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美俄峰會牽動北京 普丁面臨歷史性選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美俄峰會牽動北京 普丁面臨歷史性選擇

 2021-06-16 12:40
日內瓦美俄峰會6月16日登場。左起:美國總統拜登、俄羅斯總統普丁。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日內瓦美俄峰會6月16日登場。左起:美國總統拜登、俄羅斯總統普丁。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備受矚目的日內瓦美俄峰會6月16日登場。盡管美俄關係目前困難重重,但在俄羅斯,許多人仍對這次峰會寄予希望。有分析認為,當美國領導民主國家和自由世界與北京政權交手之際,普丁當局何去何從,如何選邊站隊,這次峰會或許能給俄羅斯一次歷史性選擇機會。

期待峰會傳出積極信號 中國成焦點

最近一個多星期,日內瓦美俄峰會成為俄羅斯輿論關注的焦點。美國之音分析指出,克里姆林宮所控制的俄羅斯各大媒體雖然沒有減輕攻擊美國的調門,但從各種討論中仍可看出俄羅斯社會和精英階層對俄美關係走出目前低谷的期待。俄羅斯前外長伊萬諾夫峰會前夕對當地媒體表示,雖然峰會看起來不太可能取得突破,但峰會仍能發出樂觀信號。

俄羅斯輿論中有代表性的一種觀點認為,美國不希望在兩條戰線上同時應對莫斯科和北京,因此這次日內瓦峰會應運而生。俄羅斯官方媒體電視中心的一檔討論節目中,主持人強調,華盛頓不願看到俄中兩國走得過近。

俄羅斯國際問題觀察人士還注意到,中國雖然與美國經貿投資聯系密切,但拜登與普丁首先見面,而拜登上任後與習近平、新冠疫情爆發後普丁與習近平都尚未舉行過面對面會晤。

美俄互動 莫斯科尋求有利位置

由於俄羅斯與中國相鄰,雙方擁有漫長邊界,這讓俄羅斯比美國更直接感受面對中國的挑戰和威脅,前外長伊萬諾夫所領導的官方智庫的一名主要學者表示,與中國不同,俄羅斯現在的確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這些都能推動俄美尋找共同語言。

所有這些因素都為美俄互動提供了空間。分析人士說,拜登普丁兩人這次可能開誠布公,敞開討論。烏克蘭政治學者費先科在最近的一檔線上視頻訪談節目中說,日內瓦峰會的意義在於,美俄元首會嘗試達成一致,盡量不給對方制造麻煩和事端,讓雙邊關係穩定下來,這可讓美國能集中精力專心對付北京。

俄羅斯的許多國際事務分析人士認為,在美俄中三角關係中,俄羅斯正試圖為自己爭取最為有利的位置,那就是當旁觀者,坐山觀虎鬥,讓美中相互消耗,日內瓦峰會為此給俄羅斯提供了機會。俄羅斯商人日報最近的一份訪談報導說,俄羅斯與中國走近的同時,莫斯科絕不應該捲入美中爭鬥之中,因為這不是俄羅斯的事情。此外,俄羅斯也應盡可能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在與中國的合作中避免成為中國的小兄弟和能源原材料供應基地。

讓俄羅斯許多戰略學者感到關注和不安的是,中國目前是排在歐盟之後的俄羅斯第二大貿易伙伴。但最近幾年,俄羅斯與歐盟的貿易額緩慢減少,與中國的貿易規模卻在穩步擴大。

有分析認為,日內瓦峰會恰好給普丁提供了一張牌,它能讓普丁與北京打交道時,既鞏固莫斯科的地位,也可從北京那裡爭取到更多好處。

中國仍是威脅 但排序有變

俄羅斯知名媒體人維尼吉克托夫最近表示,他在2003年和幾年前曾問過普丁,誰是俄羅斯的主要威脅。維尼吉克托夫列出的三個主要威脅分別是,北約、俄羅斯南部的伊斯蘭極端勢力,還有中國。普丁的回答僅調整了先後次序,但沒有把中國從威脅的名單中排除。

2003年時,普丁認為,俄羅斯所面臨的主要威脅依次是南部的伊斯蘭極端勢力,中國排在第二,最後是北約。幾年前,普丁已認為北約是俄羅斯頭號威脅,南部伊斯蘭極端勢力其次,中國排在最後。

俄羅斯戰略界最近討論的另一個話題是,中國的經濟與俄羅斯的軍事實力兩強聯手,能夠共同對抗美國和北約。俄羅斯戰略問題學者,科學院院士鄧金幾天前在莫斯科回聲廣播電台的訪談節目中說,類似冷戰時期的東西方兩大陣營對抗,局勢發展非常有可能形成俄中作為一個力量中心,共同對抗美國領導的西方。他認為,俄中聯手的實力要超過冷戰時蘇聯領導的東方陣營,會與美國領導的西方陣營勢均力敵。

但俄羅斯前副外長,熟悉東北亞問題的庫納澤對這樣的觀點很不以為然。他懷疑中國會做出與西方為敵的外交戰略調整,因為中國的過去和未來發展都離不開與西方世界的密切聯繫,中國的商品和服務出口更需要西方市場。

庫納澤還認為,中國是個善於記憶的民族。中國不會忘記過去北方鄰居製造的各種屈辱,這讓中國人不太可能完全與俄羅斯站在一起。

建立遊戲規則 管控雙邊關係

一些俄羅斯戰略問題學者還認為,冷戰時期的美蘇關係雖然充滿對抗,但那時在雙方關係中都有一套遊戲規則。而今天的俄美關係毫無遊戲規則,拜登和普丁兩人這次在日內瓦的一個主要任務就是讓雙邊關係處在可控狀態,畫出雙方各自的底線和紅線。

但目前的難題是,這條紅線該由誰來畫出,美俄元首又是否會承認對方所畫的紅線。日內瓦峰會前夕,普丁和其他俄羅斯高層人士已多次表示,其中的一條紅線就是俄羅斯不允許烏克蘭加入北約。一些有官方背景的俄羅斯戰略學者公開警告,烏克蘭加入北約就意味著戰爭,加入北約會讓烏克蘭亡國。

不期望雙邊關係轉暖

國際問題學者博伊科認為,俄羅斯與西方,俄美之間的分歧實在太多,烏克蘭議題是最尖銳的分歧之一,這些分歧不但很難解決,有些反而擴大。因此不能說俄美關係能很快轉暖。

博伊科說:「我想,從中長期來看,俄羅斯與西方可能還無法完全克服解決這些分歧。如果回顧一下雙邊關係,9.11事件時,俄羅斯曾大力支持過美國,但這些年來一路走下來,雙邊關係越來越差。」

這次日內瓦峰會後,如果美俄兩國大使能夠分別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在兩國首都的簽證中心如果能再次正常運轉,甚至如果能啟動戰略武器議題的談判,或是開始交換關押在各自監獄中服刑的對方國民,這些都可被看成是美俄關係中出現積極信號的重要指標。

歷屆峰會不同結局 期待日內瓦峰會給出答案

冷戰時代的曆屆美蘇峰會都有不同結果。1961年4月在維也納舉行美蘇峰會後,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認為當時的美國總統甘乃迪軟弱,結果造成嚴重戰略誤判。一年後,在1962年10月爆發了古巴導彈危機,世界當時一度處在核戰爭的門檻上。

但1985年的日內瓦美蘇峰會卻為各方稱讚。那次峰會是美國總統雷根與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的首次會晤。這次峰會為一年後兩人在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舉行第二次峰會奠定了基礎。雷克雅未克峰會為結束冷戰邁出了第一步。

一些時事觀察人士還注意到,與過去不同,俄羅斯方面準備這次峰會的不是外交部,而是以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帕特魯舍夫為首的一批官員。帕特魯舍夫與普丁有同樣出身,他的老本行一直是對付國內異議人士、反對派和反恐等議題,但帕特魯舍夫近來卻在軍備控制,包括俄美關係等國際議題上頻繁發聲,這讓許多人因此懷疑普丁的執政基礎究竟有多穩固,以及帕特魯舍夫的勢力可能正在壯大。許多分析人士期望這次日內瓦峰會能透露答案。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