過「鼻咽癌」,他對待他的病人特別有同理心,陳醫師本身不但有豐富的人文精神與人文素養,而且對台灣文化的認同也非常有深度,更難得的是,他是完全不受國民黨制式教育精神污染的完美人格者。但他最大貢獻是在他本行放射腫瘤科的領域裡,他是長庚醫院放射腫瘤科的元老功臣,深受同事與病人的愛戴,他也經常在國內及國際上有名的醫學雜誌上發表論文,因此他的英年早逝,是台灣醫界的重大損失。陳明憲醫師與夫人陳美媛,我本來並不認識,但是因為台灣文庫有不少台灣傳記文學名著,例如《自由的滋味》、《無花果》等,他們自動成為台灣出版社的同仁,並且熱心的參加我們催生的「台灣文化講座」和「台灣文化之夜」,能夠結交他們這種心靈上的知已之交,是我與王古勲從事台灣文化推廣運動的最大收穫。

吳清友創立世界級的誠品書店,成為台灣文藝復興的基地

透過好友鄭紹良博士,我才在1999年認識了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先生,吳先生特別在誠品書店敦南店招待我們二人午餐,當鄭紹良介紹我是當年《新潮文庫》催生者時,吳先生馬上向我致敬,因為他年輕時由頑童變成書迷,便是受到《新潮文庫》二本書的影響:《史懷哲傳》和《文明的哲學》(鄭泰安譯)。因此雖是初次見面,大家都有提升台灣文化水準的共同理想,我們三人都聊得非常愉快。不久望春風出版社出版了《深情的浪漫—-蕭泰然的音樂世界選輯》,我們就在誠品敦南店舉行新書發表會,那天約100人參加,蓋冠雲集,吳清友先生也來了,那天我再度扮演文化媒人的角色,把蕭泰然和吳清友這二位麻煩症(Marfan Symdrome)的患者認識,他們二人都長得高大英俊,都有二次心臟病開刀的記錄,這二點正是醫學上麻煩症的特色,日本外科聖手橫山大夫救了蕭泰然一命;而我的老師洪啓仁院長救了吳清友一命,這二位台灣文化界的巨人,由於同病相憐,那天似乎聊得特別愉快。後來望春風出版社,在2001年於誠品敦南店舉辦十場「廿世紀台灣代表性人物文化講座」(主講者包括蕭泰然、彭明敏、李遠哲、李喬、高俊明、林宗義等人),透過公視轉播,非常轟動,後來我們也出版DVD專輯與專書,可能是誠品演講廳唯一留下的歷史性記錄。2002年我們又舉辦十場「廿世紀女性代表性人物」文化講座,也相當成功。吳清友的誠品書店,是台灣文化界之光,我在美國南加州都無法找到這麼有水準的書店,因此屢次鼓勵吳清友來美國開誠品書店,現在吳先生的接班人他的女兒,已經在香港、中國、日本創立「誠品書店」,可惜還未在美國開店,我返台22年經常拜訪誠品,每次都有賓至如歸之感。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